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作者:幽祝 | 科幻幻想

收藏

  “当年偏偏说好,我先间谍两近百年,结果近百年之后又近百年,近百年后又近百年,就快三近百年了啊,阿镜!”“你对我态度好点行不行啊?现在的全世界仅有我明白你的身份。等下我就去另寻宿主,你身份曝露被她们围杀,我也不需要烦了。”“你想我怎么样?整天再次提醒自己,我是拯救他们苍生主?连作梦的时候都说,‘我要拯救他们这个世界,我要再次间谍’,这样啊?!”昆仑镜不说话的了,半晌问着:“……最后的女娲石碎片,怎么样了?”“龙狐那边,占时没办法动。”“什么?”“占时没办法动!!”缄默良久。“……送她到北极,差不多就也可以拿下了。”“好啦,拿下这块女娲石碎片,你就先“请抓紧时间寻找补天石。”。

    徐应怜这边泡完温泉,换了道袍出,正好接师兄传讯。与秋长天会合,听他说着任务后,便皱眉头问着:“区区土蝼而已,还得和其他弟子三人组队?没必要性吧。”“都是同门,难得遇见了,出手相助也不为过吧。”秋长天笑着解释地说。不和人三人组队,我怎么装b刷同步值?只拿与秋长天汇合,听他说完任务之后,便皱眉问道:。...

    徐应怜这边泡完温泉,换上道袍出来,正好接到师兄传讯。

    与秋长天汇合,听他说完任务之后,便皱眉问道:

    “区区土蝼而已,还要和其他弟子组队?没必要吧。”

    “都是同门,难得遇见,相助也不为过吧。”秋长天笑着解释说道。

    不和人组队,我怎么装逼刷同步值?只拿你刷吗?

    还不是因为师兄心疼你啊!应怜师妹!

    徐应怜怀疑地看着他,显然没有领会师兄的好意,半晌才点头说道:

    “无所谓了,反正我是陪你来的。”

    两人赶到酒楼楼下,便看见那五名外门弟子正在门口等着。

    刘道然正满脸不耐鄙夷,结果目光刚瞥见徐应怜,顿时眼睛立刻就看直了:居然是真的大小姐!

    须知这世界没有什么“黑长直”的说法,但主流审美仍然是严重偏向黑长直的。

    头发要“不衬珠玉而黛”,皮肤要“不施脂粉而白”,总之就是崇尚自然之美。

    徐应怜的相貌气质,无疑便站在这方面的最顶点。

    白衣素袍,不佩璎珞。面色纯净,不染铅华。青丝如瀑,不加珠钗,只用一根带子随意系着,处处都戳在主流审美的要害上。

    以至于三个昆仑男弟子,在一瞬间看得微微失神,然后才迅速反应过来,装模作样地挺直腰背,摆出谦和文雅的姿态。

    反而是另外两个昆仑女弟子,原本看见秋长天回来还挺开心,瞅见徐应怜的相貌,立刻又有些本能排斥和些许嫉妒。

    众人便再次自报姓名,一圈下来轮到她,她只是淡淡一句“徐应怜”,便站在秋长天的身边,不说话了。

    “是恰好和徐应怜同名?还是故意起的假名?”文沁撇嘴说道,旁边的柳依依连忙拉她手臂,“小声点。”

