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星期六,魔术屋。“不看好了。”苏小鸥的表情严肃认真地认真地,她晃了晃手中的一张纸条,“这是一条预言,我将它放到这里。”她将纸条放到一边,接着拿出牌堆顶部的五张牌,依序将手在桌上,牌背向下。“每一张牌,实际上都代表中国着一种命运,每一种命运,都是你生活现实的映“看好了。”苏小鸥的表情严肃认真,她晃了晃手中的一张纸条,“这是一条预言,我将它放在这里。”。...

    星期日,魔术屋。

    “看好了。”苏小鸥的表情严肃认真,她晃了晃手中的一张纸条,“这是一条预言,我将它放在这里。”

    她将纸条放在一边,然后拿出牌堆顶部的五张牌,依次摊开在桌上,牌背向上。

    “每一张牌,实际上都代表着一种命运,每一种命运,都是你现实的映射。”苏小鸥继续说道,然后她将桌上的牌一一翻过去。

    “现在,这里有五张背面向上的牌,也就是说,有四个间隔,现在由你挑选一个间隔,将这些牌分成两边。”她伸出手,示意“请”。

    “嗯。”沈絮婉也是严肃地观察着面前这五张牌,但它们的牌背一模一样,她看不出什么东西来,于是随手指指中间位置,“我选这里。”

    “好。”苏小鸥将五张牌分成两堆,以沈絮婉所指的位置分开,“现在,你需要选择。”

    她的声音一下子急促起来,“左边还是右边,快,相信你的直觉。”

    “左边。”沈絮婉毫不犹豫道。

    “好。”苏小鸥点点头,然后将左边那两张牌放在自己身前,右边三张推到一边去,“那我们留下左边这两张。”

    随即,她又将这两张分开,再次说道:“现在再做一次选择,快,左边还是右边?”

    “右边。”沈絮婉快速给出回答。

    “好,那我们放弃右边这一张。”苏小鸥严肃地将右边那张牌放到弃牌堆里,然后将剩下的最后一张牌推给沈絮婉,“虽然你只做了两次选择,但很显然,它就是你选择的命运,现在,请掀开它吧。”

    沈絮婉看着面前的牌,不知怎么的,心里莫名多了一种说不清的复杂滋味,不知道是对未来的忐忑还是期待。

    她慢慢掀开这一张扑克牌,那是一张小王牌,上面是黑色的“Joker”字样。

    “好,现在,翻开那一张小纸条。”苏小鸥继续说道。

    沈絮婉照做,小纸条上面的字让她微微愣住——

    你会选择黑色的小王牌,小王,也是小丑牌、愚人牌,这张牌有很多象征意义。

    它象征着完全的自由,这是一个全新的开始;绝对而完全的潜力,重新开始的能力;在新的道路上旅行;高速公路和沿边小径上;有脱离忧虑和责任的超然。

    “你的命运是你自己选择的,也不是你选择的,因为它是你的命运,你只能承受它。”与此同时,苏小鸥的声音再次响起,“也正是因此,你无需对你的未来感到迷茫,努力去做你想做的,努力得到你想要的。”

    沈絮婉看着这张纸条,回忆着自己做的选择。

    离开新月馆,来到黑加仑;脱离母亲的影子,开启新的音乐感悟;相信自己绝对而完全的潜力,冲击T0级别的真正的音乐大师……

    “谢谢你。”许久,沈絮婉才抬起头看着苏小鸥,展颜一笑。

    “嘿嘿,不客气。”苏小鸥嘿嘿一笑,然后转头看向身后的姜述。

    姜述也笑笑,给她比了个大拇指。

    诚然,这个魔术的原理非常简单,就是上一次姜述教授的内容,甚至没有一点掩饰,满是草率和漏洞,或许遇上一个难缠点的观众就会被当场识破,但至少它打动了沈絮婉这个观众。

    所以姜述对此很满意。

    苏小鸥的节奏控制也很不错,在迫选的时候加快语速加强压迫感,令观众快速做出选择,从而没空思考其中的内部逻辑。

    在最后的揭示环节,她也很好地做了一个闭环处理,切断了观众对过程的回忆,避免出现尴尬的局面。

    “很不错的表演。”他走上前,夸了一句苏小鸥,然后继续说道,“继续保持。”

    “嗯嗯。”苏小鸥也满意地笑起来,能得到老师的认可,她很有成就感。

    “现在来检查手法。”姜述继续道,“上次的那几个双翻,练会了么?”

    “应该……可以吧。”苏小鸥不敢把话说太满,比起枯燥无味的手法,她还是更喜欢直接用言语和流程完成魔术。

    “看看。”姜述道。

    接下来,苏小鸥便依次展现了姜述教导的手法,但越做,她越觉得面上无光,怎么看怎么有破绽。

    “我……”她嗫嚅着。

    “没事,这些都是基础手法,虽然简单,但没那么容易精通的。”姜述倒是不在意,才一个星期,能做到这样已经不错了。

    “多加练习吧,在做手法的时候,可以对着镜子做,不要看自己的手,看镜子里的动作,关注镜子里的你有没有露出破绽。”他娓娓道来,传授着自己的训练技巧。

    苏小鸥受教。

    随即,姜述开始讲述下一个心灵魔术的基本手段,而沈絮婉也悄悄地离开魔术屋,她需要去做自己的事了。

    “多重解释。”姜述敲敲墙壁,在平板精的投影下,墙壁和黑板没什么两样,“其实这个和迫选很像,核心都一样,就是在不告诉观众的前提下,对观众的选择、言语甚至是一些特征做出一些解释,用来辅佐魔术,完成魔术效果或者是营造良好的氛围。”

    “哦——”苏小鸥明白他在说什么,这和迫选的确很像。

    “怎么说呢,我记得EF区,有一些塔罗牌会吧?”姜述回忆了一下,“塔罗牌的话,其实也就是多重解释的一种,这些塔罗师,大多会用热读冷读这样那样的方式了解顾客,然后半真半假半推半就地忽悠人,达到目的。”

    “是这样吗?”苏小鸥眨巴着眼,在她的印象里,她知道一个很厉害的塔罗师,好像真的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嗯。”姜述点头,“多重解释的话,用到极致的话,布置一套牌序,让观众随便说一张,52张牌,无论是哪一张都可以用说辞形成魔术效果。”

    “那你会吗?”苏小鸥看着他,这个东西,一听就很厉害的样子。

    “我……”姜述迟疑了一下,在脑海里搜索着那个魔术,然后坦然地一摆手,“我会过,但是现在忘了,记起来太麻烦了,懒得用。”

    “呃……”苏小鸥无语,她很好奇,姜述这么懒的人究竟经历了什么才能掌握这么娴熟的魔术手法和花切技巧。

    姜述和她说过,一个动作重复几万次,她也可以做到欺骗观众的眼睛,如果做上几十万次,甚至能骗过他的眼睛。

    做不到的吧,这个男人怎么想都不可能做到练习几十万次的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