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台下响了议论纷纷声纷纷,群情略微有些兴奋,但没等观众们就更异常激烈的讨论,台上的女人了将双手落在了键盘上。这首重奏曲基本上也没做铺垫部分,在那一声厚实的“咚”后,一个个琴音如狂风暴雨般输出,从单调的低音渐渐转而轻脆的高音,女人玉葱般的手更有甚者挥出了这首协奏曲几乎没有铺垫部分,在那一声厚重的“咚”之后,一个个琴音如狂风暴雨般输出,从沉闷的低音逐渐转向清脆的高音,女人玉葱般的手甚至挥出了残影。。...

    台下响起议论声纷纷,群情稍稍有些激动,但没等观众们开始更激烈的讨论,台上的女人已经将双手落在了键盘上。

    这首协奏曲几乎没有铺垫部分,在那一声厚重的“咚”之后,一个个琴音如狂风暴雨般输出,从沉闷的低音逐渐转向清脆的高音,女人玉葱般的手甚至挥出了残影。

    台上乐,台上人,台上景,三者的交融为台下的观众打造出了如梦似幻的体验,每一次按下琴键都仿佛按在观众的心里,带动着观众的情绪。

    “这是……这真的是沈婷吗?”有人忍不住道。

    这种高强度的弹奏频率,就是炫技,而且是上来就放大招。这对钢琴家的硬实力有着难以想象的要求,每一下都要无比精准,即便是超高速也要有条不紊。

    更难的是,这样的弹奏长达两分钟,这对钢琴家的体力也有要求,以男性钢琴家的体力都很难达到。

    因此,当年沈婷凭借着这首曲子,仅凭炫技就声名大噪。

    “很多年没有听到她的曲子了啊。”

    “是啊,时间真快,一转眼沈婷大师也已经逝世十年了。”

    这些上了年纪的观众们只感觉心中无限感慨,忍不住与周围的好友低声交谈起来。

    这首曲子本该与其他乐器合奏,但此时却是独奏,台上随着女人的动作,黑色晚礼服的两只薄纱袖管上下翻飞着,而她的上半身却依旧笔挺,纹丝不动,如同一位优雅沉郁的王后。

    要让姜述听钢琴曲里蕴含的感情,他估计听不出来,但让他看这种炫技式的演出,那他当然看得懂啊,牛就完事儿了。

    “这么好的手……”姜述的视力很不错,他当然看见了那双极美的手,忍不住赞叹道,“不学魔术可惜了。”

    台上,钢琴曲逐渐转入柔和,台上的女人朱唇轻启,伴着音乐唱了起来。

    没有歌词,歌声里似乎都是些没有意义的“啊”,但意外得极为柔美,与琴音相得益彰。

    一曲罢了,全场沉浸在音乐之中,安静之后,掌声四起,连绵半分钟才逐渐消散。

    “厉害。”

    “她是沈婷大师的女儿吧,这么一看,她和她母亲,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这么年轻就有如此高的音乐造诣。”

    “原来如此,原来馆长说给我们的惊喜是这个,还真是惊喜啊,带着我们重温了一遍当年的演奏。”

    “这副耳坠,哈哈,他终于肯拿出来了,这可是当年沈婷女士最珍惜的东西。馆长可从来没拿出来展览过。”

    姜述在一边听着这番话,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对劲,他转头去找沃夫,却看见沃夫在距离他十来米的地方。

    诡术团的目标……

    很可能不是八音盒,而是那个耳坠!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姜述便看见头上的灯光闪了闪,然后突然熄灭,整个会场瞬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他没多犹豫,一抖手,一张扑克牌瞬间出现在他的手里。

    惊呼声四起,光听声音就知道这个时候的会场乱成了一团。

    “不要慌乱,不要乱跑,待在原地!”沃夫跳上一个玻璃台柱,在黑暗里大声制止慌乱的观众。

    “安保呢,安保!供电房有备用电源!”馆长的声音从黑暗里传来,“去打开备用电源!”

    守在门口的安保人员快步离开,去打开备用电源。

    “啊!”突然间,一道尖锐的女声响起,所有人同时看向舞台上。

    那里,黑色幕布突然升起。

    由于有高大的玻璃窗,窗外的灯光又隐隐照进来,所以大厅里还是勉强可见的。

    然而当姜述抬头看向舞台上时,只看见深邃的黑色,完全不反光的黑色。

    他需要光,于是转头看向跟在自己边上的平板精们。

    丁:远赴人间惊鸿宴,鬼刀一开看不见。

    姜述:“……”

    神经病,开灯啊!

    似乎是听见了他的心声,平板精打开手电筒,向台上照去,姜述飞快地向舞台冲去,但人群拥挤,根本挪不动步子。

    “他们在台上!”他大声喊着,但此刻,灯突然亮了,会场里恢复明亮。

    恢复视力后,所有人都看向舞台上,那里,沈絮婉已经消失不见。

    ——

    “失踪了。”沃夫眉宇紧锁,“这么大个活人,怎么会说不见就不见?”

    “新月馆在停电的时候,系统会自动检索常规电源的情况,如果发现故障无法自我排除,就会立刻启动备用电源。”馆长同样忧心忡忡,“整个过程最多三分钟,测试时都在两分钟以内。”

    “也就是说,三分钟的时间,沈絮婉就被他们掳走了?”姜述摸了摸下巴,然后开始以自己的步子丈量距离。

    他从门口走到舞台上,估算出距离大概是二十米,而普通成年人的跑动速度在七米每秒左右,但是这段距离是黑暗的,而且有玻璃展台这些障碍,这么算的话,五米每秒已经算快了。

    “保安是什么时候出去的?”姜述问身边的平板精们,他知道这些小东西有录音和偷拍照片或视频的不良习惯。

    对此,它们自己倒是振振有词,这个叫收集数据。

    甲:陷入黑暗第三十秒,馆长发话。

    乙:第四十二秒,安保人员离开会场。

    丙:一分零三秒,沈絮婉尖叫。

    丁:两分钟,灯亮。

    从甲乙丙丁四只平板精录制视频里,可以很直观地理清关灯后每一个事件的时间点。

    “他们的动作好快……”沃夫同样感到棘手,短短两分钟时间,诡术团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抢走了沈絮婉。

    “而且,为什么没人看见他们?”他继续问道,“当时会场里,虽然黑,但还有光,我能看见十米开外的人,但却看不见诡术团的人。”

    “沃夫警督!”这时候,一个警员快速跑来。

    在沈絮婉消失时,沃夫就封锁了整个新月馆,支援的警员很快就到了,他们负责新月馆内的排查,包括各个地方可能潜藏着的劫匪以及来宾。

    不过,能拿到新月馆会员卡的人大都拥有着卓越的社会地位,简单地排查之后,并未发现什么异常,也就将他们放走了。

    “怎么?”沃夫看向那个警员。

    “我们……”警员一路跑来,他喘着气答道。

    “我们找到沈絮婉女士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