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作者:幽祝 | 科幻幻想

收藏

  “当年偏偏说好,我先间谍两近百年,结果近百年之后又近百年,近百年后又近百年,就快三近百年了啊,阿镜!”“你对我态度好点行不行啊?现在的全世界仅有我明白你的身份。等下我就去另寻宿主,你身份曝露被她们围杀,我也不需要烦了。”“你想我怎么样?整天再次提醒自己,我是拯救他们苍生主?连作梦的时候都说,‘我要拯救他们这个世界,我要再次间谍’,这样啊?!”昆仑镜不说话的了,半晌问着:“……最后的女娲石碎片,怎么样了?”“龙狐那边,占时没办法动。”“什么?”“占时没办法动!!”缄默良久。“……送她到北极,差不多就也可以拿下了。”“好啦,拿下这块女娲石碎片,你就先“请抓紧时间寻找补天石。”。

    与此同时,层城区某处洞府里,宋河沉声问着:“那秋长天竟然出外历练去了?”宋河外貌放佛四旬,面白短须,看面相极为忠厚老实,而如今境界已是化府阶大完满,实力在紫薇掌教门下筑基阶首席里排在第二,仅次大首席徐长卿。平时里讲经说法的时候,他便坐在徐长卿后面的平日里讲经的时候,他便坐在徐长卿后面的第二个蒲团上,上次却被迫让位给正式入门的秋长天,实在太过屈辱,险些破了他的养气功夫。。...

    与此同时,层城区某处洞府里,宋河沉声问道:

    “那秋长天居然外出历练去了?”

    宋河外貌仿佛四旬,面白短须,看面相颇为忠厚,如今境界已是化府阶大圆满,实力在紫薇掌教门下筑基阶首席里排名第二,仅次于大首席徐长卿。

    平日里讲经的时候,他便坐在徐长卿后面的第二个蒲团上,上次却被迫让位给正式入门的秋长天,实在太过屈辱,险些破了他的养气功夫。

    “不错。”赵文成笑嘻嘻地回答说道,“宋河师兄,毕竟是个炼气阶的毛头小子,何必担忧过多呢?”

    这位乃是宋河的师弟兼心腹,看上去更年轻些,不到三十,眼珠转动之间,显得颇有城府心计。

    “就是。”旁边的师弟邱远也附和说道,“距离徐长卿大首席结丹渡劫之日,最多不会超过二十年。”

    “那人便是道心通明,天赋绝伦,在徐长卿结丹时最多也就炼气圆满,开始洗髓。”

    “再算他走了狗屎运,登了天梯吧。侥幸洗髓大成,便也只是堪堪进入化府阶而已。”

    “届时又如何能与化府阶大圆满的师兄您,去争这个大首席的位置?”

    两人言之凿凿,皆不看好秋长天能赶在徐长卿大首席成丹之前,连跳两级,晋升到化府阶大圆满的境界。

    只是宋河依旧眉头紧蹙,半晌才道:

    “听说离宫就要开了。”

    “什么离宫?”赵文成愕然问道。

    “莫不是东海离宫?”邱远也是吃惊。

    “除了那个,还能是哪个离宫?”宋河幽幽叹息。

    “若真是东海那个离宫,难道说!”赵文成突然想到了什么,惊声说道,“师父怕是早有打算,要让他去东海离宫走上一遭,从而收获海量真气,直接跳过炼气阶原本至少要二十年的水磨功夫。”

    “然后再以炼骨伐髓之法,助他加速度过洗髓期,气化真元,筑成紫府。”

    “连跳两阶,最后不计代价投入资源,于徐长卿结丹之前,一鼓作气冲上化府阶大圆满,继承这个大首席之位!”

    邱远的脸色也阴沉下来,附和说道:

    “很有可能!若非如此,师父当日为何要让他坐蒲团第二?”

