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苏小鸥悠悠醒过来。天花板是很陌生的。床也是。她一下子爬出来,坐在床上,她意外发现自己睡在一个空阔的地方。但此时是陌生的,这里魔术屋。她打了个哈欠,望向二十米开外坐于在办公居住桌前看书学习的姜述,打声打招呼:“早晨好。”“早晨好。”姜述也打了个哈欠,魔术屋仅有天花板是陌生的。。...

    苏小鸥悠悠醒来。

    天花板是陌生的。

    床也是。

    她一下子爬起来,坐在床上,她发现自己睡在一个空旷的地方。

    但此时是熟悉的,这里魔术屋。

    她打了个哈欠,望向二十米开外端坐在办公桌前看书的姜述,打声招呼:“早上好。”

    “早上好。”姜述也打了个哈欠,魔术屋只有一张床,所以他整宿没睡,一直在看从底下阅览室借来的书籍。

    孤城的纸质书很少,大部分都是精华,有历史相关的,也有艺术相关的,所以他看着也不算无聊,一夜很快就过去了。

    “我昨天是……”苏小鸥想了想,发觉自己没有了昨天晚上的记忆。

    不对,也不是没有记忆,她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但没有画面。

    就像是把AVI视频格式强行转换成了TXT文本格式一样。

    “你只是太累了,睡了一觉而已。”姜述打断她的话,然后道,“这里没有你的牙具,你可以回去了。”

    “喔。”苏小鸥点点头,一步一步走向大门口,她还是感觉自己迷迷糊糊的。

    “苏小鸥,今天周五哦。”姜述提醒她道。

    苏小鸥没反应过来,“嗯?什么周五?”

    “周末有补习课,而且还要检查手法。”姜述想了想,“对了,还有,你还要自己设计一个以‘强选’为核心手段的魔术。”

    “还记得吗?”他笑起来,在苏小鸥眼里笑得像个恶魔。

    “啊!”苏小鸥一下子回过神,慌慌张张地说道,“我当然记得,我回去复习了,再见老师!”

    说完,她便恢复了往日的活力,一溜烟跑出了魔术屋,向自己宿舍的方向跑去。

    而姜述则理了理床,躺了上去。

    熬了一宿的夜,真的累。

    他看了眼躺在无线充电板上的四只平板精,此时它们已经进入休眠状态,屏幕一片漆黑。

    飞(跑)了一宿的路,是真的累。

    美好祥和的一天,从早上睡觉开始。

    姜述昏昏睡去。

    ——

    一觉睡到中午,姜述被门口的敲门声吵醒。

    “笃笃笃——”敲门声没有断。

    他下了床,稍微整理了一下着装就去开了门。

    门外正是一袭白裙的沈絮婉,休闲打扮的她看起来如同邻家大姐姐般亲切和善。

    “进来找个位子随便坐。”姜述随口道,转身进去,“要喝点什么吗?”

    沈絮婉走了进去,这个魔术屋很大,看得出来姜述住在这里。

    不过,打扫得非常干净整洁,井井有条,完全不像是单身男人的家。

    沈絮婉同样是个注重生活细节和质量的人,这样的环境让她很舒服。

    “有什么喝的?”她接着姜述的问题反问道。

    “自来水。”姜述找了一圈,答道。

    “???”

    “我就客气一下,我这没什么饮料……”他尴尬地挠挠头,然后用上了绝学,“多喝热水,对身体好。”

    “喔。”沈絮婉点点头,在办公桌前坐下。

    不多时,姜述端着两个碗坐下,将一个碗推到沈絮婉面前,碗里是热水。

    “???”沈絮婉看着面前的碗,再看看姜述。

    丙:美女困惑.JPG

    “没杯子,凑合着喝吧。”姜述端起碗,和沈絮婉面前的碗碰了一下。

    丁:梁山高级会议。

    沈絮婉没有喝,而是问道:“所以,你想要什么?只要是我有的,我都可以拿来和你换耳坠。”

    “除了我自己。”她补充道,她是很想要耳坠,但让她出卖肉体,她是办不到。

    “和我说说吧。”姜述眯起眼睛,“所有的一切故事。”

    他回想着当时在纪念会上看见的沈婷大师的生平,那段生平故事已经被包装得变了味,但姜述还是从一些细节里看出了不对劲的地方。

    “我对耳坠没有兴趣,我这个人,好奇心很重。”他继续道,“你的故事足够有趣的话,我可以让耳坠物归原主。”

    对,姜述用的是物归原主。

    耳坠的原主应该是沈婷,怎么想都应该是沈絮婉的,但之后却归属馆长。

    “那……”沈絮婉尚有些犹豫。

    “啪——”

    姜述把那对耳坠放在了桌上。

    “你轻一点!”沈絮婉一急,然后美目凝视着他,“只要我说,你就还我?”

    “当然,我姜述也不是什么坏人。”姜述呵呵一笑。

    乙:当然,但我姜述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妈妈,不是因为意外死的,她是被……那个男人害死的。”沈絮婉的第一句话就很劲爆。

    “哪个男人?”姜述不确定她说的是馆长还是别的谁。

    “她的丈夫。”沈絮婉的眼神冷了下来。

    “嗯?”姜述来了兴趣,“确实,生平记载里说,你……那个男人和你妈妈很恩爱,他是个珠宝师,给你妈妈做了很多首饰,还有一个设计精巧的八音盒。”

    他没有用“你爸爸”这样的称谓,看得出来,沈絮婉极其反感这个男人。

    姜述接着说道,“但是后面的生平就没有再介绍过他,这很奇怪,也不合常理。”

    “对。”沈絮婉点点头,“以前恩爱,但那是那个男人沾染上瘾之前的事了。”

    “瘾?”

    “赌和毒。”沈絮婉继续道,“我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沾染上的,总之,突然就变得很疯狂,神神叨叨的,日日夜夜不着家。”

    “他的手不再稳了,没法再做首饰,也就没了经济来源。”她说道,“而家里的积蓄都被他用完,之后便全靠妈妈支撑着。”

    “当时,妈妈虽然名气很大,但她热衷于公益演出,商业演出很少,所以我们家并不算很有钱。”

    “嗯。”姜述了然,他也算是知道了为什么生平里,沈婷在后期会接那么多小型的商演了,这和她前期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总之,无论怎么争吵也改变不了事实。”沈絮婉眼眸垂下,“妈妈她……根本看不清,那个男人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了。”

    “他把能卖的首饰全卖掉了。”

    “只有这副耳坠,妈妈藏了起来。”

    “最后,妈妈在赴一场商演的路上出了车祸,当场死亡。”

    “那场商演,本来是不用去的,因为债主追上了门,妈妈担心那些人伤害我和……所以才去。”

    沈絮婉停止回忆,神色平静下来,“她死后,那个男人把耳坠卖给馆长,丢下我就走了,可能早就死在某个角落了吧。”

    “喔——”姜述听明白了,前半段背景故事和他的猜测对上了号,于是他想知道后面的故事。

    “所以,你为什么一定要那副耳坠?就因为它是遗物?”

    沈絮婉没有说话,只是打开自己的角色卡,显示出那一排华丽的词条。

    在最底下,有一个闪耀着彩色光芒的金色词条。

    -音律之主(未觉醒):获得处理“音律”的权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