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大约是这么个人。”大爷指指那个秃头男,直截了当,“前几天是他来买这样的摄像头,我还思忖着呢,这种玩意儿会有人买么?在仓库找了好久才找到了这个型号的。”“行,他买的是摄像头,你没办理登记信息吗?”沃夫然后问着,要不然能问出秃头男的身份,说没准“行,他买的是摄像头,你没登记信息吗?”沃夫接着问道,要是能问出秃顶男的身份,说不定……。...

    “大概就是这么个人。”大爷指着那个秃顶男,直截了当,“前几天就是他来买这样的摄像头,我还寻思着呢,这种玩意儿还会有人买么?在仓库找了好久才找到这个型号的。”

    “行,他买的是摄像头,你没登记信息吗?”沃夫接着问道,要是能问出秃顶男的身份,说不定……

    能直接抓住诡术团的一个成员。

    “这里是E区。”大爷冷冷道。

    沃夫无奈,向大爷告别,带着姜述离开。

    “E区?什么意思?”姜述不解。

    “一般来说,购买违规物品需要登记在案,孤城在法令上很重视保护隐私,所以摄像头也在违规物品之列。”沃夫解释道,“但是EF区,只有刑法,没有其他法。”

    姜述点头,明白了,然后跟着沃夫离开巷道。

    似乎是被两人的脚步声吵醒,一直坐在旧物馆对面民居门口的另一个大爷睁开眼睛,他望向两人远去的背影,呢喃出声:“这早上不是来过了么,怎么没几个小时又来一趟?”

    ——

    离开巷道,沃夫蹲在电线杆底下,打开拟化光屏好一阵操作,将嫌疑人的画像传入警署系统,开始查询画像。

    大爷的素描功底很不错,各项细节都有,因此很快,警署便将范围缩小到几个人身上。

    一个在B区,一个在E区,一个在F区。

    因此,沃夫自然决定先去E区这家伙那儿看看。

    ——

    扭扭街,一个充斥着艳丽与暴力的地方。

    暴躁炸街的音乐配上闪动的炫彩灯光,声污染和光污染让姜述直摇头,他一拧身就想掉头离开,但是立马被沃夫捉回来。

    “怎么?不习惯?”这里很吵闹,所以沃夫的声音很大,“你总在ABC这几个区混,还没有见识过这里吧?相信我,随便找个酒吧扭扭,你会爱上这里的。”

    姜述紧闭着嘴,他其实来过这里,更准确说是,来过附近,但那是一段惨痛的经历,所以他不想说。

    乙:我还要去大鸟转……

    一行字幕没飘完,姜述就一把抓过来,关掉了它的屏幕。

    对了,由于地面不总是干净的,他给小乙穿上了两只小鞋,小乙也曾义正言辞地抗拒他给它穿小鞋的举动,但是失败了。

    目标是扭扭街上一个黑帮的二把手,平时都看管着一个名为“捣蛋鬼”的歌舞厅。

    乙:捣蛋,这个蛋……它正经吗?

    很快,沃夫就来到了这家歌舞厅前,看着这金碧辉煌的门面,他摸了摸下巴,“这家我来过,还不错。”

    姜述无奈:“为什么你这种人能当警督啊?”

    “长得帅。”沃夫秀了一波肌肉,他算是狼叔那种类型,身材又魁梧得多,的确很受欢迎。

    现在是白天,因此歌舞厅大门紧闭,沃夫径直上去,毫不客气地连踹两脚,然后走到门上的摄像头位置,凑上脸,“叫你们管事的人出来。”

    没多久,一大帮奇形怪状的流浪者便拎着甩棍、棒球棍、酒瓶之类的东西,簇拥着一个拥有高耸入云发型的七彩潮男冲了出来。

    “你是什么人?敢来我这撒野?”七彩潮男扬着头,厉声道,“想死吗?”

    “唉。”沃夫叹了口气,撇撇嘴,慢步上去,然后暴起掐住这潮男的脖子,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说话没什么水准,你不是管事的,叫你们管事的出来。”

    整张脸因充血而通红,他在空中挣扎着,对着沃夫拳脚相加,但是没什么用。

    边上的流浪者们见状,想要群起攻之,但又被沃夫一个眼神吓住。

    “五十九,六十。”沃夫数完了数,刚好一分钟,于是便松开手,任由潮男摔在地上。

    潮男流浪者坐在地上不断地喘着气,作为二把手钦定的临时管事,他在这条街上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被沃夫像掐小鸡一样掐起来后,他却没有一点愤怒,只有惊恐。

    这个家伙,真的敢当街杀了自己的!

    他的手,就像他的心一样坚硬,像机械一样精确稳定,他很清楚,这肯定是一双杀过很多人的手!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潮男看着他,似乎是发现了沃夫脸上不耐烦的神情更甚,他立马改口回话道,“我现在就是这里管事的,你找我有什么事?”

    “哦?”沃夫皱起眉,似乎是不相信自己判断失误了,但他没空深究,只是拿出那张画像,“这个人,你认识吗?”

    “这是……”潮男一眼就认了出来,但并没有直接说出来,只是嗫嚅着。

    “嗯?”沃夫从鼻子里发出一声。

    潮男立马说道:“是贾巴,我的上司。”

    “他在哪?”沃夫继续问道。

    “我……我不知道。”潮男结巴着回道。

    沃夫哼了一声,拿出了警督证,“不,你知道,那么现在很简单,要么,你直接在这里说出来,要么跟我回警署,预审科那帮人有无数种方法让你说出来。”

    随着警督证的亮相,在场的其他小混混们顿时没了别的想法。

    如果是晚上,如果沃夫只有一个人,如果他不是警督,或许这帮混混还敢回去拿热武器,但是现在,很显然不可能。

    除了潮男,他们都只是帮派的外围,只是混吃混喝醉生梦死的流浪者,自然不会有任何袭击警督的想法。

    “他在……”潮男咬咬牙,凑上去小小声和沃夫说着贾巴的藏身处。

    每个月的贾巴都会去那个地方,临走前把歌舞厅交给潮男打理,贾巴很严肃地吩咐潮男,只有出大事的时候才能去那个地方找他。

    现在,可能就是出大事的时候了,只不过,可能是贾巴出大事。

    一旁的姜述看着那个潮男的模样,也没多想,直接用了一次心灵感知。

    只用一次,他只会耗蓝,不会有其他的副作用,之前他也试过,用过一次后,约一个小时就能回满蓝条。

    剩下的半管蓝,也足够他在遇到意外时用的了,再说,有沃夫在,他不用太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

    用完能力后,姜述本以为自己会获得“恐惧”的颜色,然而并没有。

    他看到了绿色。

    绿色?

    他想了一会儿,按之前橘衣那次测试结果来看,绿色是……

    姜述怔住,他看着潮男站在沃夫面前,脸上浮现出“地铁老人看手机”的表情,脚步不自觉地缩了缩。

    早就听说有些人会迷恋窒息所导致的碱中毒,因为这种中毒会产生精神兴奋,也就是俗称的爽感。

    没想到今天见到个窒息之后直接爱上男人的。

    恶不恶心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