    再看刚才质疑“是不是大小姐”的刘道然,此时正和吕铮一起,殷勤地给徐应怜讲解任务内容呢。

    胡浩之自恃辈分比大家高一届,不好屈尊去讲解,因此只是不停颔首,表示“他们说的没错,我很认可”。

    “我只听秋师兄的就好。”等这些男弟子七嘴八舌地说完,徐应怜才漠然说道。

    见三人吃瘪,两名女弟子又忍不住捂嘴笑起来。

    众人各怀心思地驾起剑光,向着老龙岭方向飞去。

    一路上都是高海拔草原,牛羊群落,牧民帐篷点缀其间,远处则是碧野蓝天,雪峰连绵,让人有种“天地如此辽阔”的心旷神怡之感。

    考虑到队伍里正好七人,秋长天便想说一句“七剑下天山”,但考虑到没人会懂这个梗,只能作罢。

    说来也是离谱,在旅途中为了测试镜花水月的同步机制,他便和队伍里的几个女弟子聊了聊,顺带介绍了一下老龙岭的典故。

    文沁和柳依依讨好般地夸他“学识渊博”,但同步值却纹丝不动。

    徐应怜冷哼一声,说“师兄是以为我不知道这些?”,结果同步值+1。

    显然,虽然都当着人家的面装逼,但两名外门女弟子并不真心觉得他厉害,只是为了讨好他而假装崇拜。

    徐师妹却是不知道老龙岭的典故,很在意自己于博闻强识上输给了师兄,才贡献了一点同步值。

    所以我家师妹才是真的可爱,你们这些外门弟子都是什么贵种?

    垃圾!

    还好此行带了师妹出来了!

    言归正传,老龙岭主峰以北,有一狭长山谷唤作“大直沟”。

    大直沟内有一条河流,当地人唤作“骆驼河”。

    灵石矿场位于骆驼河的源头处,几名执事和一大堆矿工正站在矿场外头,满脸忧心忡忡的样子。

    等秋长天七人降落下来后,执事们才仓皇上前,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般,欣喜道:

    “几位上仙终于来了!”

    “你切莫急。”秋长天温言说道,“我们时间有限,先将妖兽之事一一说来吧。”

    吕铮闻言稍微有些不爽,因为他原本也想询问此事,结果却被秋长天抢了先,搞得好像是这位在领队一样。

    不过和这位互怼,肯定会被其他女队友撕,刘道然的下场还在前面摆着,因此他也就默然不言,听那执事们细说。

    原来差不多在几天前,矿场里突然有矿工失踪,而且矿洞深处隐隐有血光闪现。

    执事们以为是什么野兽,比如穴熊之类的,便组织了矿工队进去探查。

    结果在里面便发现了吃人的土蝼。

    妖兽这玩意和野兽不同,后者拿弓箭射还能搞定,前者就得用飞剑了。

    因此执事们便急忙上报宗门,执事堂便给炼气阶弟子发了任务。

    听完汇报,众人便单独走到一处,讨论起来。

    “你们觉得如何?”吕铮吸取了刚才的教训,不等秋长天发言便抢先提起话题,试图主持这次讨论会,顺带在徐应怜面前好好表现。

    “还能怎么样?土蝼而已,直接杀进去呗。”胡浩之满脸不耐之色。

    “秋师兄如何看呢?”文沁笑着问道。

    “若单单只是土蝼倒还好。”秋长天正色说道,“可你们还记得么?那执事说事发当日,洞里有隐隐血光闪现。”

    他将执事们又叫过来,问了一遍,执事们确认洞内当时是有血光的。

    “那么问题来了。”秋长天将执事们屏退,冷静说道,“土蝼是不会五灵术法的,所以哪来的血光?”

    “血光只是个形容词吧。”吕铮提出异议说道,“有可能土蝼袭击猎物后,溅在墙壁上的鲜血反射的光芒。”

    秋长天简直无语。

    这得脑子有多大的洞,才会觉得血光是鲜血反射的光芒?

    我再三和执事们确认“血光”的事情,你刚才是不在场没听见,还是耳朵不好?

    “不用担心。”刘道然用余光偷瞥徐应怜的表情,然后和秋长天笑道,“你若是怕了,可以留在队伍后面。”

    听他直接嘲讽师兄,徐应怜便惊愕地扬起眉毛,转头和秋长天低声问道:

    “这人怎么回事?”

    “争风吃醋嘛。”秋长天也小声回答,“毕竟师妹长得好看。”

    “真无聊。”徐应怜有些无语,“为什么不能把心思放在正道上呢?”

    “就是。”秋长天说。

    见他俩宛如情侣般地亲密耳语,旁边的五名外门弟子,脸色不由得发黑起来。

    这……大家可是同门啊,怎能如此不讲情面?

    就拿狗粮硬塞我们的嘴,是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