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作者:幽祝 | 科幻幻想

收藏

  “当年偏偏说好,我先间谍两近百年,结果近百年之后又近百年,近百年后又近百年,就快三近百年了啊,阿镜!”“你对我态度好点行不行啊?现在的全世界仅有我明白你的身份。等下我就去另寻宿主,你身份曝露被她们围杀,我也不需要烦了。”“你想我怎么样?整天再次提醒自己,我是拯救他们苍生主?连作梦的时候都说,‘我要拯救他们这个世界,我要再次间谍’,这样啊?!”昆仑镜不说话的了,半晌问着:“……最后的女娲石碎片,怎么样了?”“龙狐那边,占时没办法动。”“什么?”“占时没办法动!!”缄默良久。“……送她到北极,差不多就也可以拿下了。”“好啦,拿下这块女娲石碎片,你就先“请抓紧时间寻找补天石。”。

    左右过了五日左右。昆仑那边,和徐应怜结为夫妇道侣的事,好像至此定了。师妹本人也也没再则表示赞成,而已在仙府门口刻苦练习昆仑御剑术,日夜不息。卯着劲要在剑术上击败师兄呢!毕竟,道侣什么的,终究而已一个身份关系。真正的关乎要紧的,是结为夫妇道侣后,就也可以名正言昆仑那边,和徐应怜结为道侣的事,似乎就此定下。。...

    大约过了十日左右。

    昆仑那边,和徐应怜结为道侣的事,似乎就此定下。

    师妹本人也没有再表示反对,只是在洞府门口苦练昆仑御剑术,昼夜不休。

    卯着劲要在剑术上战胜师兄呢!

    当然,道侣什么的,终归只是一个身份关系。

    真正事关紧要的,是结为道侣后,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提出双修……

    这事暂且不提,因为涉及徐应怜的执念甚至心魔,所以还得等紫薇掌教后续安排。

    这几日,秋长天只是从容运转周天炼气,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没有师妹打扰的宝贵时光。

    每隔一段时间,便又利用昆仑镜的时空穿梭,回到上一次存档时间点的蜀山,继续以凌云破的身份耐心潜伏,假装修炼。

    只可惜,由于多日没有装逼,秋长天无敌人设的同步值开始缓缓下降了。

    这天上午,凌云破终于“艰难”闯过三关,向安师姐报告了这一喜讯。

    “太好了,师弟!”安知素欣喜说道,“据我所知,蜀山这边闯三关最快的,差不多也用了七日。”

    “你能在十日内进入炼气阶,便证明你的修道资质也是一等一的。可惜师父闭关不在,否则定要让他也知晓这等喜讯……”

    “师姐。”见她又要黯然落泪,凌云破连忙转移话题,好奇问道,“蜀山竟有人七日便开辟了气海,比我还要厉害?谁呀?”

    “是我。”安知素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快三日、慢三日也没什么关系。我们蜀山剑仙并不苛求炼气速度,最关键的还是看家本领御剑术。”

    “原来如此。”凌云破假装不甘,“看来我这十日破三关,也算不上什么出色的资质……”

    “不对!”见师弟流露出失望的意思,安知素连忙改口,“破三关的时间,还是能反映资质优劣的!”

    “只不过,七日与十日,差别没有那么大而已……”

    她支支吾吾地说着,突然又转移话题道:

    “对了!既然你已经掌握了御剑术,师姐带你去剑池取剑吧!”

    说着,安知素便笑盈盈地唤出自家飞剑,载着凌云破就直接升空飞起。

    “师姐,你这飞剑是……”凌云破装作没见过飞剑的样子,好奇问道。

    “这是我的本命剑器,十阶水系,名唤‘霜降’。”安知素解释说道。

    凌云破唔了一声,又问道:

    “何为十阶?何为水系?”

    “正要和师弟分说清楚。”安知素展颜笑道。

    “飞剑根据炼制材料、环境、时间,甚至是炼制人和封印道法的不同,可以按五行分为金、木、水、火、土五系。”

    “同样,根据炼制材料和炼剑者功力的不同,按照天干铸剑法,品阶从低到高乃是癸、壬、辛、庚、己、戊、丁、丙、乙、甲。不过我们一般用十数代称,即一至十阶。”

    “其中一至九阶,分别对应筑基、金丹、元婴里的九个境界。飞剑等阶高于剑仙,还能通过封印来解决。若是等阶低于剑仙,便好比武将的兵器不够趁手,会导致剑仙发挥不出全部实力。”

    “而顶层的十阶飞剑,则是‘连仙人也能发挥威能的飞剑’,所以又有个‘仙剑’的雅号。”

    “原来如此。”凌云破虽然早已知悉,但还是笑着问道,“却不知我能否有幸,领到一柄仙剑来用?”

