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作者:幽祝 | 科幻幻想

收藏

  “当年偏偏说好,我先间谍两近百年,结果近百年之后又近百年,近百年后又近百年,就快三近百年了啊,阿镜!”“你对我态度好点行不行啊?现在的全世界仅有我明白你的身份。等下我就去另寻宿主,你身份曝露被她们围杀,我也不需要烦了。”“你想我怎么样?整天再次提醒自己,我是拯救他们苍生主?连作梦的时候都说,‘我要拯救他们这个世界,我要再次间谍’,这样啊?!”昆仑镜不说话的了,半晌问着:“……最后的女娲石碎片,怎么样了?”“龙狐那边,占时没办法动。”“什么?”“占时没办法动!!”缄默良久。“……送她到北极,差不多就也可以拿下了。”“好啦,拿下这块女娲石碎片,你就先“请抓紧时间寻找补天石。”。

    昆仑泉实际上本来也不是温泉。它而已一方地下矿泉,涌出的泉水触之冰凉,不见阳光不冻,其中还蕴涵着十分丰富的矿物质。或是说,是矿物质其中蕴涵的地脉灵力,使全身沐浴时有美容养颜、除垢净灵的功效。因而,远古截教的女修士们,便从泉水引流方式步入暖玉堆彻的池子里,进而它只是一方地下矿泉,涌出来的泉水触之冰凉,终年不冻,其中还蕴含着丰富的矿物质。。...

    昆仑泉其实原本不是温泉。

    它只是一方地下矿泉,涌出来的泉水触之冰凉,终年不冻,其中还蕴含着丰富的矿物质。

    或者说,是矿物质其中蕴含的地脉灵力,使得沐浴时有美容养颜、除垢净灵的功效。

    因此,上古阐教的女修士们,便从泉水引流进入暖玉堆砌的池子里,从而打造出一方方室内温泉来,如今已成了昆仑边境的旅游圣地。

    单人温泉室内,徐应怜褪下素袍,露出完美无瑕的身体,黑色的长发被浴巾包裹在脑后。

    她先是抬起玉足,慢慢试探了一下水温,然后才缓缓踏入清澈的水中,将曲线优美的身体泡了进去。

    “呼。”斜躺温泉池里,轻倚暖玉壁边,在升腾的袅袅水雾中,徐应怜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露出了舒服的幸福表情。

    不知过了多久,某个念头突然从脑海里升了起来。

    师兄现在正在干嘛?

    也在某个房间里泡温泉么?

    对于这位秋长天秋师兄,徐应怜简直是又敬又恨。

    敬的是他的绝世天赋,实在令人钦慕不已。

    恨的也是他的绝世天赋,太过恐怖,让她追赶得近乎绝望。

    最可气的是,家里居然也不问自己,就要和他订下道侣婚约……

    徐应怜慢慢将脸浸入水中,感觉有些无力。

    其实她并不讨厌秋师兄,但却也从未往男女之事的方向考虑过。

    秋长天,只是自己要超越的一个目标而已。

    等到自己彻底战胜他之后,他也就和这世界上其他无聊闲人没什么两样,到时候自己连看都不会看他一眼。

    哼哼。

    这样想着,泡在温泉水里的徐应怜,心情便又好转起来。

    与她猜想的不同,秋长天此时正在外面应酬,和同样接下“猎杀妖兽”这个任务的昆仑弟子们见面。

    酒楼之中,参与者已经尽皆到齐,除秋长天之外三男两女,均作昆仑外门弟子打扮,互通姓名。

    “在下吕铮,见过各位昆仑同门。”其中一人率先行稽首礼,说道。

    “好说,在下刘道然。”

    “柳依依。”

    “文沁。”

    “胡浩之。”

    众人按顺序介绍完毕,目光便落在最后的秋长天身上。

    “秋长天。”他也笑着自报姓名。

    房间里安静片刻。

    接着,那名叫做吕铮的弟子,像是为了打破尴尬的气氛似的,便呵呵笑起来:

    “居然如此之巧,和本代首席师兄同名。”

    秋长天:………………

    等等,我怎么就变成同名人士了?

    不过他毕竟思维活络,很快便想到了其中原因。

    因为秋长天是掌教亲传弟子,地位尊贵,根本不需要外出历练!

    会站在这里的,哪个不是没有师父罩着、被迫独立自强的苦逼外门弟子?

    为了尽快增长修为,才不得不长期在执事堂接炼气阶任务,为的就是赚那几块灵石来补贴修炼。

    而在所有炼气阶任务里头,猎杀妖兽这种又是报酬最少、最辛苦的一类。

    要知道无论是探索古代遗迹,还是搜寻敌对修士,都有机会拿到额外的法宝、丹药甚至功法。

    猎杀妖兽能得到什么,毛皮?血肉?排泄物?

    这任务唯一的好处就是做得快,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冲量,靠积累任务拿到足够多的灵石……所以会接这任务的,全是急缺灵石的外门弟子。

    别说本代首席师兄了,哪怕是别的亲传、内门弟子,能从师父那里领到月钱的,谁看的上这点灵石啊!

