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泰格这一次和姜述前去十二区的名义是警署间的区际提供援助,除了他们两个以外,除了四五个资深警员组在赶回来的路上。十二区的遗留问题有很多,机械门徒是其中最为老大难的一个。警署的警力非常有限,在确保基础治安需求的前提下,要想彻底除掉机械门徒,从隔壁第七区十三区的遗留问题有很多,机械门徒就是其中尤为老大难的一个。。...

    沃夫这次和姜述前来十三区的名义是警署间的区际援助,除了他们两个以外,还有三四个资深警员组在赶过来的路上。

    十三区的遗留问题有很多,机械门徒就是其中尤为老大难的一个。

    警署的警力有限,在保证基础治安需求的前提下,要想彻底铲除机械门徒,从隔壁第七区警署搬救兵是免不了的事情。

    当然,警力并不是用来和机械门徒正面冲突的,主要还是负责侦查案件,找出机械门徒的各个据点,然后派遣暴恐机动队开展围剿行动。

    因此沃夫和姜述等场外援助的任务,说重也不重。

    “这里是机械门徒的绝大部分档案资料。”沃夫两人上了加里的车,加里将一份放在车座底下的纸质档案袋拿出来,递给后座的沃夫和姜述,“绝密档案,不要外传。”

    姜述从车内后视镜里看加里,两人的目光在镜子里相撞。

    “怎么?”加里有些奇怪。

    “没怎么。”姜述笑一下,开始翻看沃夫递过来一撂资料。

    看起来,加里已经承认自己是警署的一员,默认自己有权翻阅这个机密档案。

    他看向文档的第一页,脸上表情一下子僵硬住。

    机械门徒,由“鸦”创立,机械狂热分子,奉行极端主义,策划多起示威性恐怖事件,负面影响极大。

    鸦,年龄不详,角色卡职业为流浪者,未发现体内含有任何机械元件,具有高智商反社会人格,受到“创立非法组织”“策划恐怖行动”等多项控告,于五年前被捕入狱,判处终身监禁。

    第一页中央,是一张鸦的入狱照,他穿着囚服,站在背景板前,对着镜头挤眉弄眼,看起来极为欢乐,没有一点愁容。

    鸦看起来很年轻,高鼻梁,眼眶深陷,五官立体,典型的西方人面孔。

    和姜述那个梦里的模样一般无二。

    他突然明白了,正是因为想明白了而出了一身冷汗。

    鸦一直都知道他会出现在这个世界,所以提前在七区警署安排了暗线。

    按照那个梦里的情况,他也应该会在这段时间锒铛入狱,见到鸦,但是他的命运又因若姐的出现而发生了改变。

    所以鸦采取了非常规手段,想要通过绑架等犯罪形式逼迫自己和他相见。

    “这个机械门徒的创始人,鸦,他现在被关在哪个监狱?”姜述开口问道,这一条在档案里并没有写。

    “特殊罪犯收容所,特罪所,就在七区。”加里答道,“这个监狱的情况有些特殊,所以没写在档案里。”

    “特殊?”姜述不解。

    “都是一些犯过特殊案件的罪犯。”加里想了想,“入狱的要求还挺严格,大部分都是比较特殊的犯罪者,社会危害极大。”

    “嗯。”姜述点点头。

    很显然,自己在梦里犯下的简单的谋杀罪不足以让自己进特罪所这种监狱,应该是有人从中运作。

    “十二个门徒长,除了已经死掉的那个,还有十一个,这上面说每个门徒长都有自己的据点和组织形式,也就是说,我们需要捣毁十一个据点?”沃夫大致翻阅了一遍机械门徒的情况。

    “差不多吧。”加里回答,“他们分布在十三区的DEF三个区,要想连根拔起还是得下一番功夫的。”

    他接着道:“而且,可能是早有准备,最近的这一个月,他们都没怎么露面,隐藏在这三个区。”

    “明白了。”沃夫笑着,“十一个门徒长,上百名门徒,还有不少外围成员,藏是藏不住的。人总得吃饭喝水,只要还在这个社会里,就会留下痕迹的。”

    “我们警监也是这么想的。”加里道,“这次得到了上面的全力支持,刚好把以前埋下的暗线都提出来,一口气消灭掉。”

    “希望如此。”姜述也附和道,他已经翻阅完所有资料并让小甲记录下来。

    他问道:“特罪所的话,能探监么?”

    “可以,但审批很麻烦。”加里看着镜子里的他,“你想见鸦?他已经被关了五年了,估计早就失去对及机械门徒的控制权了,问他也问不出什么东西。”

    “行吧。”姜述没有多说什么。

    失去控制权,指入狱两年还能指使外面的机械门徒费尽心思在遥远的七区警署安放一个对自身组织无关紧要的暗线。

    而这个暗线,整整三年后才爆发出他的作用来。

    姜述靠在后座的靠背上,一只手放在车门边,指节有规律地敲打在硬质塑料的扶手处。

    思考的时候,姜述习惯于做这个动作,在自己安静的世界里制造一点有规律的声响,可以帮助他进入状态。

    这么说,来十三区的目的就又多了一个,弄清楚鸦的事情,弄清楚,他到底知道多少自己的事情。

    是这个世界本身的神秘力量作祟,还是别的什么因素,他会弄清楚。

    实在不行的话,直接杀死鸦,也不是不可以。

    资料显示,鸦没有安装任何机械元件,甚至连义眼都不曾有,这样一个人,却创立了机械门徒这种充满着机械狂热分子的组织。

    呵,有意思。

    ——

    黑暗的废弃厂房里,一张会议桌前,坐着四个戴面具的人,体态各异。

    狐狸端坐在桌前,显得乖巧无比;妖风随意地靠在椅子上;木槿在观察自己的指甲长度;古蛇则是用手撑着头,思索着什么。

    诡术团四人集结的情况极少。

    “所以,找我们来到底有什么事?”木槿抬眼,把目光从手指上移到狐狸的身上。

    “接下来,有一些大活动。”狐狸笑笑,“说好的造福孤城人民,总不能诓骗大众吧?而且,我们很久没出现在公众眼里了欸。”

    “哦?你不怕那个……魔术师又来搞破坏么?”木槿的目光移回指甲。

    “他……嗯。”狐狸想了想,“不用管他,那个魔术师去了十三区,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你怕他了?”古蛇的声音很有磁性,“实在不行,就杀了吧。”

    “不行。”狐狸摇摇头,“他很有趣,所以不行。”

    古蛇看了狐狸一眼,狐狸的反应也让他觉得很有趣,狐狸,很在乎这个魔术师的生死。

    有意思。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