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作者:幽祝 | 科幻幻想

收藏

  “当年偏偏说好,我先间谍两近百年,结果近百年之后又近百年,近百年后又近百年,就快三近百年了啊,阿镜!”“你对我态度好点行不行啊?现在的全世界仅有我明白你的身份。等下我就去另寻宿主,你身份曝露被她们围杀,我也不需要烦了。”“你想我怎么样?整天再次提醒自己,我是拯救他们苍生主?连作梦的时候都说,‘我要拯救他们这个世界,我要再次间谍’,这样啊?!”昆仑镜不说话的了,半晌问着:“……最后的女娲石碎片,怎么样了?”“龙狐那边,占时没办法动。”“什么?”“占时没办法动!!”缄默良久。“……送她到北极,差不多就也可以拿下了。”“好啦,拿下这块女娲石碎片,你就先“请抓紧时间寻找补天石。”。

    从安师姐那里了解事情经过后,凌云破的心思也沉了下来。事情本身并不复杂:这个月,青螺峰应得的月钱,不知为何被政事堂从中品灵石换为了下品灵石。作为货币,两者基本等价。但作为聚...

    从安师姐那里了解事情经过后,凌云破的心思也沉了下来。

    事情本身并不复杂:这个月,青螺峰应得的月钱,不知为何被政事堂从中品灵石换为了下品灵石。

    作为货币,两者基本等价。

    但作为聚灵阵的施法材料,下品灵石远远比不过中品灵石。

    因此安知素便提剑前往政事堂,质问为何月钱会被如此变相克扣。

    结果就被政事堂的石师兄,以冒犯政事堂的名义挑战了。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蜀山上清派主张以剑交流,同阶之间可以互相挑战,切磋剑术。

    被挑战者,如果想要拒绝挑战,便需要向派内赔付灵石作为惩罚。

    作为同样的限制条件,被挑战者若在比斗里失手杀死了挑战者,无需受到任何惩罚。

    安知素对这次比斗没什么防备,因为她早已修行到化府阶大圆满,半只脚跨入金丹门槛的境界,同阶之间确实无人是她的对手。

    却不料比斗之中,对方使用了某种强行拔擢修为的秘法,从而短暂地拥有了“假丹”的实力,才将猝不及防的师姐打成重伤。

    “好个石子明!”凌云破勃然大怒,“居然如此算计师姐,我凌云破定然不与他干休!”

    【不屈人设,同步值+1。】

    “闭嘴阿镜!我刚才是认真的,可不是为了刷同步值!”凌云破在心里咬牙切齿。

    “别放在心上,师弟。”安知素摇了摇头,“石子明已经死了。”

    凌云破:………………

    合着人家“假丹”的修为,领先你一个大境界,也能被你鲨了?

    这还是事先不知晓的情况,若让师姐你提前有所准备,是不是这次比斗都要毫发无损了?

    离谱啊师姐!你这实力就离谱!

    “倒是便宜了那厮。”凌云破冷笑起来,“如若不然,我便要提三尺剑上门,让那石子明知道厉害!”

    “人家是化府阶,你是炼气阶,你怎么挑战他啊?”安知素笑着摇头。

    “那我就逮着他的师弟挑战!”凌云破愤愤不平地道,“他如何伤着师姐,我便如数奉还给他的师弟……不,是十倍奉还!”

    “说得好。”安知素赞许说道,“我辈剑仙,便要有这样的冲劲。快意恩仇,挡我路者遑论神魔,皆一剑斩之!”

    说着,她又幽幽叹了口气:

    “只是你也别太冲动了。毕竟这月钱问题,终究没法解决。”

    凌云破也哑然无语。

    比斗是一回事,这月钱又是另一回事。

    政事堂的主管长老是元婴境界,安师姐总不可能提着剑去威胁人家长老。

    此事哪怕最初只是石子明的擅作主张,在安师姐将石子明杀掉后,政事堂就更不可能变动月钱了。

    否则,外头便要以为是安知素将政事堂杀破了胆,硬生生逼着长老重新调整月钱,政事堂在蜀山还怎么混?

