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但是,你是怎么能做到把自己变为扑克牌的?”有了前车之鉴,橘衣不敢大声地大声嚷嚷,只敢小心翼翼地小小声问着。“你……真的看不出?”姜述惊异道,说出来,这个创新但是来了孤城后才能能做到的,资源优势于孤城的科技。“看不出。”橘衣直爽摇摇头。“小甲。”姜述“你……真的看不出来?”姜述讶异道,说起来,这个创新还是来了孤城之后才能做到的,依托于孤城的科技。。...

    “可是,你是怎么做到把自己变成扑克牌的?”有了前车之鉴,橘衣不敢大声嚷嚷,只敢小心翼翼地小小声问道。

    “你……真的看不出来?”姜述讶异道,说起来,这个创新还是来了孤城之后才能做到的,依托于孤城的科技。

    “看不出来。”橘衣耿直摇头。

    “小甲。”姜述唤道,小甲会意,开启投影,将姜述投影到橘衣面前。

    他继续道:“就这样子啊,蹲在那儿绑丝带的时候卡个视野,偷偷溜到魔术桌里,剩下的交给小甲的投影,投影的扑克牌掉到地上后,再偷偷推过去一些真的扑克牌以假乱真。”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姜述笑了笑,有一说一,平板精们的黑科技真好用。

    柳汀若——偶尔滴神!

    这也是他第一次尝试将投影运用在魔术里,效果很强大,但他当然不会经常用,原因很简单。

    用投影变魔术,太简单,也太强大了。

    它将成百上千的小时的练习变成了一键执行的冰冷程序,也将魔术里那仅存的真实完全变为虚假。

    姜述并不喜欢这样,所以他只会把投影作为一个杀手锏一样的东西,只有那些连他都完全想不到该怎么以假乱真的魔术效果,他才会考虑用投影配合,完成魔术。

    乙:你装杯的样子很帅,但你偷偷钻桌底的样子真的很狼狈。

    姜述:“……”

    橘衣完完整整地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姜述今晚的魔术秀,又在义眼里重新看了一遍,许久许久没说话。

    看着一脸“被玩坏了”表情的橘衣,姜述也觉得好笑。

    乙:我照着橘衣一看,这姑娘没有表情,白白嫩嫩的脸上每一处都写着“我是SSR”,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她的眼睛里看出来,满脸都写着两个字“白给”!

    姜述:“……”

    这玩意儿损人一直可以的。

    “喏,你输了。”姜述见她半天不说话,小小声提醒道。

    橘衣长叹一口气,满脸的无可奈何,她靠在椅子上,两眼幽幽地看着姜述,“行,想做什么?来吧。”

    “我想做一张纸牌,没什么别的要求,就是得硬,而且不能太脆,要有一定的柔韧性。”姜述一脸兴奋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诶?”橘衣一愣,然后就听见了姜述说道“还有”。

    “还有,以后每个周末,你能不能抽出一天时间来教导我的学徒,从零开始教她数学物理化学生物什么的。”姜述飞快地继续说道,“不用太深奥,基本的就行。”

    “诶?”橘衣又是一愣,这和她想的还是不一样,但是突然间,她又听到一声“还有”,小心脏一下子提起。

    “还有,帮我找一个组织,图标是这样的夜枭。”姜述给她平板精们构出的图。

    “哦。”橘衣答道,下意识问道,“还有吗?”

    “没了。”姜述挠了挠头,这就是他最近需要用到橘衣酱的地方了,他也不敢再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再怎么薅羊毛也不能把橘衣薅成木一啊!

    所以他又礼貌地道谢,“谢谢了,大概就这些事,如果你不愿意也没关系。”

    不管橘衣有多作死,他们总归只认识了一个星期,姜述实在不好意思强迫她做什么。

    “不不不,我愿意。”橘衣忙不迭连声应道,她现在心情有点乱,不知道自己内心到底是个什么想法。

    有点害怕,有点庆幸,又有点不甘心。

    区区一个姜述,居然对自己完全没兴趣?

    “那就更好了。”姜述松了口气,笑道,“谢谢,那么现在开始我们就是朋友了。”

    橘衣却以为自己听错了,喃喃道:“朋友?”

    “对啊。”姜述干咳一声,严肃认真,“你是个好人,但我们更适合做朋友。”

    “喔——”橘衣木讷地点点头,她的大脑正在因别的事情飞速运转着。

    也就是说,因为自己还不够坏,所以不能成为他的爪牙,所以他对自己完全没有性趣,所以只能做朋友?

    出乎意料的,她的心中升起一丝挫败感,不过突然间,另一个想法冒出来。

    朋友……

    朋友?

    哪种朋友?

    不会是……

    人和狗的那种朋友吧?

    橘衣的内心豁然开朗,她的所有疑惑一下子迎刃而解。

    难怪把自己当朋友还要故意恐吓自己,难怪昨天吃饭的时候要把骨头肉放在自己面前,难怪拒绝让自己成为爪牙,难怪明明是个男人却对自己没有兴趣……

    姜述不仁,以橘衣为刍狗!

    真是岂有此理!

    我堂堂孤城第七警署第一技术员,居然要在你姜家忍气吞声当一条狗?!

    等我三年后成就T1乃至T0大神,定要你姜家鸡犬不宁!

    橘衣的眼里怒火翻腾,她出离地愤怒了,但是一瞬间,她想起了姜述的那些巫术,细长白皙的脖颈不由自主地缩了缩。

    好像,还是不能起正面冲突。

    得苟住!

    月见里橘衣的眼珠滴溜溜地转,她的心里有了新的打算。

    “行,那橘衣啊,对我说的纸牌,你有什么想法吗?”姜述兴奋地搓手手,要是真的能有这样的纸牌,他勉强也算个剑仙了吧?

    孤城现在也只有民间极少数人在探究他的魔术原理,“裁影切花”到现在都没人能解释得清楚,按这个趋势,集合了若干机关若干道具若干手法的“纸牌屋”,这辈子都不存在被破解的可能。

    毕竟,这个魔术本身就是站在前世那么多魔术天才的肩膀上融合而成的,寻常孤城人也不见得更加聪明。

    “纸牌的事我会处理,你就别管了。”橘衣依旧有些愤愤不平,但是一说出口就后悔用这种语气了。

    她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姜述,发现他没生气才小声道:“我的意思是,以你的智商很难跟你解释……哦不对!”

    橘衣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立马低下头闭上眼睛,身子一缩,精致的五官在脸上挨得紧紧的,一副抗揍的模样。

    但是等了一会儿,面前的姜述没有什么动作,于是她又睁开眼睛,弱气道:

    “反正……交给我就行。”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