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橘衣酱竟然……”一个警员哇的一声就哭了,他把头埋进身边的警员胸膛里,“她今年偏偏收了我的圣诞节巧克力。”“孩子,她每个人的都收了。”他身边的警员摸了摸他的头。总的而言,这一霎那,第七警署更年轻警员们共同合作的梦,碎裂了。而作为女主角的橘衣,则是低“孩子,她每个人的都收了。”他身边的警员摸了摸他的头。。...

    “橘衣酱居然……”一个警员哇的一声就哭了,他把头埋进身边的警员胸膛里,“她去年明明收了我的圣诞巧克力。”

    “孩子,她每个人的都收了。”他身边的警员摸了摸他的头。

    总的来说,这一刹那,第七警署年轻警员们共同的梦,破碎了。

    而作为女主角的橘衣,则是低着头快步向出口跑去。

    她深刻意识到自己已经社死了,现在只想飞速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

    然后,一头撞在玻璃门上,而她却仿佛感受不到痛,转了个方向,又“梆”一下撞在另一扇玻璃门上。

    直到第三次,她才成功捂着头上的大包撒丫子跑开。

    完蛋,社死之后还被鞭尸。

    “呃,她跑什么?”姜述一脸难以置信,回过神来的他当然知道自己刚刚说了容易令人误会的话,“她跑了不就解释不清了吗?”

    她是不是存心败坏我名声?

    丙:好家伙,反客为主。

    “解释什么?”沃夫冲着他一挑眉毛,“还需要解释吗?这不都写在脸上了?”

    “别闹,我和她绝对没朋友以外的关系!”姜述一口咬定,他不想坏了人家姑娘的清白,“那天就是单纯地来帮我装个淋浴器。”

    “装淋浴器装到一点?”沃夫一脸纳罕。

    姜述无奈道:“出了点小状况,反正真的什么都没做。”

    他们两人的谈话声音并不轻,在场的警员也都听了个大概,于是这些警员不约而同地在心里骂道:“狗东西,得了便宜还卖乖!”

    “姜先生,我收回我刚刚的话,对不起。”这个时候,乔伊斯突然一脸严肃地看着姜述,微微鞠躬,但是当他抬起头来时,又改口道,“不对,我收回一半,沃夫的确是个只靠臆测破案的家伙。”

    丁:收回了,但没有完全收回。

    而姜述还没有什么反应呢,边上围观着的警员们又纷纷讶异起来。

    在他们的印象里,乔伊斯铁面无私、冷血无情,又绝顶高傲,绝不是个轻易向人道歉的家伙,然而就是这么个新来的外人,让乔伊斯道歉,更让橘衣酱装淋浴器装到半夜。

    “别看了别看了。”一个年近三十岁的老资历警员拍了拍身边的年轻警员,语重心长道,“仅凭那份档案就能发觉作案手段,姜先生本身就很优秀啊。而且,你也是个成年人了,你应该知道,梦里啥都有。”

    年轻警员:“……”

    “小事,小事。”姜述无所谓,对乔伊斯之前的话他并未有太多的厌恶。

    可以很清楚地看出来,乔伊斯和沃夫是同一类人,或许乔伊斯更傲,或许沃夫更加武断,总之他们都很有原则,和姜述在那个梦里遇见过的F区地方警完全不同。

    “你再说一遍,我什么时候只凭臆测了?”沃夫顿时怒道,当时他那情况,很难不怀疑姜述吧,就连姜述自己都说了,孤城会魔术的可能就他自己和诡术团而已。

    “呵。”乔伊斯撇过脸去,没理他,然后招呼着他那一组的警员仔细看看,放置假展台的地方还有没有什么线索。

    姜述心里了然,大概这就是同类相斥吧。

    “警督!”一个警员很快就找到了细节,他们刚刚着重调查八音盒玻璃柜附近的细节,对另一边并未太多在意,现在知晓过程后,自然上心不少。

    “这里,这里有一条刮痕。”警员带着乔伊斯去看。

    乔伊斯定睛望去,在窗户B前几米的黑色地板上,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一条浅浅的刮痕。

    “刮痕?”乔伊斯思考了一会儿,没有结果,不过他很快就找到了突破口。

    天花板上,在那个老式摄像头的旁边,有着一个通风管道口。

    这个摄像头采用两截支架固定在天花板上,镜头并非是现在常用的球形,而是管状。

    两者的区别很明显,球形镜头可以广角拍摄,几乎没有死角,而管状的普通镜头,拍摄范围只有镜头前约三十度的扇形。

    因此,通风管道是这个摄像头的死角之一。

    “馆长先生。”

    “馆长先生。”

    沃夫和乔伊斯几乎是同时说话,随即,他们对视一眼又以更快的速度同时问道——

    “通风管道有还有其他入口吗?”

    两人同时想到了突破口,果然,只要剥下诡术案奇诡的外衣,明晰了大概的作案手法,警署的破案能力还是值得信赖的。

    “去,把新月馆的内部结构图拿给乔伊斯和沃夫警督。”馆长吩咐身边的管家,管家转身离开。

    “你!”沃夫发觉自己和乔伊斯想到了一起,有些恼怒,“我先说的。”

    乔伊斯嘲讽道:“那你去查这个吧,毕竟这是你好不容易才想出的线索。”

    “不用,让给你了。”沃夫黑下脸,好在,姜述在边上提醒了他。

    姜述突然道:“问问摄像头的型号,这可不多见。”

    “对,馆长,你的这个监控,型号是什么?是在哪里买的?”沃夫眼睛一亮,大声问道。

    而后,馆长又思考了一会儿,对着沃夫说道:“这个摄像头,早就已经过时了。现在要买的话……恐怕得去怀旧馆那样的地方才能看见了。”

    “明白。”沃夫点头。

    随即,馆长走了下来,他并没有直接找上这里的两个警督,而是看着姜述,拍了拍他的肩膀,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笑容,“你很不错。”

    “谢谢。”姜述点点头,然后下意识道,“你也很不错。”

    馆长:“???”

    “我的意思是,把这个新月馆打造得这么……气派,老先生你也很厉害啊。”姜述快速改口道。

    “怎么,你也对这里有兴趣?”馆长笑着摸摸长须,从身上摸出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名片,作用的话,相当于一张这里的会员卡吧。如果不嫌弃的话,还请收下。”

    “谢谢。”姜述笑吟吟接过卡,名片是硬塑料质地,半透明的黑色,上面简单地印着“新月馆-卢义”,在名片的背面,印着一个纹路精细的八音盒。

    对于这种外来之物,姜述一向秉持能收就收的原则,就像是Steam的喜加一环节。

    我可以不用,但我不能没有。

    “沃夫警督,乔伊斯警督,既然已经找到了思路,我的八音盒……”馆长顿了一顿,“最好能在今天晚上之前找回来,晚上,有一场很重要的展览音乐会。”

    “没问题。”

    “我们会尽全力的。”

    沃夫和乔伊斯几乎是同时答道。

    “接下来的事,就有劳两位警督及各位警员了。”馆长看了一圈,然后慢悠悠离开,现在,知道了警署在案件上取得了突破性成果,他总算放下心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