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什么?”沃夫迅速道,“她在哪里?”“我们在厨房的厕所里意外发现了沈絮婉女士,她晕了过去的。”警员回道,接着从手提箱里取出来一个四方的棕色盒子,“我们还在现场意外发现了这个。”“八音盒!”馆长疾步见状递过来八音盒,仔细检查并了一阵,“是真的。”虽然很很显然,“八音盒!”馆长快步上前接过八音盒,仔细检查了一阵,“是真的。”。...

    “什么?”沃夫快速道,“她在哪里?”

    “我们在厨房的厕所里发现了沈絮婉女士,她晕了过去。”警员答道,然后从手提箱里取出一个四方的棕色盒子,“我们还在现场发现了这个。”

    “八音盒!”馆长快步上前接过八音盒,仔细检查了一阵,“是真的。”

    但是很显然,诡术团花这么多工夫显然不是为了逗馆长玩,馆长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他立刻就想到了诡术团的真正目的,当即心头一紧,用着颤悠悠的声音问道:“那耳坠?”

    “耳坠不见了。”警员一点也不委婉,耿直答道。

    “这……”馆长深呼吸几下,然后恢复了正常,虽然这副耳坠价值极高,但终究也只是个珍贵点的玩物罢了。

    倒是这场纪念会,被搅得一团糟。

    他的心里烦躁起来。

    让沈絮婉打扮成沈婷上去演奏,原本这一招应该是能让今天的十周年纪念会大放异彩的,结果这一切都被诡术团给毁了。

    “沃夫警督!”这时候,又是一个警员跑来,“我们发现了劫匪逃跑的路线,还是利用通风管道逃走,他们从厨房的管道进入,从上次那个小巷离开。”

    “嗯?”沃夫一拧眉,“我不是安排了几个盯梢的吗?”

    “一些被催眠了,我们都没发现狐狸是什么时候做到的。”警员无奈道,“隐藏在附近的便衣警员被打晕,对方的反伪装能力很强。”

    听到这句话,基本上实锤是诡术团策划的盗窃案了,之前的所有都是猜测,而这一刻,猜测成为了现实。

    “草!”沃夫猛地记起,这个狐狸可是极为危险的,连他都难以抵挡狐狸的催眠术,他急忙问道,“那有没有人员伤亡?”

    “没有。”警员的回答让沃夫松了口气。

    这也让沃夫没来由地在心里感谢诡术团。

    幸好是他们,要是别人策划的盗窃,估计不会在乎普通人和警员的性命。

    ——

    “所以说,基本上就是这样。”警员小组长的汇报结束了,经过两三个小时的现场勘察,他们找到了诡术团的详细侵入路径和逃离路径,但是很奇怪,他们不明白诡术团是怎么潜伏在会场附近的。

    而且,即便是潜伏在会场附近,警员们也想不通诡术团是怎么做到在两分钟内冲进会场,然后掳走沈絮婉的。

    “我们又让诡术团跑了。”沃夫转头看向姜述,叹了口气,“这帮人溜得太快了,打了我们一个时间差,现在已经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别带上我。”姜述后退半步,划清界限,“我就是个普通来宾。”

    沃夫看着他,无语。

    丙:你后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吗?

    “沈絮婉小姐醒了吗?”沃夫又问警员道。

    “刚醒,没什么大碍。”警员答道,“我们的人正在她的房间录笔供。”

    “行,我去看看。”沃夫看了眼姜述,“你要去吗?”

    “嗯,一起吧。”姜述点点头,这种时候,他就又是一个普通的警署编外人员了。

    倒不是想看近距离看看沈絮婉长什么样,就单纯想了解案情。

    和黑加仑剧院一样,新月馆也有供常驻乐师居住的区域,就在展览大厅后面的不远处,走上开放式的旋梯,二楼的走廊上有十五个房间,而沈絮婉住在最角落,也是面积最小的那一个。

    此时,她的房间是打开的,可以看见,两个警员站在客厅里,而沈絮婉斜靠在沙发上。

    “笃笃——”沃夫叩响门。

    “警督。”两个警员看见他,敬了个礼,站到一边。

    “嗯。”沃夫向他们点点头,然后看向沙发上的沈絮婉,自我介绍道,“我是沃夫,你好。”

    “你好。”沈絮婉答道,声音很温柔,“抱歉,我的头还有点晕,不能站起来。”

    她倚着沙发,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自己头发,浑身上下透着一种慵懒的韵味。

    “没事。”沃夫道,然后接过警员递来的笔录,飞快地看了两眼,笔录似乎刚刚开始,警员没没有记录,所以他冲着两个警员道,“你们去忙其他事情吧,这里交给我。”

    警员立正,“是。”

    沃夫看了眼她,一副柔弱的模样,继续道,“真的不用去附近的诊所吗?”

    “不用。”沈絮婉摇了摇头,“今天新月馆里有医生坐镇,迷药的剂量很小,休息一会就行。”

    “嗯,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沃夫继续说道。

    沈絮婉点点头,然后拍拍自己边上的两侧小沙发,“坐吧。”

    姜述随着沃夫入座,他看着两左两右的平板精,小声骂道:“别拍了,你们四个别拍了,搞得跟我指使的一样。”

    小甲的摄像头伸出来,翻折向后看了眼姜述,然后在弹幕上回道:色影师工作时间,勿扰。

    姜述:“……”

    他瞄了眼,别说,这四只平板精的拍照技术还是有点东西的,本就淑美的沈絮婉在它们的镜头下更显得仙气飘飘。

    “能说一遍事情经过吗?”沃夫问道。

    “嗯。”沈絮婉应着,她换了一个姿势坐着,手搭在沙发靠背,手撑着头看向沃夫,很随意,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无与伦比的魅力。

    “在台上谢幕之后,突然会场就黑了下来,我有些慌乱,然后突然间,一伙人冲了上来,用一块布捂住了我的嘴,但并没有捂严实,所以我叫出了声。”她说道,“但很快我就晕过去了,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自己房间里了,听他们说,我是被搬回来的。”

    “嗯,你有看见他们的样子吗?有没有面具?”沃夫继续问道。

    “抱歉,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沈絮婉想了想,表情有些犹豫,但是思考再三,她还是说出口,“我其实什么都没看见,只是感觉到风声,像是有人向我冲了过来,然后突然就有布盖在我的脸上。”

    “什么都没看见?”沃夫重复着,抬眼看她。

    沈絮婉皱着眉头回忆了一下,肯定道:“对。”

    “没看见……”沃夫喃喃道,这么近都没看见的话,这里面有很大问题。

    这时候,姜述突然开口道:“是黑活。”

    “黑活?”沃夫看向他,听见姜述开口他就知道,这家伙又懂了。

    “嗯,黑活。”姜述肯定道,“魔术里用得很多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