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啊?”沈絮婉呆住,带孩子?这是……什么情况?这么快的吗?“我有个学生,十六岁了,艺术素养……因为不咋地。”姜述无可奈何道,“我自己水平也还不够,因为拜托了你帮我带带她,也可以吗?”“毕竟,举起手之劳。”沈絮婉下意识点了点头,她刚拿了人家耳坠,正愁没地方“当然,举手之劳。”沈絮婉下意识点点头,她刚拿了人家耳坠,正愁没地方报答呢。。...

    “啊?”沈絮婉愣住,带孩子?

    这是……什么情况?

    这么快的吗?

    “我有个学生,十五岁了,艺术素养……应该不咋地。”姜述无奈道,“我自己水平也不够,所以拜托你帮我带带她,可以吗?”

    “当然,举手之劳。”沈絮婉下意识点点头,她刚拿了人家耳坠,正愁没地方报答呢。

    姜述放心了,为这个学徒,可算是费尽心思。

    虽然说,沈絮婉的艺术素养可能更多地体现在对音乐上,但是艺术素养好的人,比如她这样的,对美的感知和领悟肯定不会低。

    放在魔术里,在舞台布置或者唯美类型的魔术效果方面,可以有大用处。

    “不过,你确定能来黑加仑吗?你和新月馆……有签约么?”姜述想到这一点。

    沈絮婉摇摇头,“和新月馆的合同很早之前就失效了,只是没有地方去,而且,我想要拿回母亲的耳坠,我才继续留在那里。我很早就想离开了。”

    “嗯?”姜述疑惑,“馆长对你不好么?”

    “不,他对我很好,处处照顾。”沈絮婉垂下眼眸,“但那也是只是因为我是台柱子,能给他带来足够的钱而已。”

    “而且,我总觉得,他和那个男人的堕落脱离不了干系。”她幽幽道,“但我没有证据。”

    “我必须离开,因为我不想再生活在母亲的余荫之下了。”沈絮婉接着说道,眼下也有些迷茫,“越是在这一行深耕,我就越是崇拜她、迷恋她,不由自主地去模仿她。”

    “但是,再怎么模仿,我也成不了她那样T0的音乐家。”沈絮婉幽幽道,“我在T1困了一年了,一年里没有一点长进,我必须离开新月馆。”

    姜述听懂了,“所以,来黑加仑正合你意?”

    “没错,出演我的母亲,在馆长面前我是拒绝的,他再三请求下我才同意,不过,那是最后一次了。”沈絮婉如释重负,“作为出演母亲的条件就是,我会离开新月馆。”

    “现在这样,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选择,我拿回了耳坠,并且摆脱了新月馆,黑锅还是诡术团背,怎么也不会牵扯到我身上。”她的嘴角微微扬起,梨涡里盈着的笑意如一汪山间清泉流出的一般,“谢谢你,姜述。”

    丙:诡术团:WDNMD!

    丁:锅你背,妹我撩。

    姜述道:“我也得到了我想要的。”

    “所以,我现在是自由人。”沈絮婉继续道,巧笑嫣然,“你们准备用多少钱签我呢?”

    “……”

    姜述额头,冷汗滑落。

    完了,刚刚口嗨,就单纯说说,他哪知道梅姐到底要不要招人,这种T1级别的大佬,想想入驻费就不会低。

    “我要和理事人商量一下。”姜述决定先拖着,等会再问问梅姐。

    沈絮婉似乎是看出了他的困窘,道:“我不在乎多少钱。”

    “嗯?”

    “提供吃住和乐器就行。”沈絮婉接着道,“我现在,只想要黑银,或者说,你愿意用黑银聘请我吗?”

