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作者:幽祝 | 科幻幻想

收藏

  “当年偏偏说好,我先间谍两近百年,结果近百年之后又近百年,近百年后又近百年,就快三近百年了啊,阿镜!”“你对我态度好点行不行啊?现在的全世界仅有我明白你的身份。等下我就去另寻宿主,你身份曝露被她们围杀,我也不需要烦了。”“你想我怎么样?整天再次提醒自己,我是拯救他们苍生主?连作梦的时候都说,‘我要拯救他们这个世界,我要再次间谍’,这样啊?!”昆仑镜不说话的了,半晌问着:“……最后的女娲石碎片,怎么样了?”“龙狐那边,占时没办法动。”“什么?”“占时没办法动!!”缄默良久。“……送她到北极,差不多就也可以拿下了。”“好啦,拿下这块女娲石碎片,你就先“请抓紧时间寻找补天石。”。

    第二日。秋长天再次带着徐师妹,两人剑光坏绕天柱而飞,说说笑笑,悠闲惬意不己。自回下方昆仑登天路上的关斩,在山路上飞奔一日一夜,气力了疲倦不堪入目。劈山之日,登山之后,昆仑给每人都发了登山令牌,带有辟谷效果。却,即使是不需要吃吃喝喝排泻,在漫长的旅程的登山过程秋长天继续带着徐师妹,两人剑光环绕天柱而飞,说说笑笑,惬意不已。。...

    次日。

    秋长天继续带着徐师妹,两人剑光环绕天柱而飞,说说笑笑,惬意不已。

    且说下方昆仑登天路上的关斩,在山路上狂奔一日一夜,气力已经疲惫不堪。

    开山之日,登山之前,昆仑给每人都发了登山令牌,自带辟谷效果。

    然而,即便是不用吃喝排泄,在漫长的登山过程中,终究难免体力上的煎熬,以及心智上的折磨。

    待得九万阶出头,却看见后面的颜之推。不紧不慢地追赶上来。

    关斩心中大骇,硬是再次发力提速上去。

    这样跑跑停停,终究是比常速行走还要吃力。

    待到十万阶的最后十几阶,关斩终于气力不支,一不小心摔倒在石阶上,还在硬生生地向上爬去。

    后面颜之推看在眼里,却也没有趁机追赶。

    他虽然面无疲色,但毕竟是肉体凡胎,此时早已四肢摆动犹如灌铅了。

    只是从小家教讲求君子礼仪,再累也不能失态,因此才强行绷住脸色。

    待到最后,关斩终于爬到终点,仅仅比颜之推领先了三阶。

    他俯趴在地上,胸口微微起伏,竟是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颜之推淡定抬脚,越过他的身子,在旁边的岩石上坐下歇息。

    少顷,便有一道赤色剑光飞来。

    徐应怜按落剑光,瞄了趴在地上的关斩一眼,又看向坐在石头上的颜之推,冷冷说道:

    “两位已走完登天之路,可以在此稍歇。待会有接引弟子过来,引两位去参加入门大典。”

    关斩抬起头来,虚弱说道:

    “你们去吧,我还得歇一会。”

    “你不可不去。”徐应怜皱眉说道,“入门大典之后,便是收徒大会。”

    “你们需要按照走完登山之路的顺序,去挑选愿意收徒的昆仑长老拜师。”

    关斩摇了摇头,说道:

    “我是本次第一,按门规应为本代首席弟子,掌门亲传,还挑选什么?”

    徐应怜冷笑起来:

    “第二百八十代首席弟子,乃是秋长天秋师兄,与你们并无干系。”

    “什么!”那关斩失声叫道,连声音也变得尖锐起来,“可我……我明明是本次第一!那秋长天是谁!”