    “剑池里的飞剑,十阶仙剑是非常稀少的。”安知素犹豫片刻,又安慰他道,“不过师弟不用太介怀。”

    “我蜀山御剑心法,最精妙之处便在于‘以身养剑’。”

    “只要飞剑本身等阶不要太差,你将其炼为本命剑器后,它便能随着你的修为增加而得到洗炼,甚至有一定几率提升位阶。”

    凌云破点了点头,心中却想:

    与其我领一把九阶的,然后以身养剑养到十阶,为什么不直接去领十阶的?

    万一养成十一阶呢?

    当然,听师姐的言外之意,那剑池里的飞剑,倒也不是想领哪把,就领哪把的。

    说不定还要通过什么考验呢。

    安知素驾驭飞剑,带着凌云破抵达剑峰上空。

    剑池,乃是一潭碧绿色的池水。

    据说湖里每一滴水,其实都是一柄飞剑所化。

    蜀山剑仙好勇斗狠,嗜剑如命,在外界更是如此。

    每每与其他修行者比斗,取胜后动辄便要夺人飞剑,回来后丢入池中。

    久而久之,便造就了这么一个剑池。

    无数飞剑在其中互相磨砺厮杀,外面看去便是一池春水荡漾,涟漪自生,无风自动,堪称绝景。

    至于缺剑的蜀山弟子,只需站在剑池附近,运转蜀山御剑术心法,便能从中唤出愿意应召的飞剑来。

    至于飞剑是好是坏,就不能强求了。

    带着凌云破按落剑光,踏足地面,安知素便给师弟讲解历史,将这剑池的来历娓娓道来。

    凌云破听得啧啧称奇,抚掌叫绝。

    两人刚走上前去,便有看守剑池的蜀山弟子过来核验身份:

    “且慢,你们是……”

    等那女弟子看清安知素的相貌后,立刻失声道:

    “你是!割草剑仙……”

    话音未落,旁边的男弟子将她一把拖到身后,又严厉瞪她一眼以示噤声,才回过身来硬着头皮道:

    “安师姐,可是要来取剑的?”

    “来剑池,不为取剑,还能作甚?”安知素柔柔笑道,“难不成是找你们比剑的?”

    那男弟子听了立刻大惧,急声说道:

    “我前日练剑失误,伤了筋脉,却是不能比剑了!安师姐休要找我,那名号也并非是我峰所创,而是其他峰传过来的!冤有头债有主,安师姐可千万不要认错!”

    “瞧这位师弟说的。”安知素哑然失笑,“你是洗髓阶弟子,我却是化府阶,修为高过你一个境界,哪里还能找你比剑,岂不是以大欺小,违反门规?”

    “是是是,安师姐可是要取剑?这边请,这边请。”那男弟子如蒙大赦,连忙躬身放行。

    安知素从容向前走去,凌云破跟在她的身后,只见那男弟子不住擦汗,女弟子躲在他的身后,神情惊疑畏惧。

    等将这两人甩在身后,凌云破才上前几步,笑道:

    “师姐的名气,我算是见到了。”

    “哪里有什么名气?”安知素白了他一眼,无奈说道,“只是当年师父仓促闭关,蜀山诸峰便针对我青螺峰,隔三差五便派遣弟子来我峰挑衅,要求比剑。”

    “比得多了,大家就互相认识了,算不上什么名气。”

    “原来如此,这就是所谓的‘不打不相识’吧。”凌云破点了点头,“只是刚才那位师姐说的‘割草剑仙’,不知指的又是何人?”

    安知素闻言大窘,半晌才闷声说道:

    “谁人起的这烂绰号?”

    “师父闭关之后,登门讨教剑术之人实在太多,不堪其扰。我为了立威,才不得不狠下心来,出手重了些……怎么就变成割草了?”

    凌云破作恍然大悟状,又冷笑说道:

    “我明白了。想来是那些比剑者不甘落败,才造谣污蔑师姐的吧。”

    “光听‘割草剑仙’这名号,我还以为师姐曾经杀人如麻呢。这造谣者,败坏师姐清誉,实在可恨!”

    “哪里有杀人如麻?”安知素将银牙一咬,恼羞说道,“我何时滥杀过了?”

    “上门比剑之人,若是客客气气的,我也就点到为止。”

    “若是口出狂言,亦或是表露恶意,我一般也就劈断他们的本命剑器,叫他们损伤修为,吃个教训而已。”

    “偶尔收不住手,将人穿胸破肚……事后我也尽量抢救了!”

    “师姐这做的妥当。”凌云破点头说道,“那些上门恶意挑衅之人,便是死了也活该!嗯……所以死了多少?”

    “大概……二十次里面,也就失手一两次吧。”安知素心虚起来。

    凌云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