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作者:幽祝 | 科幻幻想

收藏

  “当年偏偏说好,我先间谍两近百年,结果近百年之后又近百年,近百年后又近百年,就快三近百年了啊,阿镜!”“你对我态度好点行不行啊?现在的全世界仅有我明白你的身份。等下我就去另寻宿主,你身份曝露被她们围杀,我也不需要烦了。”“你想我怎么样?整天再次提醒自己,我是拯救他们苍生主?连作梦的时候都说,‘我要拯救他们这个世界,我要再次间谍’,这样啊?!”昆仑镜不说话的了,半晌问着:“……最后的女娲石碎片,怎么样了?”“龙狐那边,占时没办法动。”“什么?”“占时没办法动!!”缄默良久。“……送她到北极,差不多就也可以拿下了。”“好啦,拿下这块女娲石碎片,你就先“请抓紧时间寻找补天石。”。

    “青萍剑?”凌云破皱眉头地说。“对哦。”青萍剑地说。“阿镜!”凌云破也不搭理她,而已去问昆仑镜,“她说的是真的吗?”“要不然还能是假?”青萍剑地说,“你说是也不是,彤彤?”“彤彤是什么鬼!”昆仑镜出声抗议。“西王母宫中,瑶池台上镜。叫你一声‘彤彤’“对哦。”青萍剑说道。。...

    “青萍剑?”凌云破皱眉说道。

    “对哦。”青萍剑说道。

    “阿镜!”凌云破也不理她,只是去问昆仑镜,“她说的是真的吗?”

    “不然还能有假?”青萍剑说道,“你说是不是,瑶瑶?”

    “瑶瑶是什么鬼!”昆仑镜出声抗议。

    “西王母宫中,瑶池台上镜。叫你一声‘瑶瑶’怎么啦?”青萍剑笑盈盈说道。

    “按你这种称呼法,我就应该叫你‘剑剑’。”昆仑镜难得吐槽。

    “好啊,虽然没有青萍好听,但也没问题。”青萍剑毫不在意地道。

    见昆仑镜没有反驳,凌云破便再次出声问道:

    “青萍,你的阶位是什么?属性呢?有哪些道法?”

    “阶位?”青萍剑诧异道,“不是仙剑吗?”

    “天干铸剑法是八千年前才开始流行的,按那个算法,现在的你应该算作十阶。”昆仑镜提醒说道。

    “那我便是十阶飞剑啦。”青萍剑也适应得很快,“至于五行属性,其实是‘天河水’哦。”

    “现在不流行纳音五行了。”昆仑镜再次说道,“你只要说五行属水就好。”

    “哦哦,十阶水系飞剑嘛。”青萍剑从善如流,“至于道法的话,暂时保密。”

    “什么叫暂时保密?”凌云破不满说道,“你是我的飞剑,哪有和我保密的道理?”

    “这位小哥啊。”青萍剑提醒他道,“我可不是你的飞剑,我只是因为无聊,所以和你玩玩而已。”

    凌云破:?

    他转头问昆仑镜道:

    “阿镜,现在把这贱婢投回剑池,换一把正经飞剑应该还来得及吧?”

    “当然。”昆仑镜说,“而且我强烈建议你这么做,她可不是什么好驯服的对象。”

    “那好。”凌云破便径自出门。

    “喂,等一等,等一等嘛!”青萍剑连忙哀叫起来,“我刚才是说着玩的,人家都以身相许了,哪里会轻易背叛剑主啊?”

    “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是谁的飞剑?”凌云破冷冷问道。

    “是你的,就是你的嘛,好不好?”青萍剑用哄人的口气娇滴滴道,“我和瑶瑶一起,都是属于剑主大人的~”

    “你不要把我扯进来。”正在看戏的昆仑镜表达不满。

    “继续说道法的事情。”凌云破打断她们。

    “道法的话,大部分你还用不了。”青萍剑装模作样地“唔”了一会儿,“这个你拿去玩怎么样?”