    “呃……”姜述把“舍不得”三个大字写在了脸上。

    沈絮婉清楚他的想法,她本就是说说,只是笑了笑便不再言语。

    她端起碗喝了一口已经冷掉的水。

    “你是掌钥者么?”她问道,“昨天你……”

    “不是。”姜述打断道,“那是我的秘密。”

    “嗯。”沈絮婉见状,善解人意地不再多问。

    她站起身,道:“我回去整理东西了,你可以和理事人商量一下,别的,我没要求,但我的房间要在你的隔壁,也就是……”

    沈絮婉想了一下,“402。”

    “这个,可以。”姜述擅自应下,这一层的办公室从401开始一连好几个都是没人在用的,办公室什么的,空着的有很多。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沈絮婉离开了魔术屋。

    而姜述,也靠在躺椅上,双手搭在肚子上,开始思考着一些事情。

    关于掌钥者。

    “笃笃笃——”门外响起敲门声。

    姜述打开门,门外的是梅姐。

    “梅姐?”姜述问道,“有什么事吗?”

    “今天星期五,刚好大家都有空,就一起聚聚,你也一起来吧,刚好和大家认识认识。”梅姐笑道。

    姜述点点头,“在哪?”

    “就在楼下,小剧院那个厅。”梅姐说道。

    黑加仑剧院有两个厅,一个是正常演出的大厅,能容纳三层的观众,极限将近三千名观众;一个是侧厅,不大,只能容纳七百余人左右,大部分时候都用不到。

    突然间,梅姐又颇有些神秘地看看周围,小声问道,“刚刚那个女人是……沈絮婉吗?”

    “呃,对。”姜述答道。

    梅姐惊奇地眨着眼,“你怎么会认识她的?你们……很熟吗?是……你第二个女朋友?”

    姜述:“……”

    “我一个都没有,哪来的第二个?”他无奈道。

    “上次那个可爱的小姑娘……”梅姐下意识道。

    “她是警署的人,找我有点事。”姜述厚脸皮地说是别人找他,“不过,梅姐,沈絮婉的话,你有兴趣吗?”

    “什么兴趣?”梅姐不解,“我已经结婚了。”

    姜述道,“不是,她现在是自由人,要找下家,我们剧院的话,还有钱招一个常驻乐师吗?”

    “你确定?”梅姐一听这话顿时激动起来,“她真的愿意来我们这里?她要价多少?”

    “对,她愿意来。”姜述点点头,“至于要价,您觉得能给多少?”

    “这个……”梅姐思索着,一个T1级的乐师,的确很诱人,不过那也得看剧院还有没有钱养得起。

    长久来看,肯定能赚回来,但是短期投资的风险,很可能会拖垮黑加仑。

    毕竟,黑加仑剧院本就不是什么数一数二的大剧院,相反,常年只能混在温饱线上,要不然,四楼的办公室也不会全空在这里,要不然,也不至于让T3的玛姬成为台柱子。

    “签30%分成的协议。”梅姐咬咬牙,决定拿出全部诚意,“还有每年一百万的保障基金。”

    姜述帮沈絮婉稍稍算了笔账,很显然,这个合同的诚意很足,剧院方基本上是没赚多少,一旦出现意外,甚至要血亏。

    “行,明天她还会来,到时候当面聊。”他接着说道。

    梅姐连声应着,喜上眉梢地走出魔术屋,临走时还不提醒一句,“晚上六点,别忘了。”

    姜述走进厕所,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还行。

    在沈絮婉来之前姜述就打理过自己的外表,晚上那个聚会,穿上一套稍微正式一些的西装即可。

    “喂?沈絮婉?”姜述拨通了她的电话,“入驻黑……”

    “没事,你说了算,工资给你也行,我不在乎钱。”沈絮婉在那一头答道,“你管我的吃住就够了。”

    语罢,那边便挂断了电话,只留下沉思中的姜述。

    “钱给我,我管她吃住就行。”他摸着下巴,“住的地方是梅姐给的,吃的话,反正自己本来就要做饭,加双筷子的事儿。”

    “这个中间商……有点狠的啊。”

    丙:资本家直呼内行。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