    主管的元婴长老不要脸面啦?

    想到这里,凌云破便也觉得无解。

    坏就坏在这便宜师傅苏渐闭关不出来了!

    蜀山不是没有规矩,但规矩终究不是法律,遇到诸多错漏之处,只能靠师长们进行协调。

    如今青螺峰没了师长,一旦遇到钻规矩空子的恶人,岂不就是任人揉捏的面团?

    也难怪安师姐每次比斗都要痛下辣手,若不能立威,这青螺峰怕是一天都守不住!

    “师弟放心。”安知素笑笑说道,“师父闭关之前,留了点财物在厢房里,我拿去外面坊市变卖掉,换成灵石,不会误了咱们的修行。”

    “师姐,这终究不是长远之计。”凌云破低声说道。

    “是的,我会想办法的。”安知素认真说道。

    ………………

    说到修行,凌云破其实并不缺灵石。

    因为昆仑那边的秋长天,作为紫薇掌教的亲传弟子,本代首席,每月拿到手的修行资源是非常富裕的。

    当然,秋长天从昆仑派领到的灵石,必须投入到金岭的聚灵阵里去,不能直接拿给凌云破,让安师姐安心。

    否则师弟师妹们一看,聚灵阵的灵石数目不对,那就要出问题了。

    “话说回来。”昆仑镜突然在脑海里说道,“你是喜欢这个安师姐?”

    “对呀。”凌云破坦然承认了,“我师姐人美气质甜,心思又善良,对我无微不至地照顾,我喜欢师姐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那徐应怜怎么办?”昆仑镜沉默半晌,再次问道。

    凌云破也沉默良久,才开口说道:

    “阿镜。”

    “怎么了?”

    “天空呢,其实是无色的,它并没有欺骗你,只是你自己的眼睛欺骗了自己。”

    “……什么意思?”

    “和徐应怜订下道侣婚约的,是昆仑太清宗的秋长天,跟我蜀山凌云破有什么关系?”

    昆仑镜:………………

    它有种想要当场开裂的冲动。

    凌云破面色不变,继续说道:

    “这个世界并没有真实,也没有谎言,只有俨然存在的事实。”

    “可是,这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只会将对自己有利的‘事实’,误认为真实而活。”

    “因为不这么做,也没有其他生存的理由了。”

    “但实际上,对于占据了大半个世界的芸芸众生而言。”

    “无法用来肯定自己的‘事实’,才是所有的真实。”

    “我,既不是秋长天,也不是凌云破。”

    “我是救世之主,是要集齐所有补天石碎片,将终将到来的末法时代彻底灭杀的天命之人。”

    “在如此沉重的压力之下,我必须不择手段,去追求处于更高处的存在。”

    “众采诸门之长,精通诸家万法,将所有人都甩在身后。”

    “直到,彻底立于这九天之上!”

    昆仑镜被他说得无言以对。

    好吧,反正修真者基本都是这样,追求伟力存于自身嘛,也能理解。

    “那你现在要回昆仑去么?”

    “嗯,读档吧。”凌云破点头说道。

    【距离世界毁灭倒计时:一千年。】

    【请抓紧时间寻找补天石。】

    昆仑镜机械念道:

    【点位一:昆仑太清宗,金岭洞府。】

    【人物身份:秋长天。】

    【镜花水月模板覆盖,正在时空穿梭中。】

    自家洞府的石床上,秋长天猛地睁开眼睛。

    此时外面仍是夜晚,时间保持在秋长天学完道藏,和徐应怜一起从玉虚宫归来之后。

    秋长天步出洞府,看着漫天银河,灿烂星斗,不由得叹了口气。

    修行之道,财侣法地,没财是万万不行的。

    ……还是想办法,给凌云破弄点钱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