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二十分钟前。狭小逼仄的通风管道里,狐狸终于等到看见了了光亮,他明白,进出口就在前面。便,他戴上了面具,更为迅速地向前方爬去。诡术团的成员间只合作中,不以真实的面目以礼相待,这样的话,要抓也只会抓一只,而会抓一串。在他的后面除了妖风,两人也是老搭档了,虽狭窄逼仄的通风管道里,狐狸终于看见了光亮,他知道,出口就在前面。。...

    三十分钟前。

    狭窄逼仄的通风管道里,狐狸终于看见了光亮,他知道,出口就在前面。

    于是,他戴上了面具,更加快速地向前方爬去。

    诡术团的成员间只合作,不以真实面目相待,这样的话,要抓也只会抓一只,而不会抓一串。

    在他的后面还有妖风,两人也是老搭档了,虽然不知道对方的面目,但很有默契。

    很快,狐狸便来到了出口前,他试着推开铁罩,但是铁罩纹丝不动,很显然,有人在外面上拧上了螺丝。

    狐狸:“???”

    “怎么了?”妖风的身影从后面传过来。

    “有人从外面封死了出口。”狐狸皱起眉头,这与他的计划有些出入,但他并未慌乱,回过头对妖风道,“给我个工具,我把它拆掉。”

    “嗯。”妖风点点头,他的左手逐渐变形成一个类似千斤顶的东西,他拆下左手,递给狐狸。

    “砰——”狐狸用这个东西瞬间顶飞了铁罩,然后脚踩在管道上借力冲了出去。

    他不担心外面会有警员等着他,因为外面有他们的接应,木槿的伪装能力很强,仅凭这些警员不可能发现她的存在。

    狐狸看了看四周的情况,发觉一切正常后便带着妖风穿过错综复杂的小巷,不多时,两人便找到了地方,走进了一间屋子。

    屋子里,一个佩戴木槿花面具的女人已经恭候多时。

    “东西拿到了么?”木槿站起来,款步走向狐狸。

    “没有。”狐狸摇了摇头,他揉揉自己的手腕,“当时有人用暗器击中我的手,耳坠落在地上就不见了。”

    “可能是一个掌钥者出手了。”他继续道,“只是不知道能力是什么。”

    “行吧,我先走了。”木槿也没多说什么,转身离开,有些失望的声音传来,“本来还以为能加进来一个小妹妹呢,看起来我们这个团,人丁不兴啊。”

    “没事,掌钥者还有很多。”狐狸笑了笑,“我们已经抢到了先机。”

    ——

    “黑活儿。”姜述伸出手指,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牌背为纯黑的扑克牌,放在屏幕关着的平板精上面,然后他继续说道,“很简单的道理,黑色的东西放在黑色的东西上,我们无法看见。如果能看出来,也只是因为反光。”

    上一场魔术秀“纸牌屋”里,在魔术桌上表演的那几段,一些“消失”和“闪现”,用的都是“黑活”的原理。

    “同理,人无法在黑暗的环境里看见纯黑的东西。”姜述自信道,其实他早该想到的,“我刚刚也问了橘衣,她说有一种黑色颜料,可以将3D的东西黑成2D的。”

    “什么意思?”沈絮婉下意识问道。

    小甲在投影出来的巨大光屏上放出这种颜料的概念图。

    “很简单,这种黑色可以使物体的‘高度’或者说是‘深度’消失。”姜述指着光屏上的人体模型。

    模型是立体的,但当它被涂抹上黑色涂料时就变成了平面图。

    “所以,涂上这种颜料,或者是穿着这种颜色的衣服,在黑暗环境里,就像是隐形一般。”姜述道,“而且,当时舞台上是黑色幕布,这种背景下,台下的人绝对是看不见的,即便有手电筒的灯光照着也没用。”

    “喔——”沃夫叹服地点点头,姜述说得很有道理。

    一旁,沈絮婉的目光在姜述的身上停留住,美目流转,心下思绪万千。

    这个男人……

    和警督走在一起,而刚刚的两个警员却没有以长官之名称呼他,但是,他又能给出关键性的线索,影响警督对案情的思考。

    这个家伙,游离于警署边缘,他到底是谁?

    不可否认,沈絮婉对这个谈起案子便成竹在胸的家伙产生了兴趣。

    或许是深耕古典音乐,她对姜述这个在霹雳霹雳上的风云人物完全没印象。

    “这一次行动,诡术团应该是两个人。”姜述继续说道,他的脑海里不断还原着现场的细节,“我没猜错的话,他们应该还准备了一个黑色的大袋子,用来装……沈小姐。”

    他看着沈絮婉,现在,她的头发被打理得整整齐齐,漆黑光亮如鉴,让人有种埋头进去的冲动。

    “嗯?”沈絮婉愣了愣,看起来她完全没有关于自己被装进袋子里搬运的印象。

    “你还记得我们来的时候你在干嘛吗?”姜述笑笑,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他确实又得感谢一天到晚乱拍东西的四只平板精。

    沈絮婉眨巴着眼睛,她还真的没什么记忆,在她的回忆里,似乎在他们来了之后,自己仅仅是在回答问题。

    “喏。”姜述便直白地将小甲拍的照片给她看,照片里,沈絮婉正无意识地打理着自己的头发。

    沈絮婉看了一眼,第一反应竟不是观察自己当时在干嘛,而是……

    “你的摄影技术很不错啊。”她的眼睛亮了亮,这张照片,无论是构图还是抓拍技术都无可挑剔,将她慵懒的又纯又欲的一面展现得淋漓尽致。

    姜述“……”

    不愧是女人啊,关注点总是奇奇怪怪。

    “你在理头发。”他忽视了沈絮婉的夸赞,“在上台前,你的头发不可能没被造型师打理过。”

    “嗯。”这么说,沈絮婉也明白了,这么说,她可能确实被装在袋子里搬走,所以头发才会乱糟糟。

    之后,沃夫又连续问了沈絮婉几个问题,但她的回答始终若即若离,触及不到案件的根本。

    当然这也怪不了她,毕竟她只是个受害者,本身也没能和诡术团接触太长时间。

    时间来到晚上九点半,沃夫亲自录完笔供,带着姜述离开了这里。

    “我送你回去吗?”沃夫站在新月馆大门口,问道,“先把你送回去,我这里可能还有点事。”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吧。”姜述笑了笑,没有搭他的顺风车。

    “嗯?”沃夫觉得有些奇怪,姜述的性格他也很了解了,这种能省钱的地方,姜述没理由不省钱啊。

    “嗯,我走了。”姜述冲着他挥挥手,转身消失在街角。

    沃夫看着他的背影逐渐消失,想了一会儿也想不明白便不纠结了。

    而走过街角的姜述,绕了一圈又回到了新月馆,他走到新月馆周围的一处护栏,看着头顶高高的护栏。

    护栏上,尖锐的刺闪烁着锋芒。

    他环顾四周,这里是监控的死角,而且周围也没有什么人,于是便放心地取出扑克牌。

    一共十六张,扑克牌在他的身前形成阶梯,而他也快步走上去,借此翻过护栏。

    现在他的精神力还不足让他把扑克牌当成魔毯,但仅仅是借力,完全没有问题。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