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沃夫听见他这话,疾步走上去,仔细地打量着上方的通风透气管道,他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也意外发现了不对的地方。通风透气管道口上是有个铁罩子封死的,而现在的铁罩子却有被拆装过的痕迹,下面那两个螺丝没拧上,并且旁边除了一些剐蹭的痕迹。而他很很清楚,乔伊斯发来的那张通风透气管通风管道口上是有个铁罩子封住的,而现在铁罩子却有被拆卸过的痕迹,下面那两个螺丝没拧上,而且旁边还有一些剐蹭的痕迹。。...

    沃夫听到他这话,快步走上来,端详着上方的通风管道,他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也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通风管道口上是有个铁罩子封住的,而现在铁罩子却有被拆卸过的痕迹,下面那两个螺丝没拧上,而且旁边还有一些剐蹭的痕迹。

    而他很清楚,乔伊斯发来的那张通风管道图,上面的螺丝钉是四个都拧好的。

    “要通知警署或者是新月馆吗?”姜述看向沃夫。

    沃夫摇摇头道:“先别通知,还不清楚实际情况,打草惊蛇了可不好。”

    “可是……”姜述指指一个方向,“那里有监控,可能诡术团已经发现我们了。”

    “呃……”沃夫有些尴尬,“行,我通知警署布置包围。”

    他再看看姜述,只见姜述搬来几个箱子踮脚,爬上了通风管道口,目光与管道内部平齐。

    姜述摸了摸下巴,从口袋里掏出两个螺丝钉,将其拧进管道口的铁罩子里,从外面完全封死通风管道。

    “你……在干嘛?”沃夫的眼神里满是纳闷,“为什么要封起来?”

    “就……万一他们搞事完准备从这里出来,我就可以堵住他们的路了啊。”姜述一脸理所当然。

    沃夫觉得有些好笑,“那万一他们带了热武器呢?这东西拦不住他们的啊。”

    “对啊我知道,我就是想恶心一下他们。”姜述依旧一脸理所当然。

    丙:他恶心人一直可以的。

    沃夫:“……”

    “等下我会安排人手监视着这条小巷的。”他没好气道,“快走吧,纪念会都要开始了。”

    两人又一路风风火火地跑向新月馆的大门。

    新月馆,虽然不及黑加仑剧院那般规模,但通体设计几位精巧,远看的话,像个……

    U盘?

    姜述的眼神有些诡异,银白色的斜立方体,看起来的确像个U盘,如果一定要说美感,估计算是个精致的U盘……

    “两位先生,请出示身份证件。”守在门口的两位迎宾礼貌道。

    “喏,你查查我在不在邀请名单上。”沃夫突然不确定起来,他也不知道馆长邀请他是不是随口一说。

    而姜述则是递出馆长给的塑制名片,“这个可以证明吗?”

    两个迎宾看见这张名片,目光顿时一愣,其中一人双手接过名片,在边上的卡槽上划了一下,卡槽的指示灯是绿色。

    这是真的……

    迎宾的神色顿时变得无比尊敬,他们在这里也当了几年的迎宾了,自然清楚馆长极少给出自己的名片,在七区这片地界上,馆长背后的能力可不容小觑。

    那么能被馆长看重的人……

    “两位先生请进。”迎宾一鞠躬,请姜述两人进入新月馆,“两位是第一次来吧?需要我带路吗?不胜荣幸。”

    “不用不用。”姜述也不想搞什么特殊化,快步走进会馆。

    “你这张名片,好像很有用。”沃夫的声音很小,本来他的嗓门可不小,但是一走进来,这股典雅的氛围让他不自觉压低声音。

    “嗯,可是为什么要给我?我只是个魔术师,顶多加个警署编外人员。”姜述不解,要说是因为破案,那也不太可能。

    “可能是想拉拢你。”沃夫想了一会儿,“你的身份是最特殊的,你不算是警署里的人,交好你不算贿赂,但同时你却可以干预一些案子,说不定以后你也会进入决策层。”

    “而且,他肯定看出来了,你很有能力。”他接着说道,“总之,他有不会损失什么,却能得到一个扩大人脉圈的机会。”

    “喔。”姜述满脸的失望,“我还以为是想挖我过来当台柱子呢。”

    “呃,你懂古典么?”沃夫无奈,“新月馆是很传统的艺术馆。”

    “我懂一点古典……”姜述抿着嘴,小心补充,“古典魔术。”

    两人穿过一条玻璃质感的长廊,长廊的两边交错着布置着不少玻璃柜,里面是一些新月馆里的收藏品乐器,各个做工精良,铭刻着乐器大师的名讳。

    长廊的尽头是一处大厅,柔和的暖色灯光从大厅里铺出来,姜述和沃夫一边随意聊着一边走进大厅。

    纪念会大厅里散散落落着玻璃台柱,在这些台柱上摆放着一些果盘和盛着酒的高脚杯。

    除了这样的玻璃台柱,还分散着一些玻璃展柜,玻璃展柜里同样摆放着一些收藏品,不过在陈列在这个大厅里的收藏品,就都属于那个曾经的神话——沈婷大师。

    乐谱、照片、乐器,这些东西配合着文字将沈婷的生平娓娓道来,姜述一个一个看过去,一时间也是看得入了神。

    精通多种古典乐器和现代乐器,承前启后式的音乐大师,倾城之姿,与人友善,家庭美满和睦……

    可以说,这是一个几乎完美无缺的人物,性格人品样貌才华都冠绝一代人,由此,英年早逝的她才格外让人怜惜。

    这让姜述想起了前世历史上的完人周瑜。

    在逝世的十周年纪念日,这个新月馆还是能聚集起一大批她的忠实拥趸,一起听着她生前的音乐,交流着爱好。

    当年听沈婷的这帮人现在已经大部分成为了权贵,因此,这还成了一个大型的人脉交流会,这也是这样一样纪念会能连续承办十年的主要原因。

    借着这种机会,馆长混得风生水起。

    “听说八音盒被偷了。”

    “对啊,也不知道这次馆长该怎么办,十周年的纪念会反而没了那个八音盒,唉。”

    姜述听见身边传来轻微的议论声,他踱步向那个地方走去,装作拿果盘里的水果吃,实际上在偷听。

    “是啊。不过听馆长说,他准备了一个惊喜,不知道是什么。”

    “看吧,馆长出来了。”

    姜述抬眼看向大厅前端的舞台,一个年近花甲的中年人站在上面,虽然头发花白但仍然精神矍铄,他接过话筒,朗声道:“今天,是沈婷大师逝世的十周年纪念日,我们,我们这些粉丝再次相聚在这里,以乐会友,纪念孤城永远的乐坛神话。”

    “现在,有请新月馆的T1级乐师——沈絮婉女士为我们献上沈婷大师的成名曲——《月夜·第九协奏曲》”

    幕布拉开,台上是一架华贵的钢琴,钢琴前侧坐着一个女人,她身着一袭黑色拖地晚礼服,腰板和修长的玉颈形成一条优美的直线,侧颜精致白皙,令人痴迷。

    所有人都能看到,在她小巧的耳垂上挂着一个耳坠,耳坠形似一个小铃铛,黑色晶体质感的表面微微泛着光,一颗红色的宝石镶嵌在铃铛中心,看起来高贵华美。

    她伸出右手,食指在钢琴上按下第十个键,动作浑然天成,无比优雅。

    “咚——”一声琴音浑重如锤,仿佛砸在在场每个人的心头,他们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DNA动了!

    这张脸,这身打扮,这副耳坠,这个招牌式的动作——

    “沈婷大师?”

    有人情不自禁呢喃出声。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