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作者:幽祝 | 科幻幻想

收藏

  “当年偏偏说好,我先间谍两近百年,结果近百年之后又近百年,近百年后又近百年,就快三近百年了啊,阿镜!”“你对我态度好点行不行啊?现在的全世界仅有我明白你的身份。等下我就去另寻宿主,你身份曝露被她们围杀,我也不需要烦了。”“你想我怎么样?整天再次提醒自己,我是拯救他们苍生主?连作梦的时候都说,‘我要拯救他们这个世界,我要再次间谍’,这样啊?!”昆仑镜不说话的了,半晌问着:“……最后的女娲石碎片,怎么样了?”“龙狐那边,占时没办法动。”“什么?”“占时没办法动!!”缄默良久。“……送她到北极,差不多就也可以拿下了。”“好啦,拿下这块女娲石碎片,你就先“请抓紧时间寻找补天石。”。

    秋长天的玉烟划出流光,徐应怜的羽嘉更快,带出几道赤色的弧线,一瞬间便与玉烟剑平齐争相!其余昆仑弟子也一齐射向飞剑,紧跟而后。而那魔修射向的飞剑,却暗红色泽,宛若污血,在将要与玉烟、羽嘉相击之时,便陡然从剑身处炸开一团血雾!秋长天反应极快(练而那魔修射出的飞剑,却是暗红色泽,宛如污血,在即将与玉烟、羽嘉相击之时,便骤然从剑身处炸开一团血雾!。...

    秋长天的玉烟划出流光,徐应怜的羽嘉更快,带出一道赤色的弧线,瞬间便与玉烟剑平齐争先!

    其余昆仑弟子也齐齐射出飞剑,紧随其后。

    而那魔修射出的飞剑,却是暗红色泽,宛如污血,在即将与玉烟、羽嘉相击之时,便骤然从剑身处炸开一团血雾!

    秋长天反应极快(练蜀山七杀剑术练的),当下气机一勾,玉烟剑在血雾前一个急停,然后又倒转电射飞回。

    其余飞剑来不及刹住,径直冲入血雾之中,瞬间便光芒黯淡下来。

    只有徐应怜的羽嘉剑,品阶太高难以污染,在血雾里仍然运转如意,和那暗红色飞剑交击数次,火星四溅。

    秋长天这边操纵玉烟剑回转,右手竖起剑指,急急诵道:

    “锦云落雨,玉虹生烟!”

    玉烟剑在矿洞里骤然亮起,无数金光化作锐利细剑,向前方血雾攒射而去。

    对面魔修并无惧色,只是冷笑一声,并指刺来,同样疾声诵咒:

    “魑魅魍魉,怨冤咒缚杀!”

    从他指尖迅速涌出无数灰白鬼影,部分迎上玉烟剑的金光剑雨,将其一一轻松击灭。

    另一部分窜入血雾之中,往羽嘉剑上缠绕裹去,徐应怜立刻察觉剑上仿佛有千钧之力,一时间甚至难以继续操纵。

    电光石火间数次交手,对面魔修竟是以一己之力,将外门弟子飞剑毁去的同时,力扛秋长天、徐应怜两大亲传弟子的攻击,甚至丝毫不落下风!

    “洗髓阶?”秋长天沉声问道。

    “是!”徐应怜咬紧牙关,强行运气驱动羽嘉剑,扛着鬼影和对面硬拼。

    昆仑弟子顿时惊骇一片,面色也绝望起来。

    洗髓阶!这人是洗髓阶魔修!

    须知筑基期弟子从炼气阶升到洗髓阶,需要漫长时间用以炼气,充盈丹田气海。资质好点的二三十年,差的是五六十年都有。

    换句话说,就是对方起码比他们多炼了二三十年的气。

    光是真气总量就不在一个量级上,更不用说洗髓期能使用威力更大的法术,更强的飞剑,以及洗髓后对反应神经、乃至于对御剑术的加成……林林总总,总结下来就四个字:

    境界碾压!

    事实上,若不是徐应怜剑术犀利,羽嘉十阶仙剑属性够硬,根本没法在对方手下走过几招。

    几名昆仑弟子都是面色煞白,两股战战,几欲先走。

    徐应怜目欲喷火,银牙几乎咬碎,全身真气都鼓荡起来,强行催动羽嘉仙剑和对方抗衡。

    越阶,越阶又怎样?

    我不想输,我……我不会输!!!

    对面魔修笑声桀桀,大概是觉得已经稳操胜券,语气尖利阴狠起来:

    “亲传弟子又如何,还能越阶而胜不成?告诉你们吧,我之所以放出土蝼,便是要引你们炼气阶弟子过来猎杀,以修士血食供我阴鬼采补。”

    “现在及时投降,本尊便放你们去投胎,否则就全部拘魂夺魄,锁于幡中永世折磨,不得超生!”

    “原来如此。”秋长天沉稳说道,“我在执事堂处,看到说有受重伤的魔教修士,从北邙山那边流窜过来,就是你吧?”

    “死到临头,还有闲暇关心这个?”那魔修讥笑说道。

    “你的话还挺多的。”秋长天跨前一步,将还在咬牙奋战的徐应怜,以及其他心惊胆裂的外门昆仑弟子都护在身后,只留给众人一个伟岸光辉的背影。

    他右手食中二指,并作剑形,背负的太乙分光剑便弹射而出,稳稳地悬停于身前。

    他的声音虽然淡定,其中却有凛然不容侵犯之意,若昭昭大日,磊落光明!