    想到这里,秋长天也不好再强调说“我就是那位首席师兄”,只能嗯嗯应下。

    其他外门弟子还恍若不觉,只是互相闲聊熟络。

    “说到那昆仑首席秋长天,好像是个名不副实之辈。”先前自我介绍叫“刘道然”的弟子,便呵呵冷笑起来,“我听说他当初拜入昆仑门下,根本就没有走过登天路,直接就是掌门钦定!”

    “真的假的?”另一个叫“文沁”的女弟子,显然是未曾听说过此事,便愕然问道,“没走完登天路,门派怎么确认他的修道资质?凭什么直接就当本代首席?”

    “还能是什么原因?”刘道然撇了撇嘴,“估计肯定又是什么修仙家族出身,有关系的呗。”

    众人闻言俱是无语。修仙世家的大族子弟,每每占据昆仑太清宗内门、亲传弟子的多数份额,已经属于半公开的秘密了。甚至很多资质不好的人,因为族里长辈在昆仑当真人或长老,有时也能捞到一个名额,让同门弟子鄙视得很。

    “别管那首席师兄了,我们来看这次任务。”见大家神情沮丧黯然,吕铮连忙打起圆场,给众人介绍说道,“在老龙岭的灵石矿场里,最近有土蝼闯入其中,阻挠挖矿。”

    “此怪状似野羊,有四角,擅跑跳,食人,见血必凶。”

    “好在它不能驱使五灵术法,属于低阶妖兽,因此只要我们小心行事,以飞剑抢先击杀,倒也不难。”

    “从此地去老龙岭并不远,倘若一切顺利,猎杀回来最多不过两个时辰而已。”

    他将任务经卷给众人传阅一番,大家也没有什么意见。

    说到底,炼气阶的修士还未洗髓,虽说肉体孱弱与常人无异,但飞剑的攻击力却足够犀利。

    除非妖兽找着机会偷袭,否则都是被飞剑刺穿要害就死,而非玄幻文里写的“你一个火咒,我一个风刃”这种回合制对打。

    任务确认完毕,众人便打算动身出发,这时秋长天突然说道:

    “稍等,我还有一个师妹,待会儿要和我同去。大家可否等我将她带来?”

    “这不好吧。”吕铮为难说道,“这次任务的灵石本就不多,五个人分还算可以,若是六个人分便嫌太少了。”

    秋长天闻言无语。他之前看了任务报酬,也就一百二十块下品灵石,五个人分和六个人分,只是少了四块而已,这一点点能有什么区别?

    再看其他弟子,虽不说话,但表情也都是一个意思:不想要多加一个人分。

    于是秋长天又恍然大悟:四块下品灵石,对自己而言什么都不是,但对这些外门弟子来说,可是相当肉疼的一大笔钱!

    “这样如何?”他便改口笑道,“我和师妹两人一起出力,但还是只拿一人份的报酬。”

    “那自然好!”吕铮大喜过望,毕竟这就等于是白赚一个人手,“只是你师妹会愿意么?”

    “她无所谓的。”秋长天笑道,“她是修仙世家出身,不在乎这点灵石。”

    这凡尔赛般的话一出来,大家脸色顿时有些绷不住。吕铮正要继续问“那为什么要来做任务”,却被旁边的胡浩之粗暴打断了:

    “这位道友,既然要带师妹过来就快点,总不能让我们这么多人,等你们两个吧!”

    其他人都是二百八十代弟子,刚入门不久,而这位胡浩之却是第二百七十九代,拜入昆仑比大家都早了三十年。

    因此他拿出前辈的架子来打断,吕铮也不好再追问下去,只是面露怀疑之色。

    “嗯嗯,众位稍待片刻,我随后就来。”秋长天转身离去。

    等他走得没影了,刘道然才冷笑说道:“修仙世家的大小姐,怎么可能会出来干这种累活?这人怕是言不符实,大家待会儿小心些,不要让他浑水摸鱼。”

    “且不说这个。”一直没有开口的柳依依突然说道,“至少他长得还是挺帅的。”

    “你也觉得是么?”文沁也兴奋说道,“他很像出身大族的翩翩贵公子啊!”

    “长得好看能当灵石吗?”刘道然黑着脸道,“绣花枕头一包草,懂不懂?”

    “你个丑男懂个屁!”文沁早就看他不爽了,直接骂道,“嫉妒人家好看就憋着!别阴阳怪气惹人生厌!”

    “你!”刘道然气急败坏,正要反击,吕铮见状连忙过来劝架,“好了好了,大家都是昆仑同门,不要伤了和气。”

    好不容易平复怒气,刘道然便生起离开团队单干的念头来。

    毕竟和团队里的女修士撕破了脸皮,不还嘴就是憋屈挨骂,还嘴就是失了风度,还不如走人。

    但转念一想,要是自己这么灰溜溜地走了,指不定要被这些女修士在背后如何嚼舌根,讥笑诋毁。

    还不如等对方带那师妹回来,让大家看看是怎么样的“大小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