    宋河沉默半晌,喟然叹道:

    “修道路狭,不容二人共行,只能奋力争先。”

    赵文成和邱远的表情顿时严肃起来。

    筑基期大首席的位置,对他们的这位首席师兄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源头便出在紫薇掌教上面,这高冷师父平日事务繁多,还要修炼,每十日才给众首席弟子讲一次经,时不时还会因为七七八八的原因咕掉。

    至于私人答疑,想都不要想,做梦去吧。

    大家修炼中遇到任何疑难问题,便只能由大首席代为解答。

    为了确保大首席有这个能力,紫薇掌教便会单独抽出时间来,专门给他开小灶,亲自答疑。

    《九天清微入境真言》乃仙家真法,出了名的晦涩难懂,说是“字字隐珠,句句藏秘”根本不夸张。

    紫薇掌教亲自答疑,和大首席代师答疑,这两者的效果绝对相差甚远。

    能成为大首席,就意味着能得到紫薇掌教的指点,对清微真言的理解和领悟就更加完美,将来成丹的品阶自然便要更高。

    别的不提,历代的大首席,成丹的品阶就没有低于三品的。

    至于非大首席的掌教亲传弟子,最差的据说好像是五品,每届四品的也有不少。

    可见这大首席之位,其背后利益实在太大,由不得大家不争。

    宋河说“不容二人共行,只能奋力争先”,意思也很简单:

    那便是要不择手段,狙击秋长天!

    “道心通明,干系太大。”邱远神色凝重地道,“昆仑上下不知多少双眼睛盯着,想要隐秘将其除去,同时不让人怀疑到我们身上,简直难于平地登天。”

    “别忘了,他哪怕是外出历练,师父都要赐给他太乙分光剑护身!”

    “我们不直接动手便是。”赵文成眯起眼睛,“道心通明,此等稀有天赋,怎能不遭妒忌?何不以借刀杀人之计……”

    “借刀杀人,就能完全洗清干系?”宋河幽幽叹了口气。

    “就算我们什么都不做,他秋长天修炼到一半,便是喝水呛死了,走路摔死了,被魔门内奸刺杀了……从谁获益谁就有嫌疑的角度考虑,不一样要怀疑到我身上?”

    两名师弟尽皆无语。

    “关键的是证据。”宋河摇了摇头,“只要他一死,所有利益相关者都会受到怀疑,只是谁多谁少而已。”

    “但我们昆仑可是名门正派!做事情也要讲究证据,让人心服口服。不可能像魔教那样,因为怀疑就将人抓来抽魂读心。”

    他最后一拍脑袋,下决心道:

    “只要手脚干净,就可以做!”

    赵文成和邱远犹豫片刻,便也跟着微微点头。

    宋河是他们这一代的首席师兄,他俩虽然拜在紫薇掌教门下,但却没有去听经室的资格,只能等宋河听完回来给大家讲经、答疑。

    他们两人的切身利益,早就和宋河绑定在一起了。

    “既然如此,师兄打算如何下手?”邱远谨慎地分析说道,“那秋长天平日不离金岭洞府,难得离开昆仑外出历练,又有掌教得赐太乙分光剑护身,便是不考虑隐秘性吧,也没什么下手机会。”

    “这个简单。”赵文成突然计上心来,“其实就有一处地点,是秋长天未来必然会去,且不可能带上太乙分光剑的。”

    “你是说……”宋河只是沉吟少许,便眯起了眼睛。

    “东海离宫?”

    正当这三人在密室里商议计策之时,秋长天也已经将灵石交给昆仑镜,让它传送到凌云破所在的点位去了。

    “想不到除去那魔道修士,门派居然奖了这么多灵石。”他感慨说道。

    “多吗?”昆仑镜好奇问道,“我每次给你时空传送去读档,消耗的灵气可是这些灵石的几万倍。”

    “那不一样。”秋长天随意说道,“你是先天灵宝嘛,便是自身的灵气含量,在法宝界里也是富婆级别的存在,就不要和我比了。”

    昆仑镜:?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