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作者:幽祝 | 科幻幻想

收藏

  “当年偏偏说好,我先间谍两近百年,结果近百年之后又近百年,近百年后又近百年,就快三近百年了啊,阿镜!”“你对我态度好点行不行啊?现在的全世界仅有我明白你的身份。等下我就去另寻宿主,你身份曝露被她们围杀,我也不需要烦了。”“你想我怎么样?整天再次提醒自己,我是拯救他们苍生主?连作梦的时候都说,‘我要拯救他们这个世界,我要再次间谍’,这样啊?!”昆仑镜不说话的了,半晌问着:“……最后的女娲石碎片,怎么样了?”“龙狐那边,占时没办法动。”“什么?”“占时没办法动!!”缄默良久。“……送她到北极,差不多就也可以拿下了。”“好啦,拿下这块女娲石碎片,你就先“请抓紧时间寻找补天石。”。

    每三十年一次的昆仑开山日,终于到了。所谓三十,即半个甲子是也。昆仑太清宗,立派承气数为“海中金”,因此通常在甲子年或乙丑年正式开山,在甲午年或乙未年再补一次,也就是一甲子两...

    每三十年一次的昆仑开山日,终于到了。

    所谓三十,即半个甲子是也。

    昆仑太清宗,立派承气数为“海中金”,因此通常在甲子年或乙丑年正式开山,在甲午年或乙未年再补一次,也就是一甲子两次。

    这玩意细说下去篇幅太大,因此暂且不提。

    但对于平均寿命不过五十的古人而言,意味着大多数人的一生里,只有一两次拜入昆仑的机会。

    当然,若是天赋强如秋长天这般,能在非开山之日走完昆仑登天路的,那什么时候拜入太清宗都没问题。

    秋长天和徐应怜御剑而下,绕着昆仑天柱盘旋。

    只见昆仑登天路的山阶,围绕昆仑天柱而上,一圈一圈又一圈,无数凡人如蝼蚁般攀附其上,艰难地向上登去。

    “听说师兄当初,是在非开山之日登的山?”徐应怜用眼光斜他,神色清冷。

    “不错。”秋长天点了点头。

    “可否和师妹说一说,这登天之路,有何玄奇之处?”徐应怜指着下方说道。

    徐应怜由于身具“七窍玲珑心”的修道天赋,因此被天南徐家悉心培养,然后由筑基期大师兄徐长卿亲自带入昆仑拜师,压根就没有走过登天路。

    放在后世,打个比方,那就是大学免试保送生,问你“高考是什么感觉”,本质上还是一种炫耀。

    秋长天恍若未觉,只是笑着回答说道:

    “这昆仑登天路,天阶十万,并非虚指,而是实实在在的十万个台阶。”

    “凡人若能在一日一夜之内,走完这登天之路,就能获准加入昆仑太清宗。”

    “根据走完登天之路的先后名次,可以分出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内门弟子可以参加收徒大会,进行拜师,外门便只能自学炼气术。”

    “另外,若是想要修行本门至高的《九天清微入境真言》,就必须拜入紫薇掌教门下。”

    “咱们师父每代弟子只收七人,且只有首席是亲传弟子,能够入玉虚宫讲经室听经,其余弟子就只能跟着首席学习。”

    “咦?”徐应怜打断他道,“既然本代弟子首席,已经提前内定了是师兄,那为何我也能去讲经室听经?”

