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作者:幽祝 | 科幻幻想

收藏

  “当年偏偏说好,我先间谍两近百年,结果近百年之后又近百年,近百年后又近百年,就快三近百年了啊,阿镜!”“你对我态度好点行不行啊?现在的全世界仅有我明白你的身份。等下我就去另寻宿主,你身份曝露被她们围杀,我也不需要烦了。”“你想我怎么样?整天再次提醒自己,我是拯救他们苍生主?连作梦的时候都说,‘我要拯救他们这个世界,我要再次间谍’,这样啊?!”昆仑镜不说话的了,半晌问着:“……最后的女娲石碎片,怎么样了?”“龙狐那边,占时没办法动。”“什么?”“占时没办法动!!”缄默良久。“……送她到北极,差不多就也可以拿下了。”“好啦,拿下这块女娲石碎片,你就先“请抓紧时间寻找补天石。”。

    徐应怜的那个火啊,直接顺着血液噌地窜上脑门了。“师兄有何指教啊?”她基本上是从牙缝里,一字一句地挤出来声音来。秋长天却也没提问她,而已听到昆仑镜说了句:【无人能敌人设,同步值 1。】心下肯定,他才缓缓地肃容地说:“再过几日,就是昆仑太清宗劈山之日。”“师兄有何赐教啊?”她几乎是从牙缝里,一字一句地挤出声音来。。...

    徐应怜的那个火啊,直接顺着血液噌地窜上脑门了。

    “师兄有何赐教啊?”她几乎是从牙缝里,一字一句地挤出声音来。

    秋长天却没有回答她,只是听见昆仑镜说了句:

    【无敌人设,同步值+1。】

    心下一定,他才缓缓正色说道:

    “再过几日,便是昆仑太清宗开山之日。”

    “届时能走完登天之路的求仙者,便将成为昆仑的第二百八十代弟子。”

    “你我因为修道天赋的原因,提早被昆仑收入门墙。”

    “若不能力压其他弟子,以后要如何服众?”

    徐应怜睁大眼睛,语气不善说道:

    “你是觉得,我没法力压其他师弟师妹,当好这个二师姐?”

    “我并未如此说。”秋长天重新露出微笑,“只是观你剑术,破绽甚多,一时间也稍有忧心而已。”

    “破绽?”徐应怜瞳孔收缩,寒声问道,“我习练的是正统昆仑御剑术,能有什么破绽?”

    “便是全都习练昆仑正统剑术,因个人感悟不同,也会有高下之分。”秋长天笑着说道,“你且使‘苍松迎客’来看。”

    徐应怜不答,只是掐了剑诀,那羽嘉剑便倏忽而起,拉出一个凌厉的弧线,直接攻向秋长天。

    如今的三大正教,昆仑、蜀山、蓬莱,在万年以前都源出上古阐教,因此各自的御剑术总纲,也是继承至上古阐教基础剑术。

    昆仑御剑术总纲里的起手式,同样是“苍松迎客”,且和蜀山御剑书总纲里别无二致。

    只是凌云破跟安师姐习练蜀山七杀剑术多日,从高屋建瓴的角度,再去看阐教基础剑术,便能看出其中为了让初学者尽快适应,从而进行了大量的删减简化。

    就好比武侠里的少林长拳,用来打基础是够的,实战可就不咋地了。

    徐应怜用标准的苍松迎客进攻,秋长天只是一眼,便看出其中的五六处破绽。

    玉烟剑电射而出,后发先至。徐应怜想要操纵羽嘉剑格挡,然而师兄的飞剑角度之刁钻,完全超乎了她的预计,羽嘉直接被玉烟击飞了。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秋长天拉回玉烟,然后模仿刚才的徐应怜走了一遍剑招,并指出其中几处剑术破绽,让徐应怜听得愣神。

    我之前怎么没有发现?

    唔,师兄说的,确实也没错……

    “可这是昆仑御剑术总纲啊。”待他详细说完,徐应怜才皱眉道,“照你说来,难不成这总纲剑术在当初设计之时,就已经有了如此多的漏洞和缺陷?这么多年下来,就没有人改进过吗?”

