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紧然后,姜述又拔通了苏小鸥的电话,“喂?苏小鸥,等会儿有个聚餐,你来吗?”“嗯?”苏小鸥的声音里有些不解,“什么聚餐?”“梅姐说是剧院的一同聚聚。”姜述然后道,“你也一同来吧,正好免得我做晚饭。”“这种聚餐……不带学徒的。”苏小鸥幽幽道。““这种聚会……不带学徒的。”苏小鸥幽幽道。。...

    紧接着,姜述又拨通了苏小鸥的电话,“喂?苏小鸥,等会儿有个聚会,你来吗?”

    “嗯?”苏小鸥的声音里有些疑惑,“什么聚会?”

    “梅姐说是剧院的一起聚聚。”姜述接着道,“你也一起来吧,刚好省得我做晚饭。”

    “这种聚会……不带学徒的。”苏小鸥幽幽道。

    “为什么?”姜述不解。

    苏小鸥叹口气,这家伙果然还是这么幼稚得可爱,不过她还是耐心解释道:“学徒太多了,而且上不了台面的。”

    “谁说的?”姜述一急,要是苏小鸥不去,那他不是要一个人在那儿?

    以他的性子,大概率自己把自己晾在角落里,那种“举目无亲”的聚会,还不如不去。

    丁: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不行,你得来。”姜述使用孩子气般的威胁,“不来我就给你加作业。”

    苏小鸥:“……”

    “行行行。”她很无奈,原先那几个手法都没能融汇贯通呢,还加作业,做个人吧姜述。

    傍晚五点五十,苏小鸥探头进了魔术屋找姜述。

    “走吧。”姜述带着她去楼下的小剧院。

    黑加仑剧院的占地面积很大,至少比新月馆大得多,将近一公顷的占地面积。

    剧院内包括一个两千一百座左右的大歌剧厅,以及一个容纳七百多人的小音乐厅。

    此外,还设有排演厅、接待厅、展览厅、录音厅以及戏剧图书馆和各种附属用房(如餐厅、小卖部等)共上百个房间,同时可容四五千人在其中活动。

    只不过,想象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黑加仑剧院落成后不久,还没能回本,孤城的娱乐序列就开始向荧幕系靠拢了,剧院系日渐式微。

    荧幕系,来钱快,经济效益高,也不用费心思练功,反正总会有粉丝买账。因此,近年来涌入剧院系的人才也越来越少,现在在黑加仑,T3的玛姬都算是很不错的舞蹈家。

    不过也幸亏剧院一直采用学徒制,可以保证基础的人才培养,不至于完全衰落。

    而黑加仑,也仅仅是在吃饱穿暖的及格线上,勉强维持发展。

    “姜述,去里面坐。”小音乐厅的门口,梅姐站在那里迎候着剧院的常驻表演者们。

    作为理事人,梅姐还是很称职的,人也和气。

    “嗯。”姜述笑着回应。

    “梅姨……梅姐好!”苏小鸥本来叫的是“姨”,但是被姜述暗地里一戳又立马改口。

    梅姐看着已经长到一橘衣高的苏小鸥,喜笑颜开,“小鸥啊,你老师可是大摇钱树,你可得把他的功夫都学到家。”

    “嗯。”苏小鸥乖巧点点头,跟着姜述进了音乐厅。

    梅姐看着他们的背影,啧啧称奇,没想到一向桀骜不驯的苏小鸥现在变得这么乖。

    当年那事情发生后,小鸥就一直很孤僻,别人都是十三四岁就拜师,但她就是宁愿在外面野着,也不愿老实学本领,不知道一天天在忙些什么。

    不过现在,似乎走上正轨了。

    ——

    音乐厅内。

    简单的应酬。

    大家都是成年人,身份地位相近,也不会有什么拉踩、孤立、挑衅的事情发生。

    倒是现场起哄,让姜述再变几个魔术试试。

    姜述只是笑着摆手道,得买票。

    笑话,把衍生词条的机会用在这二十来个观众身上,未免太奢侈了。

    之后他就和苏小鸥便躲在角落里大吃大喝,酒足饭饱便各回各家睡觉。

    ——

    白色西装,白色皮鞋,不染纤尘。

    七区,F区,扭扭街上,西装男人一步一步向着那家名为“捣蛋鬼”的歌舞厅走去。

    他的左手拿这一块电子画板,右手转着一只电子笔,无一例外,全是白色。

    “画家”,是他的名讳。

    荒武公司,是他的委托方。

    黑火帮,附近这片街区最大的黑色组织,掌管着这里的歌舞厅、酒吧、很少有人知道,它的上级是荒武公司,隶属于荒空集团。

    灰色收入,本就是孤城的一大收入来源,三大集团都有做这样的事,集团和一些黑帮明面上泾渭分明,暗地里藕断丝连。

    不过从两个月前开始,黑火帮收到指示,暗地里用一切手段收集流落在外的黑银,每个月都要上交。

    二把手,贾巴,就是负责这件事的。

    不过这个月,他显然没法按时交货,于是,佣兵性质的“画家”就找上了门。

    “捣蛋鬼”的大门紧闭,顺着街道看过来,一条连贯的彩光中间突然出现一个黑色空隔。

    画家皱眉,大晚上的,歌舞厅为什么会关着门?

    整条扭扭街就你们不务正业!

    他看了眼周围,人来人往,便走进了侧面的一个小巷子里。

    巷子里一如既往的潮湿,闪烁着炫彩灯光。

    画家找到属于歌舞厅的那一扇墙,后退两步,记下了墙体的特征。

    随即,他在电子画板上速写下整个场景,画板上的一切都与现实一般无二,只不过在墙壁上,他多画了一扇门。

    点击画板上的“√”,现实里的墙壁上同样出现了一扇门。

    他走上前,打开了门。

    歌舞厅内,一片死寂,大厅内只有寥寥几盏灯两者,瓶瓶罐罐的也没人打扫,全都散落在地上。

    安静的满地狼藉。

    这应该是拂晓时分的场景,不应该是深夜。

    画家试着探脚,但是地上的酒液、呕吐物之类的东西让他放弃了这个打算。

    于是他又拿出画笔,复刻了这个场景,这一次,他没画地上的杂物,取而代之的是白色的干净瓷砖。

    大厅地上的垃圾一扫而空,歌舞厅顿时干净起来。

    他满意点头,看向了二楼,走上旋梯,然后按记忆敲响了角落里的办公室大门。

    “请进。”办公室里传出了回应声。

    画家走进办公室,好在,办公室里并不脏乱,不需要浪费黑银打扫卫生。

    办公室里的是一张陌生的面孔,不是之前和他见过面的贾巴,这个陌生男人有着七彩的海胆头,高耸入云。

    但画家并不在意这个,他只是说道:“黑银。”

    “黑银?”那个陌生男人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贾巴死了,黑银不见了。”

    “警方彻查了这里,老大也跑了。”他接着说道,一脸死气沉沉。

    “那你为什么还在这里?”画家好奇,这里的情况大概是,所有烂摊子都丢给这个可怜家伙了?

    “老大说,会有一个人来找我。”

    “他让我告诉你,是诡术团干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