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姜述钻出魔术桌,他摸了摸自己脖子上被打针的地方。也没针眼,并且自己也也没什么异样。也是说用这种方式回塔实际上是重组身体,也可以减免极其状态。的话伤的话,不明白能不能够借此满血重生。刚,是有人想被绑架自己么?但是在最后一秒自己及时反应时回来,成没有针孔,而且自己也没有什么异样。。...

    姜述钻出魔术桌,他摸了摸自己脖子上被扎针的地方。

    没有针孔,而且自己也没有什么异样。

    也就是说用这种方式回城实际上是重组身体,可以免除异常状态。

    如果受伤的话,不知道能不能借此满血复活。

    刚刚,是有人想绑架自己么?

    不过在最后一秒自己及时反应过来,成功传送了回来……

    呃,那帮警员离得太远,倒是可以编理由糊弄过去,可是橘衣,这么近的距离……

    算了,到时候再说。

    他打开腕表,直接拨通橘衣,他想确定她的安全,但既然是冲自己来的,橘衣应该不有什么事。

    电话一瞬间就被挂断,然后就是沃夫的电话打进来。

    “姜述,你在哪里?你不是和橘衣在一起吗?”沃夫的大嗓门传来,声音很急切,“她被绑架了!”

    “橘衣被绑架了?”姜述皱起眉,他在脑海里快速构建了说辞,“我刚刚和她玩了个魔术,把自己变没了,所以有一段时间没和她在一起。”

    “你快来,位置发你了,我正在追他们。”沃夫那边传来跑车轰鸣的声音,随即他挂断了电话。

    好像害了橘衣,不知道这帮绑匪的目标是自己还是橘衣。

    姜述奔出黑加仑剧院,从街上招了一辆车,向着沃夫发来的坐标驶去。

    但是当他到D区附近的时候,腕表上突然又发来一条消息。

    甲:你走错了,位置在这里,我现在在车上。

    这是小甲发来的消息。

    姜述立马修改自动驾驶的坐标位置,然后直接将位置发给沃夫,“橘衣在这个位置,你们跟错车了,速来。”

    时间紧迫,他已经没空思考说辞。

    沃夫:什么?我已经到B区了,靠,就说他们怎么敢往B区跑……你等着我就来,二十分钟。

    匿名消息:你的女人在我们手上,自己一个人来这里,别告诉警署,否则她死。只要合作,你们都可以活下来。

    姜述瞥了一眼这则消息,随着这则消息发来的还有定位,而这个定位和小甲发来的一模一样。

    还来绑架这一套,这种剧情还真是恶俗啊。

    他又给沃夫发一条消息:绑匪让我一个人去,你们别来,别刺激到他们撕票,我一个人能行。

    姜述沉着脸,看着窗外风景飞速后退着。

    五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F区的闹市区,姜述打开车门,走下出租车环顾四周。

    这里是F区,颓废的科技风尤为明显。

    街道比起E区更为脏乱,垃圾随处可见,路面坑坑洼洼,一汪已变质泛绿的污水散发着阵阵恶臭,而抬头看,楼层依旧高耸,巨幅广告牌依旧炫目惹眼。

    他跟着指示走进一条小巷,在小巷口上,几个年轻杂毛叼着烟交谈着。

    “借过。”姜述侧过身子,从他们的身边经过。

    几个杂毛看着西装革履的姜述,彼此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是个软柿子。

    “站住,这条巷子是我们负责打扫的,你往这儿过,这地都被你踩脏了,要点清洁费不过分吧?”其中一个杂毛横过来拦住路。

    “不过分。”姜述淡淡回应,拿出一张五百的大钞,“刚刚你们有没有看见有三个男人进去,他们应该还带着一个女孩,或者是带着一个麻袋。”

    “没有。”杂毛看见五百的大钞,眼睛顿时亮起来,一把抢过钞票,然后直勾勾地盯着姜述,眸光泛绿。

    “唉。”姜述见他这副样子,自然明白他们要做什么了。

    如果是沃夫的话,可能都不会和他们废话吧?

    唉。

    姜述双手垂下,两张橘衣特制的卡牌从西装的袖口滑出来,贴在掌心处,随即,他先下手为强,飞快地给了这三个杂毛一人一掌。

    意念催动卡牌,一股沉重的力量顺着卡牌施加在这三人身上,瞬间将其击飞,砸在墙上。

    “砰砰砰——”三人摔在地上,掀起一片墙灰,顿感浑身疼痛,“诶哟诶哟”叫唤个不停。

    “我再问一遍,刚刚你们有没有看见有人进去。”姜述蹲在他们面前,淡淡问道。

    “有,和你说的一、一样,三个男人拎着麻布袋进去了,都是生面孔。”杂毛结巴道,他不知道自己碰见了什么怪物,这个穿西装的家伙,掌力居然如此恐怖,他完全生不出一丝反抗之心。

    “生面孔……”姜述重复着,“不是附近的?”

    “不是,不是F区,应该也不是E区的。”杂毛想了想,摇头道,“这么特殊的三个人,我应该会有印象。”

    “滚。”姜述道,站起身,走向巷子深处。

    跟着指示在巷道里七转八转,片刻后,他停下了脚步,在他的面前是一个废弃的工厂,风里传来一股特殊的味道。

    姜述嗅了嗅,这和爆炸案现场的那个味道很像。

    同一伙人。

    那么他们的目标为什么会是自己?

    这很奇怪,用爆炸案引来橘衣很容易,毕竟她是警署的技术员,一旦发生爆炸,她就会出现场,接着蹲守现场,伺机绑架她……

    这是正常的逻辑思路。

    但是我,我并没有这样的行为逻辑,我出现在爆炸现场纯属意外,他们的目标如果真的是我,这样的做法不合逻辑,除非……

    警署有内鬼。

    内鬼看见自己和橘衣一起进了警署,推测如果有爆炸案,沃夫会带着橘衣和自己一起来现场。

    但即便这样,自己也只是有概率来现场,为了这么个概率,果断策划一起爆炸案,证明这伙人所谋极大,而且急切需要自己的帮助。

    急到……

    刻不容缓。

    最近有什么事情会发生吗?

    这么想着,姜述突然看见工厂门口的围墙上,三个熟悉的摄像头盯着自己看。

    平板精它们……

    它们为什么不出来找我?

    刚想到这样,姜述便反应极快地闪身跳开,看向自己的身后,在自己背后几步远,一个手持匕首的男人停在那里。

    “反应很快,你很不错。”男人笑道,随手将匕首插进腰间,“走吧,进去吧,老实一点,否则你的女人就得死。”

    “直接点,帮你们可以,但必须保证我和橘衣的安全,而且告诉我,警署的内鬼是谁。”姜述看着他。

    “嗯?”男人愣了一下,然后笑起来,“有意思。”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