    “改进当然是有的。”秋长天微微笑道,“比如我说的第一处破绽,倘若被敌人窥中针对,这里你只需要做一个小小的变化……”

    他将破解和反破解的剑招都使了一遍,再看徐应怜,这师妹已经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所以,尽信书,不如无书。”秋长天最后总结说道,“御剑术总纲虽然这么写,但你若是照本宣科,反而便落了下乘,还是要有自己的理解和变化才行。”

    “原来如此,受教了。”徐应怜回过神来,便心悦诚服地向他致谢。

    不同于安知素的柔中带刚,徐应怜却是外刚内柔。

    平时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模样,但毕竟出身修仙世族天南徐家,言行举止之间,仍有自小培养出来的古典仕女的柔美和韵味。

    此时的她只是微微欠身致谢,道袍弯曲时露出的优美曲线,以及衣襟里的白皙脖颈,都让秋长天稍微有些心动。

    “不客气。”秋长天按下心中的旖旎情绪,转身背手,淡淡说道,“我是你师兄,自然要提携你的修行,免得让人家笑话。”

    【无敌人设,同步值+1。】

    咦?秋长天若有所思。

    原来装逼还有这种方式,好为人师,居然也能加同步率。

    徐应怜还没说话,只听见秋长天再次疾声说道:

    “你还有什么问题,且一一赶快问来!”

    “你是我秋长天的师妹,我不允许你在其他弟子面前丢脸!”

    徐应怜:………………

    她眼里怒火喷发,嘴上却冷笑道:

    “师兄好大的口气,真的任何问题都能回答?”

    “那是自然。”秋长天淡淡说道,“不然如何配当你的师兄?”

    徐应怜:!

    听到这句话,她的斗志一下子燃了起来。

    也就是说,如果提了一个剑道问题,秋长天回答不上来了,那么就证明他不配当我的师兄了?

    就证明他输了!

    哼哼哼,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师兄这次定要输给我了……

    “好。”徐应怜垂下目光,不让师兄发现自己眼中战意,“那师妹确实有几个问题,要好好向师兄请教一番……”

    她这边平日修炼御剑术,早就积累了许多问题,此时便一股脑儿问了出来。

    这里便不得不提,蜀山御剑术的记载,比昆仑御剑术要详细太多。

    概因为后者的总纲里,有很多模棱两可的描写,让修行者哪怕通读好几遍,都不知道写的是什么。

    徐应怜的问题,多是昆仑御剑术里语焉不详之处,却在蜀山御剑术里都有解答。

    于是秋长天便不假思索地答道:“这有何难?”

    他将徐应怜的问题,拆分成几个关键作答,一二三四五,全部深入浅出,答得无比完美。

    徐应怜听得有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昔日困扰修行的心头种种,此时都迎刃而解。

    然而她并不快乐。

    “剑术先不提,关于《九天清微入境真言》,我还有一些问题要请教师兄……”

    徐应怜强作镇定,继续为难师兄,这边昆仑镜已经在脑海里念了:

    【无敌人设,同步值+1。】

    “这有何难?”秋长天心里暗叫好耶,嘴上再次说道,“你且听我细说……”

    他每说一分,徐应怜的脸色便白上一分,说到后面,她已经脸色白如金纸,身形也摇摇欲坠起来。

    难道我和师兄的对炼气术的理解,真的差了那么多?

    不可能!

    这不可能!!

    这绝不可能!!!

    “关……关于炼气术第一层的衍生道法,普世清音小光明术,师妹还有几个问题要问……”

    徐应怜心神大乱,情绪起伏不定,语气里甚至带了一丝她自己也未察觉的哀求之意:

    “……若师兄答不出来,也无妨………我自会去请教其它前辈……”

    “请教什么前辈?”秋长天不耐烦道,“此问题再简单不过,我告诉你……”

    他这边详细说完,徐应怜终于崩溃,转身就走,嘴里说道:

    “师兄说得甚好,师妹还有事,就不叨扰师兄了。”

    她强忍泪水,踏上羽嘉剑,倏忽便飞走不见。

    【无敌人设,同步值+1。】

    秋长天目送徐应怜远去,忍不住便露出微笑来。

    这师妹,还真是可爱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