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作者:幽祝 | 科幻幻想

收藏

  “当年偏偏说好,我先间谍两近百年,结果近百年之后又近百年,近百年后又近百年,就快三近百年了啊,阿镜!”“你对我态度好点行不行啊?现在的全世界仅有我明白你的身份。等下我就去另寻宿主,你身份曝露被她们围杀,我也不需要烦了。”“你想我怎么样?整天再次提醒自己,我是拯救他们苍生主?连作梦的时候都说,‘我要拯救他们这个世界,我要再次间谍’,这样啊?!”昆仑镜不说话的了,半晌问着:“……最后的女娲石碎片,怎么样了?”“龙狐那边,占时没办法动。”“什么?”“占时没办法动!!”缄默良久。“……送她到北极,差不多就也可以拿下了。”“好啦,拿下这块女娲石碎片,你就先“请抓紧时间寻找补天石。”。

    不论哪个朝代,矿洞里的工作环境都是非常恶略的。即使是三清正教的昆仑太清宗,其下属的灵石矿场也也没好到哪里去。周围都是无规则修凿出的岩壁,在冻土环境下呈现出铁青般的色泽。每隔一段距离,便有木制结构支撑岩壁,顶上挂着一盏油灯,在昏黄的山体环境中即便是三清正教的昆仑太清宗,其下属的灵石矿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无论哪个朝代,矿洞里的工作环境都是相当恶劣的。

    即便是三清正教的昆仑太清宗,其下属的灵石矿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周围都是无规则开凿出来的岩壁,在冻土环境下呈现铁青般的色泽。

    每隔一段距离,便有木制结构支撑岩壁,顶上挂着一盏油灯,在昏暗的山体环境中散发着幽幽的光线。

    胡浩之走在最前头。作为老一辈的炼气阶弟子,他在昆仑已经待了三十年,猎杀妖兽的任务也做过无数次了。

    进洞之前,他便给大家发了静音符,让大家贴在靴子的后跟处,可以避免发出声音惊扰妖兽。

    至于徐应怜徐大小姐,自然是被胡浩之重点照顾,不仅额外多送了两张静音符,还让她走在自己身后,好方便重点保护。

    “这些人好烦!”徐应怜冷冷拒绝,转头和秋长天悄悄抱怨,“真把我当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小姐了?”

    秋长天微微一笑,打了个机锋:

    “鹓鶵飞于北海,何必理会鸱吓?”

    徐应怜:………………

    她当然知晓这个机锋的意思:

    “鸱”是指食腐肉之鸟,叫声似“吓”,沙哑难听。

    而“鹓鶵”是五色凤凰的一种,生性高洁,非梧桐不栖,非醴泉不饮。

    这句话的意思便是,“君子无需理会小人聒噪”。

    然而师兄明知外界美誉我“凤凰仙子”,刚才却又自比于“鹓鶵”,什么意思?

    变相表白吗?

    徐应怜稍微有些心烦意乱,师兄这话似表白又不似表白,一时间居然让她不知如何回应。

    秋长天这边等了半天,没等到昆仑镜的装逼成功的提示,心下奇怪,嘴上继续说道:

    “你要小心了,妖兽并不只是听声辨人,还有光线,气味,风向,甚至是地面的震动……”

    “我自然不会大意。”徐应怜清冷说道。

    靠着七窍玲珑心的体质,她很快又重新冷静下来。

    说表白太过牵强了,其实只是一语双关而已。

    表面上是自比于凤凰,其实暗喻的对象是我,提醒我不要过多在意别人的言论。

    哼,不愧是师兄,打得一手好机锋,还不是被我破解了。

    【无敌人设,同步值+1。】

    秋长天:?

    听见迟到的昆仑镜提示,他反而有些不解。

    徐师妹这是怎么了?大脑延迟吗?

    众人继续深入数十米,便察觉里面有冷风呼出,其中夹杂着某种腐烂的恶臭。

    明摆着妖兽就在前方,大家便齐齐拉出飞剑,蓄势待发。

    少顷,果然有一异兽从黑暗中扑出,掀起浓烈的恶风。

    众人被其凶悍气势所慑,加上恶臭扑面令人晕眩,一时间居然没反应过来。

    最前头的胡浩之,毕竟是经验丰富的前辈,下意识用牙齿咬住舌尖,立刻在剧痛中清醒过来,正要在千钧一发之际强驱飞剑,却只见两道流光从身后电射而出!