    “因为师妹的七窍玲珑心,乃是世间数一数二的修道天赋。”秋长天笑着说道,“天才总是能让人打破惯例的。”

    天才总是能让人打破惯例的……徐应怜仔细咀嚼着这番话,忽然见师兄按落剑光降下,便赶紧跟上。

    只见下方山路,有一凡人少年坐于阶上,双手护脸不发一言。

    其同伴正在拉扯他的衣袖,苦心劝道:

    “不要歇了,和我走吧。”

    那少年只是摇头,竟是不肯起来:

    “山路无尽,实在累人。容我再歇息片刻。”

    两人剑光盘旋而下,秋长天冷冷说道:

    “他为天外魔头所惑,已生了惫懒颓废之心。你自且去,不要管他。”

    少年听了脸色数变,但终究是意志不坚,实在不想再走,便低下头去没有多说。

    他的同伴咬了咬牙,只得抛下他继续前行。

    秋长天再次抬起剑光,和徐应怜说道:

    “要走这登天之路,实属不易。越至山顶,越近天穹,凡人肉胎无仙法护持,稍有厌倦停步之念,便会受到天外魔头放大。求道之心不坚定者,一旦停下休息便难以再起。”

    “天外魔头?”徐应怜不可思议地问道,“在咱们昆仑太清宗境内,竟还会受到天外魔头的影响?”

    “修道自有三灾九劫,在哪里都躲不过。”秋长天摇头说道,“要以凡人之躯,成就登仙之路,非得有大毅力大宏愿不可。”

    两人剑光继续扶摇直上,眼见得山路越高,行者越少而停者越多。

    果真如秋长天所言,在这登天路上,你只要停步歇下,便是放下了修道执念。

    要想起来再走,简直千难万难。

    见徐应怜有些跃跃欲试,似乎是想降落下去,和这些求仙者在登天路上比试一番,秋长天便笑着说道:

    “师妹的七窍玲珑心,对天外魔头有很强的抗性。便是偶被魔法迷惑,也能迅速看穿,所以师父才允许你免试入门,概因为这昆仑登天路,对你而言实在没什么难度。”

    “原来如此。”听师兄这么说,徐应怜也就放下好胜心,叹气说道,“那师兄的‘道心通明’,又如何呢?”

    秋长天笑而不语。

    你的七窍玲珑心,只是对心魔入侵有抗性。

    我的道心通明,却是直接免疫心魔入侵。

    孰优孰劣,还用多说么?

    不过这话要是说出来,虽然能大幅提升同步值,但傲娇师妹铁定要和他翻脸。

    因此秋长天只是转移话题,指着下方说道:

    “说起这个,今年登山的弟子里,也有几个天赋异禀的。”

    “目前走在首位的那人,唤作关斩,据说出自陇右关家。”

    “陇右关家?”徐应怜皱眉说道,“他家不是世代剑仙,皆出自蜀山上清派门下么?这次怎么派了个少年改投昆仑来了?”

    “这事我也不知。”秋长天摇了摇头,“不过,这关斩根骨极强,开山后便一路猛走,将其他人都甩在身后。如今步伐放慢,想来是撑不住了,但第一的位置暂时还是难以撼动的。

    “放在往常,本代弟子首席便是他了。”徐应怜冷笑说道,语气微嘲,“可惜这次遇到了师兄。”

    “仅仅是遇到了我么?”秋长天哑然失笑,“师妹别忘了,按入门顺序,你也排在他的前面。假如他选择拜掌教为师,最多也只能排第三。”

    “嗯。”徐应怜点了点头,想到有师弟位居自己之下,心情稍微好转起来。

    “走在第二的那人,乃是江州白鹿洞书院的颜之推。”秋长天指向后方一人,继续和师妹说道,“上古三大教派,乃是阐教、截教和人教。其中人教流传至今,便是儒家继承了其中衣钵。”

    “这颜之推出身青州琅琊颜家,家里世代书香门第。结果这代传人,不去考科举做官,却千里迢迢跑到昆仑来拜师,也是奇异。”

    徐应怜沉吟片刻,说道:

    “师兄是想说明什么?昆仑气运大盛,引世家子弟纷纷来投?”

    “不是。”看着如此可爱的师妹,秋长天便忍不住撩她一下,“本代弟子人才辈出,师妹可千万要勤奋修行,不要被师弟师妹们超过了。”

    “这绝无可能!”徐应怜立刻大怒,咬牙切齿说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