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作者:幽祝 | 科幻幻想

收藏

  “当年偏偏说好,我先间谍两近百年,结果近百年之后又近百年,近百年后又近百年,就快三近百年了啊,阿镜!”“你对我态度好点行不行啊?现在的全世界仅有我明白你的身份。等下我就去另寻宿主,你身份曝露被她们围杀,我也不需要烦了。”“你想我怎么样?整天再次提醒自己,我是拯救他们苍生主?连作梦的时候都说,‘我要拯救他们这个世界,我要再次间谍’,这样啊?!”昆仑镜不说话的了,半晌问着:“……最后的女娲石碎片,怎么样了?”“龙狐那边,占时没办法动。”“什么?”“占时没办法动!!”缄默良久。“……送她到北极,差不多就也可以拿下了。”“好啦,拿下这块女娲石碎片,你就先“请抓紧时间寻找补天石。”。

    前段时间人设同步值的下跌速度很不相对稳定,有时候候迅速,有时候候又很慢。总而言之是十分玄学,十分神秘的,更本没办法简单总结规律。但有一点儿也可以确认,是他在角色某个人设的时候,此外两个人设的同步值当然是在跌的。而已跌多跌少、跌快跌慢的问题。此外,同步值降得太低,人总之就是非常玄学,非常神秘,根本没法总结规律。。...

    最近人设同步值的下跌速度很不稳定,有时候很快,有时候又很慢。

    总之就是非常玄学,非常神秘,根本没法总结规律。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就是他在扮演某个人设的时候,另外两个人设的同步值肯定是在跌的。

    只是跌多跌少、跌快跌慢的问题。

    另外,同步值降得太低,人设模板的对应天赋,以及镜花水月的幻术都会开始打折扣。

    因此他必须时刻关注每个人设的同步值,确保不能降得太低。

    如今,凌云破的同步值还可以,罗衍则是一直没什么增长。

    所以,尽管秋长天已经弄到了一批灵石,却也不好立刻化身凌云破,去找安师姐讨好献宝。

    只能先带着徐应怜回归昆仑天柱,将太乙分光剑交还给紫薇掌教,然后找个地方读档传送去蓬莱。

    东海蓬莱仙岛,刚成为一名光荣的玉清观弟子,罗衍便被门派的白玉傀儡带走,去仓库领了一套入门大礼包。

    全是课本,简直离谱。

    放在课本最上头的,便是修仙学前班教材三件套:

    《神仙食炁金柜妙录》,用来辟谷。

    《存神炼气铭》,用以炼气。

    《太上登真三蹻灵应经》,用以运气。

    当然,罗衍是完全不需要用到这些的。

    扮演秋长天的日子里,他早已修行到了炼气阶,只是在镜花水月的作用下,将罗衍这个身份伪装成毫无修为的凡人而已。

    如果真的遇到什么致命危险,不需要再装了,就可以悍然解除镜花水月。

    那时,无论是秋长天的昆仑道法,还是凌云破的蜀山剑术,自己都能轻松自如地使用出来……

    只是没什么意义。

    炼气阶修士的战斗力太差,还是应该待在门派里好好修炼,不要去冒这样那样的危险为好。

    除去三本基础教材之外,其余便是各种通识类的课本:

    《上清洞真天宝大洞三景宝箓》,教人绘制各种符箓。

    《太乙奇门六壬三秘精要篇》,教人布置各种阵法。

    《神仙服食灵草菖蒲九方传》,教人处理各种灵草。

    《神仙炼丹点铸三元宝照法》,教人炼制各种丹药。

    《周易参同契鼎镜印壶剑图》,教人铸造各种法宝。

    ……

    其余什么卜算、请神、星相、历法,林林总总,竟有三十三本之多,看得罗衍有些眼神发直。

    好家伙,我是来修仙求长生的,还是来学技术手艺的?

    敢情你这蓬莱玉清观,就是修仙界的蓝翔技校?

    而且更加离谱的是,明明我满分通过入门考试,却并没有成为内门弟子,拜某个长老为师。

    问了白玉傀儡,原因是玉清观讲究自主选择专业,让入门弟子先了解各种方向的课程,然后根据“真正的兴趣爱好”,去选择对应的授课长老拜师。

    那么问题来了,没有了门派规定的入门拜师环节,等你上了几堂课后想要拜师了,你选择的长老愿意收你为徒吗?

    还不是要靠关系!

