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说你,也可以,虽然他也很最重要的,因为,你得表现出你的价值。”男人再次道,“站着,我搜一下你有也没可携带武器。”姜述便站定,两张卡牌顺着袖子躲到了肩胛骨之间。也没承认,也是说,警署确实有内鬼。检查并完后,男人不满意地点了点头,“进来吧,别刷花样。”姜述便站定,两张卡牌顺着袖子躲到了肩胛骨之间。。...

    “告诉你,可以,但是他也很重要,所以,你得表现出你的价值。”男人继续道,“站着,我搜一下你有没有携带武器。”

    姜述便站定,两张卡牌顺着袖子躲到了肩胛骨之间。

    没有否认,也就是说,警署的确有内鬼。

    检查完毕,男人满意地点点头,“进去吧,别刷花样。”

    “我想见一见橘衣。”姜述看着他,“这是合作的前提,还有,我该怎么称呼你?”

    “鳄鱼。想见她的话,我带你去。”男人同意了这个要求,这让姜述稍稍放心,这么看来,橘衣应该没有大碍。

    进入工厂,这个自称鳄鱼的男人带着姜述找到一个秘道,在秘道的门口还守着另一个男人,他看见鳄鱼,微微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而当他看见姜述时,目光就很耐人寻味了。

    有一点……

    仇恨?

    自己有做什么吗?

    姜述很奇怪,但就目前这个情况来看,这里的人还不会对自己出手。

    在工厂的其他地方,存放着一些零散的枪械和子弹,在角落里,还有简易的化学合成台。

    铵油炸药是在这里制备的,而且……

    量还不小。

    “进来吧,她在底下。”鳄鱼回过头看了姜述一眼。

    姜述跟上,进入秘道,弯着腰走了一阵,鳄鱼在一个密室门口停了下来,姜述从门上的小窗看进去。

    橘衣被捆在椅子上,她的双眼和嘴被黑布蒙上,衣物穿着整齐,看不出被人碰过的痕迹。

    和一般的小混混不一样,他们有目的,也有组织纪律。

    姜述在心里做出了判断。

    “我想和她说几句话,确保她没被你们伤害过,很快,给我一分钟的时间。”他对鳄鱼说道,“放心,等我确认完之后,就和你们合作。”

    “可以,不过,我有个问题。”鳄鱼同意了他的要求,然后饶有兴趣地看着姜述,“在D区的戴维斯街道上,你是怎么从我手里逃掉的?你能变成扑克牌?”

    他想了想,继续说道:“你是掌钥者?”

    “不。”姜述摇摇头,然后打开自己的腕表,展示自己角色卡的部分,“我的神秘系数低于1.0。”

    他们怀疑自己是掌钥者?

    从他的话里不难推测,在自己展现纸牌术之前他并没有怀疑,那么,他们看重的就是自己其他的能力……

    可是自己还有什么能力值得他们花这么大手笔“请来”自己?

    而且,既然怀疑自己是掌钥者,还敢放自己进来,也就是说,他们可能有方法反制,或者说,他们之中有人就是掌钥者……

    那么,可能性最大的就是这个鳄鱼。

    姜述眸光闪烁,心里对这个男人警惕了起来。

    他只见过一个掌钥者,但是他很清楚,这些掌钥者的权限能力,并不比自己弱,而且,更加诡异。

    他刚开始想装傻,但是又觉得没有必要,将自己的神秘系数展露出来或许可以让他放松警惕。

    “哦?”鳄鱼看着他的反应,笑了一下,“你知道掌钥者的存在,而且清楚,他们的神秘系数高于1.0 ,这么说,你的身边就有掌钥者。让我猜猜看……”

    他继续说道:“里面这个女人,不可能,那个警察,才T2,不够格,所以你身边的掌钥者大概就是你最近认识的那个……”

    “T1的沈絮婉?”

    姜述的瞳孔微缩了一下,他知道自己刚刚的回答势必会暴露一些东西,但是没想到这个鳄鱼居然能推测出这么多来,这个男人比自己想象得更了解自己。

    不过,不包括自己的词条“诡术”,所以自己还是占据着主动权。

    “所以,合作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姜述站在密室门口,回头问鳄鱼,这是他最后一个问题。

    “等你到了十三区,自然会有人告诉你。”鳄鱼冷笑一声。

    听这语气,鳄鱼也不知道?看起来保密等级非常高。

    姜述心里有了打算,他不能跟鳄鱼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再耗下去沃夫就该来了。

    走进密室,他来到橘衣的身边,俯下身子解开她脸上的两根布条,轻声呼唤道,“橘衣,你还好吗?”

    “你……姜述,你怎么来了?”橘衣眯着眼睛,适应了一下密室里的强光,她的声音里透着惊喜,但是转而就变成催促,“你快走,他们是机械门徒的人,你……你没把握的话,就自己用那个巫术快逃吧。我……他们不敢伤害我的!真的!”

    “呵。”姜述笑了一下,这橘衣,到了这种地步还是奇奇怪怪的。

    他将布条重新绑在橘衣的眼睛上,然后左手拎着椅子的靠背,拖在地上带着走,淡淡道:“老实点,闭上眼睛,不要说话。”

    “你想干嘛?”鳄鱼眯起眼睛,右手摸向腰间,他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姜述没有回答他,只是伸出右手,一道黑光闪过,笔直射向鳄鱼的右手手腕,“嗖”的破空声后,卡牌卡在了他的右手手腕处。

    “嗯?”他疑惑出声,鳄鱼的右手是义肢,而且比他想象得更硬。

    但是下一秒,那张卡在金属手腕里的卡牌产生了新的变化,卡牌以手腕为圆心,自我复制了一圈,围住手腕,那一圈卡牌稍稍后退,然后齐齐切向手腕。

    多角度的共同切击下,义肢顿时断裂开来,彻底报废。

    “你!”鳄鱼大惊,他没想到姜述如此果断,竟然直接暴起发动进攻。

    一张卡牌划向腰间,破坏了匕首套,匕首顿时掉在地上,另一张卡牌则是直冲他的眼睛,飞快破坏掉两只义眼。

    掌钥者,凭借密钥发动权限,姜述猜测,如果他是掌钥者,他的密钥是匕首,或者是刚刚泛绿光的义眼。

    “啊啊啊啊啊!”鳄鱼痛苦地用左手抱住凹陷进去的眼睛,卡牌在破坏义眼的同时,也伤到了他的眼睛内部,痛觉神经不断将痛信号输入他的大脑。

    姜述看着他,若有所思。

    看起来,他的战斗经验不足,根据他刚刚的话,他应该是非战斗序列里的T1,获得彩金色词条后找到自己密钥,成为掌钥者,之后可能被机械门徒发现,然后简单培训后就直接派出任务。

    卡牌划过墙上他的影子。

    但是和姜述想的不一样,裁影并未发动。

    卡牌……与裁影的相性不足?不能发动裁影?

    应该不是这个原因。

    他想了想,然后给予卡牌旋转的力量,卡牌脱离控制速度暴涨,飞速划过影子。

    这一下,影子利落断开,头颅掉下,咣当落地。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