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面对自己着姜述这样的质疑,橘衣了是老江湖了,自然而然是充耳不闻,而沈絮婉则是霞飞双颊,颇有些坐立不安,她支支吾吾道:“是,早晨只吃了一点儿……”“没事儿,那就多吃点。”姜述道,他除了一些面包什么的,早晨果腹当然是够了。沈絮婉低着头喝粥,似是想把脸上沈絮婉低着头喝粥,似是想把脸上的红晕藏到碗里去。。...

    面对着姜述这样的质疑,橘衣已经是老江湖了,自然是充耳不闻,而沈絮婉则是霞飞双颊,颇有些坐立不安,她支支吾吾道:“就是,早上只吃了一点……”

    “没事,那就多吃点。”姜述道,他还有一些面包什么的,早上充饥肯定是够了。

    沈絮婉低着头喝粥,似是想把脸上的红晕藏到碗里去。

    该死,居然这么不争气,不就是一顿早餐嘛……

    不过还真是羡慕橘衣酱,看她这样子,估计是没少享受姜述的厨艺。

    活了二十六载,沈絮婉竟第一次在心里生出艳羡,不过,她是个很有原则的人。

    绝对不能为了一两口吃的失去端庄的仪态。

    橘衣咕噜噜地喝粥,瞄一眼突然害羞的鸵鸟沈絮婉,心下不屑。

    呵,没见过世面,不过,这副娇羞的模样还真是让人把持不住,当得上女性公敌。

    她再瞄一眼姜述,只见他情不自禁偷瞄着沈絮婉。

    自己的判断没有错,巫师就是喜欢姐系的女人。

    月见里橘衣稍稍放下心。

    不多时,一顿秀色可代餐的早饭结束,姜述轻咳两声,吩咐苏小鸥道:“早上你先和月见里老师学着,好好看,好好学,科学和数学原理都是魔术里很重要的部分,懂吗?”

    “知道了。”苏小鸥点头如小鸡啄米。

    于是姜述便对橘衣说道:“那苏小鸥就交给你了。”

    “嗯嗯。”橘衣同样点头如小鸡啄米。

    “那,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沈絮婉,走吧。”姜述又看向一边的沈絮婉,“跟我去找梅姐,也就是剧院的理事人。”

    “好。”沈絮婉恢复了大家闺秀的模样,微一点头,款步跟上。

    两人出了魔术屋,姜述看向她道:“你在新月馆的合同确认到期了吗?应该不会有什么法律纠纷吧?”

    “不会。”沈絮婉笑道,“当时签合同的时候我还小,所以找了靠得住的律师看过合同,没有什么坑人的附加条款。”

    “那就好。”姜述点点头,在梅姐的办公室前站定,抬手敲门。

    “请进。”里面传出梅姐的声音。

    姜述推开门,这个时间点,梅姐已经伏案在工作了,一副职业女强人的做派。

    “梅姐,这是沈絮婉,这次来和黑加仑签入驻合同。”姜述介绍道,侧开身子,露出身后的沈絮婉。

    “梅姐好,我是沈絮婉。”沈絮婉走上前去,伸出手同站起来的梅姐握了握。

    梅姐笑起来,“我是余冬梅,你好。坐吧。”

    办公桌前有两个位置,一个在梅姐正对面,一个在侧面,很显然,一个是主位,一个是副位。

    “嗯。”沈絮婉看了一眼姜述,坐在了侧面的位置。

    而姜述是没注意到这种细节,只是自然地坐在梅姐的正对面。

    梅姐见状,微微一愣,然后眼角就带着很足的笑意了,她拿出一份合同,推到姜述面前,“和上次说的一样,分成加保底的合同,分成30%加一百万的保障金,一年期合同,你们可以看看。”

    姜述接过合同,翻了几页,以他的水平自然是看不出什么的,于是他又推给沈絮婉,“你看看?”