    还不明白的话,打个更容易理解的比方,就是高考不再决定具体学校归属,而是只决定了你能否上大学。

    然后你可以挑选心仪的大学进行“试读”,依靠试读期间的良好表现,和大学进行双向选择……

    就差明说“你需要在大学里有认识的人”了。

    搞这种人情制度,难怪蓬莱玉清观是正教三清里面最弱的,辣鸡!

    罗衍不动声色地带上课本,来到教室和其他弟子一起上课。

    今天授课的乃是石鼎长老,教授的课程为铸宝。

    据说这位长老的修为其实不高,在元婴期长老里也是比较弱小的存在。

    然而,架不住这位擅长的是旁门左道里最冷僻的“炼器”,由于学习起来太耗资源,因此修习者历来不多,大师更是寥寥无几。

    在“炼器”里,又有一项非常重要的技艺,唤作“铸剑”。

    至于飞剑对修仙宗派的重要性,在此便不用多说。

    因此石鼎长老虽然修为不大行,但在蓬莱玉清观内部的地位却相当高,甚至便是去了昆仑、蜀山,也能得到掌教级别的亲自迎接。

    教室里的众多弟子,也是争先恐后各种积极表现,期望能得到这位长老的看重。

    理所当然的是,由于见惯了各种各样的表演,石鼎长老对这些态度积极的弟子没有任何兴趣,每次都是踩着上课时间点来,不允许人提问,上完就走,非常高冷。

    至于像罗衍这种因为早已猜到会是什么结果,所以态度非常消极的弟子而言,则自然更加不可能入其法眼了。

    到了后面,罗衍便开始学习其他后排弟子,直接在课堂上趴着睡觉。

    在找到能维持同步值的方法前,暂且先躺平吧,也不求什么拜师了。

    他正这样想着的时候,忽然看到有人从旁边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嗯,石琉璃?

    “想不到你还真能通过入门考试啊?”石琉璃和他打了个招呼,诧异说道。

    “师姐。”罗衍连忙露出微笑,“是的,侥幸考过了。”

    “嗯,那你就好好学习吧。”又和他稍微聊了一会,确认他已经适应课堂节奏后,石琉璃便随意说道,准备起身。

    她原本只是恰好路过,忽然在教室里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所以便过来问一声。

    既然对方已经成功拜入玉清观,而且也能跟上教学进度,那她作为师姐已经尽到了应有的义务。

    对这个憨傻的小师弟,她已经失去兴趣了。

    见她打算离开,罗衍也有些无奈和无力。

    秋长天是凭借道心通明的资质,拜师过程一路都开了绿灯。

    凌云破则是有幸遇到了安师姐,尽心尽责地照顾他。

    罗衍这边最惨,既没有能往上爬的环境际遇,也没有遇到安知素这样的贵人,感觉就像是陷在泥潭里似的,空有金手指却使不上力,暂时也没什么好的办法。

    昆仑镜在暗中看得也是无语:这姑娘明明最初对你有些兴趣,你却为了“虚伪”人设,强行装成平庸无害的模样。

    结果人家又看不出来,直接将你当成庸人了,这合理吗?

    还得我来亲自出手,正好试试之前那个想法的可行性。

    这样想着,它便悄悄运转镜花水月,将罗衍原本伪装得浑然天成的面具人设,打开了一个口子。

    削弱这个人设气质的同时,也将他本身的真实气质泄漏出来。

    然后,暂时解除心灵暗示!

    正打算离开的石琉璃:?

    她忽然敏锐地察觉到,这个憨憨傻傻的小师弟,在刚才似乎突然变了个人似的。

    突然就没有了原本的纯真气质了。

    然而仔细一看,却又没变啊?

    难道是我的错觉?

    石琉璃想了片刻,还是打算当成错觉。

    她正要再次起身离开,昆仑镜又继续打开口子,加大了他真实气质的泄露。

    于是,真实气质和虚伪人设的气质互相冲突,就好比两个不兼容的磁场胡乱叠加,给石琉璃的违和感也强烈起来。

    嗯?

    嗯,嗯?不对!

    这个师弟有问题!

    石琉璃重新坐下,转过头来,怀疑地看着罗衍。

    盯……

    “师姐……师姐怎么了?”罗衍佯装不好意思,问道。

    石琉璃没有回答。

    她当然不可能质问“你是不是在装傻”,因为如果人家真的在故意假扮憨厚,肯定不会直接承认啊。

    哼,有趣的师弟,你在隐瞒什么呢?

    就让慧眼如炬的本大小姐,来识穿你的真面目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