    “此法唤作‘碧雾翳苍峦’,乃是将水系真元化作大雾,弥漫千里。敌人身处其间,六感封闭,身形迟滞,所有非水系法术威力大减。”

    “发动时只需诵咒‘氤氲缥缈,烟浮蜃楼’即可,朗诵或默诵都行。”

    “好。”凌云破点头说道,“我先试试。如果不好用,你就滚回剑池去吧!”

    “不要嘛!”青萍剑开始嘤嘤嘤,“妾身不想离开剑主大人,剑主大人就不能给妾身一点信任吗?只要剑主大人变强了,妾身也会提供更多更好用的道法呀!”

    “青萍。”凌云破冷酷无情地说道,“你要记住,不是你选择了我,而是我选择了你。”

    “并非是弱者信任强者而选择追随他,而是因为强者是比弱者更加优越的存在,因此弱者不得不追随他。”

    “太过弱小的追随者,只会被强者甩到无法追随的遥远后方。这一点,无论是你,还是我,都是一样的。”

    青萍剑:………………

    “如果不想连我的脚步都无法跟上,那就努力变强吧。”凌云破最后说道,向外走去。

    “瑶瑶,我开始喜欢他了。”青萍剑没有回答,只是避开凌云破的神识,悄悄和昆仑镜说道,“怎么办?这么有意思的剑主,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你打算化形人身和他相恋?”昆仑镜问。

    “不不不,做人没意思,还是当一柄剑比较好玩。”青萍剑摇头说道。

    凌云破不管她们的腹诽,只是径直离开道观,来到外边的空地上,单手竖起剑指。

    神识与剑灵交感,青萍剑在空中悬浮,微微颤动。

    “氤氲缥缈,烟浮蜃楼。”凌云破朗声诵道。

    刹那间,无边大雾凭空涌出,霎时便笼罩周围空地。

    凌云破扫视周围,便发现放眼望去尽皆白茫茫的一片,仿佛无法收到信号的老式电视屏幕上的无尽雪花。

    伸手不可视物,侧耳不闻众声,这片浓雾仿佛吸收了所有的色彩和声音,让天地间只剩下纯粹静谧的白色。

    身体似乎沉重起来,凌云破低头看去,才发现身上衣物不知何时已经湿透。

    水分沿着衣角簌簌滴落,凌云破尝试调动神识,运转气海,却发现神识被阻隔在离身半米不到的位置,真气运转也变得凝滞起来。

    他又将气机勾连青萍剑,身上负重顿时一轻,神识也毫无滞碍地顺着大雾蔓延开来。

    在这片浓雾里,每一滴细小水滴,都可以成为他神识延展的一部分。

    凌云破停止真气运转,将周围浓雾撤去,然后收起青萍剑,便找了一处树荫坐下,开始等安师姐从外头归来。

    同时也在思考如何借助这个剑上道法,搭建一个灵活的战斗体系。

    比如和蜀山同门比剑的时候,大雾升起遮蔽对方感知,然后用青萍剑进行光明正大的背刺。

    嗯,思路还是保守了点。

    既然浓雾压制对方神识,对方肯定会将飞剑撤回身边严阵以待。

    比如我带上两柄剑,故意从正面将飞剑掷向对手,同时操纵青萍剑绕后背刺。

    敌人如果反应够快,挡住了正面的掷剑,肯定就会漏过后面的背刺……

    正这样想着,凌云破突然抬起头来,便看见有一陌生的矮胖少年按落剑光,降临在青螺峰上。

    “凌云破,凌师弟?”对方的目光看了过来。

    “正是,不知您是?”凌云破拱手问道。

    “娄知正。”矮胖少年目光转动,落在他背后的青萍剑上。

    “哇!这人的目光好恶心!”青萍剑在他脑海里嚷嚷说道,“快把我藏起来!我不要被他看到!”

    “安师姐在吗?”娄知正确认问道。

    “她出去了。”凌云破不冷不淡地道,“师兄可进观稍坐,待师姐归来。”

    “不用。”娄知正抬起下巴,用某种桀骜的、又带着点惋惜的拿捏腔调,冷笑说道:

    “凌师弟,你知道吗?”

    “你大祸临头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