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月见里橘衣离开了了魔术屋,心情很很奇怪,她也说不很清楚自己究竟对现在的这样的结果满不不满意。说不不满意吧,大橘已定,自己了成了姜述的g……朋友,起码现在的不需要担惊受怕了,早上也终于等到能不做那个“Here's Johnny”的噩梦了;说不满意吧,终归是既不甘心说不满意吧,大橘已定,自己已经成了姜述的g……朋友,至少现在不用担惊受怕了,晚上也终于能不做那个“Here'sJohnny”的噩梦了;说满意吧,总归是既不甘心又生气的。。...

    月见里橘衣离开了魔术屋,心情很奇怪,她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对现在这样的结果满不满意。

    说不满意吧,大橘已定,自己已经成了姜述的g……朋友,至少现在不用担惊受怕了,晚上也终于能不做那个“Here's Johnny”的噩梦了;说满意吧,总归是既不甘心又生气的。

    所以,当朋友又不情愿,反抗吧又不敢,橘衣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中。

    但是突然间,她想到了一条路。

    自己要上位,没错,要上位!

    ——

    洗完澡的姜述顿感神清气爽,他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上的水,一边打开了霹雳霹雳。

    目的明确,想看看别人怎么夸自己。

    现在,表演已经结束三个小时,不少人已经将姜述的魔术录像上传,这次有了上一次的铺垫,冲上热搜的速度快了不少。

    姜述点进播放量最高的视频,看了眼标题——“魔术×仙术√,姜述魔术表演现场,全体起立!”

    “哈,标题起得不错。”他看看up主,发现名字有点熟悉——“小鹿家”。

    哦,是上次那个标题党。

    姜述记了起来,这个小鹿家就是上次那个在视频里帮他说话的,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哪个文艺报的记者。

    也就是说,这次的表演这家伙又来看了。

    他点进了视频,二倍速看着,还时不时拉一拉进度条,因为他实在是不想看自己玩花切装X的部分。

    怎么说呢,装的时候帅炸,看的时候爆尬。

    但有一说一,花切和这个魔术结合起来,观赏性极强。

    看完视频,姜述最大的感受就是……

    全是问号。

    满屏的问号,各色的问号,还有特殊弹幕构成的问号,开弹幕看的体验极差,完全看不见自己当舞台上干什么。

    于是他屏蔽了关键词“?”,这下子,视频干净了不少,而剩下的弹幕,七成在刷“仙术”,三成在质疑,这次质疑的内容则是简单的“特效罢了”“剪辑的”“全是托”。

    这样的言论也在姜述的预料之中,对此,他没什么多的反应。

    退出视频进入评论区,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条热评——“承认别人难有那么强吗?”。

    姜述一皱眉,觉得这句话好熟悉,再一看昵称,果不其然。

    昵称:固拉乙

    第二条热评:这种东西对于你们这些外行人来说可能很难,但如果是我这种内行人,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这不是难不难的问题,这就是仙术。

    昵称:你好像有那个大丙。

    第三条热评:前排出售(我绝不轻易水字数)……

    昵称:出钱一丁

    姜述用诡异的目光看向边上的乙丙丁,感情你们仨把热评包圆了呗?

    好在,下面的评论就正常多了,不少观众现身说法,声称姜述的魔术绝对不是特效,也没有用托和剪辑。

    当然,这种视频的评论区底下肯定是乌烟瘴气的,姜述瞥了几眼就没什么兴趣了。

    幸好,这一次他没看见有任何与魔术揭秘相关的视频,因为可爱的孤城人民还停留在质疑魔术真假的水平。

    “叮——”耳机里传来信息的提示音,姜述退出软件,看了眼信息,果不其然,又是沃夫。

    这一次的魔术,他同样给沃夫准备了一张亲友票,但同样的,沃夫还是没有来。

    当他发现的时候,他就在猜着,沃夫是不是又遇见什么突发情况了。

    沃夫:今天本来要去的,但是警局突然又来了个案子,我就出现场去了,忙了一天。不过有一说一,你那魔术是真的牛啊,我已经开始后悔没去现场了。

    姜述:没事,总有机会看的。

    沃夫:主要是去了趟现场,什么也没发现,基本上是白去一趟,我怀疑又是诡术团干的。

    姜述:怎么说?

    沃夫:能让我感到棘手的案子不多,而也只有在面对诡术团的时候我才会一点头绪都没有。

    姜述:喔,不是诡术案啊,那没事了,加油。

    沃夫:……

    姜述:……

    沃夫:……

    姜述:要不,给我看看?我不保证我能看出什么。

    沃夫:好嘞,就等你这句话了。

    姜述:案件档案发我。

    沃夫:得嘞!

    “这家伙……”姜述回想起初见沃夫时他那副雷厉风行嫉恶如仇的伟岸模样,“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像个狗腿子了?”

    不一会儿,他便收到了沃夫发来的电子档案,档案的第一页写着六个大字——“新月馆失窃案”。

    点击翻阅,姜述开始了解这个案子。

    新月馆,建于二十年前,是一家古典音乐馆,每个月只进行两次演出,而且会馆采取会员制,据说只有真正热爱古典音乐的人才被允许入会。

    同时,新月馆还兼具收藏功能,里面存放着许许多多的古典乐器及古典音乐家生前使用过的一些物品,比如乐谱、乐典、首饰等等。

    而这次,收藏在新月馆里的一个八音盒,失窃了。

    这个八音盒的艺术价值极高,因此在展览大厅里有一个摄像头专门对着它,而且这个摄像头并未连入网络,录制的画面都存在机体内老式的存储卡里。

    这个摄像头也就不存在被黑客入侵的可能。

    而监控录像里的画面显示,八音盒放在玻璃柜里完全没被动过,但今天闭馆时,馆长巡查的时候却发现,八音盒已经被替换成了假的。

    姜述的第一反应就是荒空的银行劫案,同样,八音盒可能在很久之前就失窃了,但是馆长的说辞却是,他昨天闭馆前也巡视过,因为特别喜欢这个八音盒,他还特地观察过。

    新月馆是馆长的私人会馆,这八音盒本身就是他的,也不存在监守自盗这么一说。

    也就是说,失窃的时间点就在昨天闭馆到今天闭馆的这二十四小时里。

    昨天夜里,馆内的监控一切正常;今天白天,也只有一批学前班的儿童来参观过会馆,所有外来人员也都经过了安检,基本排除嫌疑。

    没有任何异常,但是失窃,就在这样的平静之中发生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