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明黄色的火焰会出现在掌心,随着姜述的意念而动,不仅如此,他还也可以以及控制这团火焰的温度。“小甲,测一下温度。”姜述看向开完门回去的小甲。平板精们检查并过天台,这里也没监控及电子设备,并且这是附近最高的建筑,也会被隔壁楼层拍摄作品到。火焰温度,最高不低“小甲,测一下温度。”姜述看向开完门回来的小甲。。...

    明黄色的火焰出现在掌心,随着姜述的意念而动,不但如此,他还可以控制这团火焰的温度。

    “小甲,测一下温度。”姜述看向开完门回来的小甲。

    平板精们检查过天台,这里没有监控及电子设备,而且这是附近最高的建筑,也不会被隔壁楼层拍摄到。

    火焰温度,最低不低于两百摄氏度,而最高,姜述试了试,到一千度左右他就感觉到有些难以控制了。

    然后,他切换了火焰颜色,一团蓝色火焰出现掌心。

    蓝色的火焰,温度较低,常态维持在二三十度,完全没有杀伤力,根本燃不起来。

    丁:博人传表示很赞。

    但是,正如魔术表演一样,蓝色的火焰拥有一个功能。

    姜述手中的蓝焰升腾起来,变成老大一簇,随即,一只爪子从蓝色火焰里探出来。

    “卧槽!”他一看见这爪子,立马关掉了火焰,然后后怕地拍拍胸口。

    第一,姜述能感觉到,如果要召唤这只怪物,他的消耗会非常大,蓝条根本顶不住。

    第二,他不确定,这玩意儿会不会听他的话……

    不听话的话,要是能和魔术表演里一样,当场收了它,那还好,就怕自己放出来之后就空蓝晕过去……

    那基本是送头的节奏。

    蓝色火焰,下一次再试。

    不过,这怪物是从哪里来的?这个世界,真的有地狱么?

    姜述微微皱眉,谜团又多了一个,但他不再多想,接着试试黑色火焰。

    魔术里说,黑色火焰是用来引诱地狱里的怪物的,其他功能,他当时没编出来,也没能用魔术展现出其他效果,毕竟黑焰的限制因素太多。

    “……释放不出来。”他试了试,发现自己完全放不出黑色火焰,如果强行释放,必然是当场昏厥这个结果。

    黄色火焰主伤害,蓝色火焰可召唤,黑色火焰能力未知,根据词条“诡术”的尿性,同一个衍生词条的不同能力,肯定是消耗越大就越强。

    比如纸牌术的回城消耗就远远高于意念控制。

    想到这里,他开始对黑色火焰好奇起来,准备回去把这个衍生词条给平板精,让它们试试看,说不定它们可以使用出来。

    初步研究完衍生词条“炎灵”,姜述走下天台,用帽檐遮挡住自己的脸,乘电梯到一楼,然后走出电视台。

    电视台边上的一间西餐厅里,苏小鸥、沈絮婉、月见里橘衣三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嗯,这次魔术橘衣也参与了,她负责控制热气球和布置假人,所以此时,她的座位边上堆着脱下来的厚实衣服。

    电视台有整整一百三十层,将近七百米的高空,在热气球上待了一个多小时,直到现在她才感到暖和起来。

    她有可以调节温度的装备,但是有些笨重,还不舒服,还不如多带点衣服。

    “老师,成功了!”苏小鸥一看见他走进来就兴奋地叫道,然后伸出双手。

    “嗯,成功了。”姜述笑着点头,然后和她击掌。

    他看看沈絮婉,沈絮婉也笑着举起手,和他击掌。

    橘衣见状,又火急火燎地探过身来和姜述击掌,她不想被摒弃在小团体之外。

    姜述坐下,坐在苏小鸥的边上,沈絮婉选的位置在西餐厅的角落,没有人关注这边。

    “今天我请客,想吃什么随便点。”姜述把菜单翻开,横在桌子中央,说得很豪气。

    他现在确实不缺钱了。

    不过,桌上只有苏小鸥兴奋起来,她在点菜面板上一口气点了牛排、羊排和猪排,又点了小吃甜点若干。

    这里的一份主食量并不大,苏小鸥点得多,但姜述深知她的食量,差不多是二点五个柳汀若。

    若姐这女人很奇怪,明明食量极小,却又极爱吃,又容易饿,经常半夜三更把他拉起来烧夜宵吃。

    嗯,一晚上能拉起来三次。

    其实嗜睡如命的姜述是想拒绝的,但试问又有哪个男人能对睡衣柳汀若Say No呢?

    他尝试过,很显然失败了,养成了柳汀若一身的臭毛病。

    不比苏小鸥的好胃口,其他两位女士只是象征性地点了一份甜品,这里的西餐很正宗,但是……

    没什么胃口。

    吃腻了。

    两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姜述曾烧过的辣子鸡,那鲜香辛辣的味道,她们之前的二十多年人生里,很少遇见。

    在座的只有姜述和苏小鸥没吃晚饭,因此两人合伙干掉了一桌子。

    酒足饭饱后,姜述三人与橘衣分别,然后打车回黑加仑。

    目送苏小鸥穿过街道,沈絮婉转头看向身边的姜述,“走走?”

    “嗯。”姜述点点头,刚好吃完饭消消食。

    两人望一眼黑加仑剧院,这颗巨大的半镂空黑加仑只有第四层亮着些许灯光。

    今天是工作日的第一天,普遍来说是最忙的时候,所以星期一的晚上,剧院是没有演出的。

    沈絮婉和姜述背对着黑加仑,沿着江边向前走,

    黑加仑剧院位于孤江边,周围很空旷,也很暗。

    向左望去,江对岸才是高楼起伏;向右望去,路对面才是灯红酒绿。

    走在这个空旷的小广场上,颇有种被全世界抛弃的孤独感。

    “黑银只用了五十克,还有剩下的。”沈絮婉对他说道,一边拿出了一个小盒子,递给姜述。

    姜述摇摇头,“你留着吧,总不能让你白干活。”

    “嗯。”沈絮婉应着。

    两人无话,只是静静地走着,但姜述并不讨厌这样,台上的他风格多变,台下的他,大多数时候是个安静的人。

    “明天我要去一趟十三区。”许久,他才开口说道,“注意安全。”

    “嗯。”沈絮婉点点头,她没有问他去干什么,只是问,“危险吗?”

    “不清楚,但应该是没什么事的。”姜述道,再不济,他也能直接回城。

    丁:灾难始终慢我一步。

    “注意安全。”这句话又被沈絮婉塞了回来。

    两人又是无言。

    沈絮婉走到江边,手撑在石栏杆上,望着孤江,她背对着姜述,声音里有几分迷茫,“你觉得……我还有希望么?”

    “20岁T2,24岁T1,而现在我已经26了,两年间未有寸进。”

    甲:诶,就很凡。

    乙:24岁T1没能进步愁云满面,23岁T4每天睡到自然醒。

    丙:别骂了别骂了,述宝已经很努力了。

    丁:述宝放心飞,妈妈永相随。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