    “师兄早在非开山日,便徒步走完了登天路,因此由掌门钦定为本代首席弟子。”徐应怜冷冷说道,“你若是不服,也可以在非开山之日,登一回山罢。”

    关斩无能狂怒地趴在地上,嘴里不知在骂些什么。

    反倒是颜之推若有所思,开口问道:

    “这位师姐,我记得昆仑登天之路在非开山之日,从第八万五千阶开始往上,便有天外灾风吹袭,其色如无,其味如臭,其利如刃,其锐如锥,甚至还有魔头蚀魂之音掺杂。”

    “那位秋师兄,当时只是凡人肉身吧?即便有登山令牌在身,亦不懂驱使之法。稍有入魔欲念,那灾风便要透入天门,串入骨节,直至涌泉,使全身上下化为羽丝,就此随风而逝了。”

    “你说的不错。”徐应怜目光转动过来,漠然颔首,“不过,秋师兄拥有‘道心通明’的绝世天赋,能在非开山日走完登天之路,有什么好奇怪的?”

    “道心通明?”关斩闻言立刻呆滞,颜之推也倒吸一口冷气,显然晓得这四个字的分量所在。

    那可是绝世的修道天赋!古籍记载,万年都难出一例!

    见两人同时讷讷不能语,徐应怜的心里,没来由地生起一股暗爽。

    昔日被师兄用绝世天赋肆意欺压,她心里有多么憋屈,此时借着师兄名头震慑这些新人,她的心里就有多么痛快。

    很快,登天之路便再次关闭。

    没能在结束前抵达天柱顶峰的,便被护山阵法送出昆仑。

    至此,顺利走完登天之路的,共三百二十三人,其中一百零七人成为内门弟子,二百一十六人成为外门弟子。

    紫薇掌教的七个弟子名额,除去秋长天和徐应怜以外,正好被本次成功登山的前五名弟子选中占据,可见《九天清微入境真言》的吸引力是多么巨大。

    秋长天这边也参与了收徒大会,只见本次选择拜师昆仑掌教的五名弟子,分别是:

    陇右关家,关斩。

    白鹿洞书院,颜之推。

    广陵陈家,陈震。

    南阳钟家,钟天槐。

    青州简家,简青楠。

    其中,陇右关家世代剑仙;白鹿洞书院乃是儒教圣地。

    广陵陈家和南阳钟家,在当地都拥有一个小型修行门派,弟子众多。

    青州简家,术算世家,当代家主简不言,乃是不世出的卜算大师。

    由此看来,这五名师弟师妹,居然全都是仙二代……

    秋长天叹了口气,心里暗自盘算起来。

    内门弟子被修仙世家占据的现象,最早还要追溯到阐截之争的源头。

    上古阐教,讲究“因材施教”。

    所谓“阐”,也就是根据资质进行阐明、启发的意思。

    由此带来的结果,便是阐教门派收徒,过分看重修道资质,没有资质就修不得仙。

    如今阐教已经三分,仍然维持着这样的门派习俗:

    昆仑太清宗考察心性,蜀山上清派注重根骨,蓬莱玉清观只看悟性。

    至于修道资质,一无所有的平民子弟,如何比得上那些从小喂食天材地宝,又有名师指点培养的修仙世家子弟?

    结果就是上升通道完全被世家子弟把持。

    而上古截教,强调“有教无类”,无论资质优劣都可修仙,算是给平民子弟带来了希望。

    结果却是门下弟子良莠不齐,甚至为了绕过资质不足,发明了各种各样的旁门左道,例如献祭流,血食流,采补流等等,导致名声败坏得一塌糊涂。

    历史背景暂且不提,如今又多了四位师弟,一位师妹,而且还全是仙二代,估计都是心气甚高之辈。

    得想个法子好好装逼立威……不对,是好好地教育他们,将他们培养成徐师妹这样乖巧懂事的后辈。

    想到这里,秋长天便忍不住偏头,看向身旁的徐应怜。

    徐师妹真是可爱。不行,再撩一下!

    “看我干嘛?”徐应怜莫名其妙,“你现在是本代弟子首席,言行举止要有威仪,目光别瞟来瞟去。”

    “师妹甘心认我这个首席身份了?”秋长天诧异问道。

    “不甘心!”徐应怜怒道,“早晚有一天我要击败你,夺了这首席弟子之位!你且等着!”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