    “我也看不懂,你决定就行。”沈絮婉继续道,她现在的确不在乎钱财了,嗯,在姜述的努力下,她已经变成了只对黑银感兴趣的庸俗女人。

    “呃,你不是有个律师朋友嘛?”姜述想起了她之前说的话,“让他看看吧,虽然梅姐的人品信得过,但毕竟是合同的事。”

    “对,最好仔细看看合同。”梅姐也笑道,“有个别条款不满意的话,可以再作修改。”

    听见两人都这么说,沈絮婉便将合同的电子版发给了自己的那个律师朋友,然后静待回复。

    “姜述啊,梅姐问你个事。”梅姐突然开口,对于接下来要说的事,纵然是老江湖的她,也有些不好意思。

    “梅姐你说。”姜述看着她,洗耳恭听。

    梅姐道,“实不相瞒,我们剧院的情况,你大概也有了解。”

    “……你指的是?”姜述没听明白。

    “孤城的娱乐序列,趋势就是荧幕系崛起,剧院系衰落,而我们黑加仑剧院,不像其余的剧院那么有文化底蕴,也一直没有很好的当家明星,所以黑加仑的死忠观众数量很少,常年处于勉强维持温饱的及格线上。”梅姐很无奈,她已经起早摸黑地工作了,凡事亲力亲为,但是剧院系衰落的大趋势下,她很难力挽狂澜。

    “嗯,我知道。”姜述点点头。

    梅姐继续说,“这次你的魔术秀,净利润是四百万左右。”

    “四百万?我记得门票均价不是两百左右吗?”姜述疑惑道,怎么加上其他成本,净利润反而高了呢?

    “还有一系列广告费和现场转播权的费用。”梅姐笑笑,“总之,这一场魔术的经济效益比你想象得高很多,你的话,之前我说过,按比例是分得一百万左右。”

    “嗯?”姜述微皱眉,之前梅姐说的……

    不是门票收入的四分之一么?那应该只有十五万左右啊。

    但是他没说话,只是继续听梅姐说。

    “不过,我们剧院最近继续重新装修一遍,很难从别的地方拿出钱来……”梅姐继续说,“我的意思是,这一百万,能拿出来帮剧院装修吗?可以算你入股一部分剧院,大约百分之五。”

    “不过,需要和剧院签一个附加条款。”她又拿出来一份合同,“在你的常驻合同到期后,如果还要继续表演剧院魔术,相近薪资条件下,需要优先考虑黑加仑,上下浮动不超过百分之五。”

    “入股?”姜述重复着,想了想便答应下来,“当然可以啊。”

    乙:入股?入股谁?

    丙:???

    丁:吾疑汝驱车,奈何无据以示众,任其轱辘压于脸,甚痛。

    入股黑加仑,于他而言,肯定是百利而无一害的,梅姐故意将他的那些分成提高,目的就是想拉自己入股吧?

    一百万,入股百分之五,即便是现在这样的黑加仑,也是白菜价了。

    那么梅姐的想法也就很简单,通过这股份把自己牢牢地绑在黑加仑剧院的战车上,甚至是将沈絮婉也绑在战车上。

    在孤城娱乐序列的剧院系里,合同大都为短期制。

    也就是说,梅姐她很看好自己,深怕自己在合同到期后被别的剧院挖走。

    仅仅两场魔术就敢这么豪赌么?

    姜述看看梅姐,那久经风霜的眼角纹里满藏着岁月的智慧,她可比一些男人更果决。

    既然这样,碰上个明牌准备力捧自己的理事人,他自然不会拒绝梅姐的好意,这本就是双赢的局面。

    “行,谢谢你的帮助了。”梅姐笑开怀。

    “嗯,我还有三百万,要不一起借给剧院算了,再给我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就行。”姜述嘻然一笑,狮子大开口。

    “这个……”梅姐当即婉拒,也是笑笑,“只要一百万就够了,你的帮助我心领了。”

    果然是这样。

    姜述试探出了结果,心下一笑。

    所以,我现在是黑加仑的大股东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