    “邪不胜正,洗髓阶又如何?!”

    “这里是我昆仑地界,岂容你们魔教修士逞凶!!!”

    对面魔修眼里戏谑之色更浓,枯瘦手臂遥遥抬起,疾声诵道:

    “魑魅魍魉,怨冤咒缚杀……”

    “他人方寸间,山海几千重!”秋长天声若洪雷,悍然发动了太乙分光剑的禁法!

    像是弹指一挥般短暂,又仿佛沧海桑田般无穷久远。

    周围的矿洞环境已然消失,众人居然处于高空之中。

    前方是烟波浩渺的无尽大海,后方是连绵不绝的崇山峻岭。

    只有一条蜿蜒狭长的海岸线,将两边如楚河汉界般隔开,泾渭分明。

    “这是禁法!”对面魔修脸上阴狠瞬间尽去,转为不可思议的惊恐和震骇,连瞳孔都差点涣散开来,声音几乎撕心裂肺,“怎么可能!!”

    “你怎么可能拥有禁法!!!”

    秋长天已经懒得和他废话,君不见前面这家伙废话连篇,转瞬间就被自己翻盘了么?

    反派死于话多!

    他右手从容掐出三清指,真气运转之间,便将太乙分光剑上的“连山接海隅”禁法彻底发动起来。

    于是众人身形再次升高,将那魔修遥遥落在下方。而下方……

    无尽大海竟望风而涨,瞬息间便涌上千米之高。

    崇山峻岭也拔地而起,倏忽间已刺破云海苍穹。

    魔修还在歇斯底里地诵念法咒,似乎想要发动什么脱身保命的法术。

    然而,在太乙分光剑的禁法之中,一切挣扎都是徒劳。

    最后一个念头,如闪电般划过魔修的脑海:

    似道心通明这等万年难遇的修道天赋,昆仑太清宗怎么可能不留下后手,就放这天才弟子外出历练?

    念生念灭之际,周围山海已然扩张而至,任那魔修如何徒劳地乱射法术,只是从两边铺天盖地向他呼啸压来,直到以沛然之势对撞,发出如劈天裂地般的轰鸣巨响!

    片刻之后,山海幻境缓缓逝去,众人重新回到了矿洞之中。

    只见那魔修和血雾飞剑,已经化作齑粉簌簌而落,在地上积成一滩成分不明的灰烬。

    众人:………………

    片刻后,不知是谁突然抽泣了声,大家才从震骇中缓过神来。

    柳依依和文沁瘫倒在地,互相紧紧抱着,又哭又笑。

    吕铮向后靠在岩壁之上,右手用力攥着道袍衣襟,背上已是冷汗涔涔。

    胡浩之面露释然之色,想要过去看一看那摊灰烬,却发现腿软得厉害,根本挪不动。

    刘道然呆滞片刻,便突然跪倒下来,朝秋长天伏地大拜,声音愧疚颤抖:

    “秋师兄……感谢秋师兄救命之恩。若非您这次出手,我等今日均死无葬身之地,魂飞魄散,不入轮回矣!”

    “道然师弟不必多礼。”秋长天温和说道,猜测他是见自己这般厉害,怕先前得罪自己会遭到报复。

    加上又是劫后余生,精神冲击太大,六神无主间才行此大礼。

    于是秋长天便再次掐决,使出一记“普世清音小光明术”,落在昆仑弟子们的身上,笑道:

    “同在昆仑门下,仗义相助乃我辈本分,不必谈救命恩情。”

    普世清音小光明术,乃是《九天清微入境真言》的炼气阶第一重衍生道法,有补血、驱邪、净心等功效。

    于是,还在精神恍惚中的昆仑外门弟子们,在这术法的帮助下也慢慢回过神来,如释重负,宛若新生。

    徐应怜收起羽嘉剑,察觉到体内几乎枯竭的真气,也在小光明术的帮助下恢复少许。

    回想起刚才那无边山海沛然对撞的威势,她的眼神稍微迷茫片刻,很快又恢复了清明。

    虽说是依托太乙分光剑的位阶,但师兄能驾驭这等恐怖的禁法,也着实让她羡慕不已。

    然而,太乙分光剑是师父借他的,而羽嘉仙剑却是属于我的!

    根据族里所说,除去九阶道法之外,羽嘉仙剑内部也封印了一门禁法,只是必须激发凤鸟血脉才能解封使用。

    假以时日,我必然要觉醒血脉,彻底掌握这门禁法,从而一举胜过师兄!

    她心潮澎湃地想着,却看见秋长天沉静地伫立原地,神色云淡风轻,仿佛只是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

    于是胸中的昂扬斗志也慢慢平复下来。

    既然师兄毫无自得之意,那我也要戒骄戒躁了。

    徐应怜这般想着,却不知秋长天那边,已经被昆仑镜的提示刷屏了。

    ……

    【无敌人设,同步值+1。】

    ……

    【无敌人设,同步值+1。】

    ……

    【无敌人设,同步值+1。】

    【同步值已超出上限,道心通明天赋运转效率达到100%,请继续努力。】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