    玉色在前,赤色在后,仅仅只是差之毫厘,然而冲至妖兽身前时,速度快上一筹的赤色飞剑已经后发先至,斫入异兽脖颈并轮割一圈,妖兽脑袋便滚落下来,断颈处血若泉涌。

    兔起鹘落之间,妖兽便已经伏诛,剩余弟子甚至还没反应过来。

    徐应怜收回羽嘉剑,将其一甩除去剑上血滴,冷冷道:

    “区区妖兽,不过如此。”

    秋长天:?

    师妹装的这个逼,倒是有我的七分神韵,只是你又不需要维持镜花水月,装什么装?

    他这边也收回玉烟飞剑,便瞅见徐应怜偏头看过来,嘴角微不可查地一勾。

    哼,师兄,这次是我赢了。

    其他弟子们还在震骇,胡浩之已经最先辨认出来,瞪大眼睛,满脸愕然,不可思议地惊叫道:

    “好快的剑!赤色流光,惊鸿一掠,剑柄有丹凤浮雕,莫不是天南徐家的家传仙剑羽嘉?”

    徐应怜根本不去看他,只是继续看那妖兽尸体,神情清冷。

    “想不到您真是徐应怜徐师姐!”胡浩之换上热情的笑容,讨好问道,“师姐怎地有空来做任务?”

    徐应怜便冷笑起来:“师门任务,我怎么不能做?”

    “咳,确实,是师弟有眼无珠,一开始没认出您来。”胡浩之作势扇了自己一个耳光,重新赔礼笑道,“师姐小心,我去看看那妖兽怎样了。”

    旁边的吕铮、刘道然、文沁和柳依依,此时已经看得傻了。

    须知这位胡浩之胡师兄,从一开始就摆出前辈的倨傲架子,要么不说话,开口就是催人快点。

    结果认出这位徐应怜的真实身份,别说将架子给彻底丢掉,甚至宁愿连辈分也舍弃,甘以师弟自居!

    前倨后恭,判若两人,实在让人大开眼界。

    文沁的面色又青又白,毕竟之前曾小声嘲讽过这位徐应怜,此时想到可能随之而来的打击报复,吓得双腿都有些发软。

    刘道然的表情也差不多,要知道这位既然是徐应怜,那旁边那位和她相熟的俊美青年,岂不就真的是……

    再往后面想下去,大家都不敢想了,太可怕了。

    这是神仙下凡,陪我等凡人修行啊!

    只是大家都没有胡浩之这般“能伸能屈”的气度,因此只是勉强挤出笑容,假装之前无事发生。

    胡浩之这边检查完尸体,回来恭敬说道:

    “徐师姐,秋师兄,那土蝼死得透了。”

    “尸体你们要就拿去吧。”秋长天温言说道,“不过,刚才那执事说矿洞深处有血光浮现,不一定只有这只土蝼在此,大家还得小心探查,确认无虞。”

    “那是那是。”外门弟子们立刻点头如捣蒜,便是之前最针对他的刘道然,现在也恭恭敬敬地附和说道,“秋师兄高见,我等定当小心行事。”

    “呵。”洞内突然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见风使舵,前倨后恭,这就是名门正派弟子的嘴脸么?”

    胡浩之眼神一凛,抢先抬手将飞剑射去,洞入黑暗后却没了声息。

    下一秒,他便神情骤变,失声叫道:

    “我的飞剑失去感应了!”

    在众人面色遽变的注视下,从前方黑暗里走出一个瘦削的人,头发散乱,面容枯槁,只能依稀辨认出是个男青年。

    当然,修仙界不能以外貌判断年龄,也不好认定对方的修为如何,只是看对方全身上下,都笼在墨绿色的道袍里,气质也是阴魅邪祟,显然是出身魔道的弟子。

    徐应怜微微眯起眼睛,羽嘉剑在空中微微颤动,以眼角余光留意秋长天的反应,准备配合攻击。

    对战魔修和猎杀妖兽,完全就是两码事情。她虽然争强好胜,还不至于到拿生命来赌气的程度。

    徐应怜这边不出手,又有胡浩之这前车之鉴,其余昆仑弟子自然更不敢发动攻击,只是拉出飞剑悬停身前,神色紧张,严阵以待。

    那魔修走到油灯的光照下方,将手里之物丢在地上。

    秋长天瞅得分明,那正是胡浩之的飞剑。

    只是不知为何,飞剑表面已经光芒黯淡,灵性全无,宛如废铁一般。

    “昆仑派本代首席,道心通明秋长天?”魔修干枯的眼珠子微微转动,看了看秋长天的面容,又转头看向徐应怜,目光在她的赤色飞剑上停留。

    “北邙山,阴鬼道?”秋长天面无表情问道。

    两人停顿片刻,突然几乎同时射出飞剑!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