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封闭状态的狭窄空间里,姜述再打开小甲,上面是其他几只平板精的监控画面,待确定魔术屋内没人,四楼走廊也没人后,他飞快地从魔术桌的内部钻了出。但是这桌子不小,但要可以容纳一个一米八的成年男人但是有些勉勉强强,也幸好姜述不胖,而已蜷成一团只需躲进来。召回公告四虽然这桌子不小,但要容纳一个一米八的成年男人还是有些勉强,也幸亏姜述不胖,只是蜷缩成一团即可躲进去。。...

    封闭的狭小空间里,姜述打开小甲,上面是其他几只平板精的监控画面,待确认魔术屋内没人,四楼走廊也没人后,他飞快地从魔术桌的内部钻了出来。

    虽然这桌子不小,但要容纳一个一米八的成年男人还是有些勉强,也幸亏姜述不胖,只是蜷缩成一团即可躲进去。

    召回四只平板精,姜述打开自己的角色卡,迫不及待地看向词条部分。

    首先,这一次表演本身给他带来了舞台表演相关的两个词条——“演绎”和“控场”。

    -被动·演绎(蓝):演技+3。

    -被动·控场(蓝):控场能力+3。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姜述也说不清到底算不算舞台表演需要的词条,“明星”。

    -被动·明星(紫):瞩目程度+3。

    撇开这些词条,他快速滑动着词条页面,直到他看见诡术的衍生词条。

    --主动·诡术·纸牌术:操纵扑克牌。

    和之前的衍生词条一样,这一次的介绍依旧很简单,就是操纵扑克牌。

    除此之外,他还看到一条说明。

    注:衍生词条已满,在下次触发词条“诡术”前可选择放弃某一衍生词条,以免词条随机覆盖。

    可选择地放弃么?

    他想着,稍稍放心。

    纸牌术和裁影肯定是比心灵感知有用的,要是覆盖了裁影,他得心疼一阵子。

    随后,姜述开始试验自己的新能力。

    他从身上抽出一张纸牌,红桃三,丢到空中,然后意念一动。

    纸牌立即按他的意念悬浮在空中,时而盘旋时而加速,如同修仙文里的剑仙御剑,十分灵活。

    “甲乙丙丁,记录数据。”本着严谨的态度,姜述吩咐平板精们道。

    从魔术屋的那一头到这一头,直线距离大概八米,姜述控制纸牌从极静加速到极动,测试结果为秒速三十米左右。

    这种速度的话,砍瓜切菜倒是可以,但要说杀伤力,恐怕只有攻击人体的要害才行。

    姜述微微皱着眉头,前世那些飞牌的顶级高手都可以飞出秒速过四十的恐怖速度,要说这个算超凡能力的话,还是有些不够格。

    “对了,旋转。”他想明白了,飞牌是靠旋转获得高速度的,刚刚他操纵的纸牌都未曾施加旋转的力量,三十米每秒是可以灵活操纵轨迹的可控速度。

    于是,姜述又试了试高速旋转下的扑克牌能有多块。

    扑克牌射出,“嗖”的一下撞在墙壁上,刮下来大片墙灰然后弯曲损毁。

    甲:120m/s。

    姜述点点头,这样的射牌速度,以人类的身体素质是达不到的,虽然一旦射出他就无法继续控制纸牌,不过威力的确大了不少。

    只是,这种纸牌如果打在合金打造的义体或者是内植装甲上,恐怕和挠痒痒没什么区别。

    一张牌从他的口袋里飞出来,然后分裂成两张,随即是四张,直到他的身侧出现十六张牌才停止下来。

    “合。”姜述一声令下,复制出来的纸牌又重新合成一张。

    接着,他又试了试变牌,在他的操控下,扑克牌的大小可以随意改变,最大能到门板大小,小能到两指宽四指长。

    牌背、牌面的颜色和花纹也可以随意改变,虽然很炫酷,但魔术表演时不能用衍生词条,实战估计也用不上。

    其次,这个能力耗蓝并不高,他估计了一下,不间断的话大概能使用半小时。

    最后,姜述则决定试试刚刚魔术的收尾效果,试问又有哪个男人能拒绝化成漫天纸牌呢?

    ——

    剧院门口,观众已经走了七七八八,月见里橘衣靠着路边的栏杆,木木地看着地面,现在她的脑袋里只有一片空白。

    和上次不同,这一次她完全想不明白姜述是怎么做到的,看起来她已经输了。

    但是,她突然又燃起了信心,捏了捏拳头,因为在她的心底还有另一个固执的声音——

    他,姜述,巫师,肯定是用巫术作弊了!

    那些个扑克牌,怎么可能这样子变来变去!

    所以,只要当面对质,他肯定拿自己没办法!

    这么安慰着自己,想着想着橘衣自己都相信了,于是心情也敞亮了不少。

    肯定是姜述根本想不出像上次那么精妙的能瞒过自己的魔术,开始动歪脑筋,妄图强行收下自己!

    她望向夜色,黑加仑剧院位于郊区,由于在三区交界,这里莫名的少建筑少灯,附近也没有工业区,因此能看见漫天星斗。

    宁静的夜沁人心脾,月见里橘衣深吸一口气,她满脸的义愤填膺,向着剧院大踏步走去。

    我准备冲了!我超勇的!

    趁着剧院还没完全关上,橘衣悄咪咪地钻了进去,直奔四楼而去。

    四楼的走廊是暗着的,只有尽头处的魔术屋前微微亮着光,晚上只有姜述一个人的演出,因此剧院的其他常驻表演者都早早下了班。

    很快,橘衣便来到了魔术屋前,轻轻推了推门,这一次,门不再是虚掩着的。

    她看了看门锁,是电子的,于是便打开腕表,调出一个程序,先将电子锁的开锁提示音关掉,再刷开锁。

    “咔哒——”极轻微的锁簧弹出声,但是在这安静的走廊,在做贼心虚的橘衣桑耳里是那么响亮。

    她飞快地扶住门把手,不让门打开,静待一会儿,没有动静传出,于是她松了口气,微微打开门,留出一点缝,轻车熟路地凑上去看。

    房间里,那个巫师正操控着纸牌飞来飞去,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

    那张纸牌时而变大,时而变色,千变万化,没有定型。

    而在最后,那张纸牌停在了巫师的胸前,他伸手接过牌,插进了上衣口袋,身体向后倒去。

    在倒下的过程中,身体化作漫天扑克牌,待扑克牌落地,人影已经消失不见。

    “呵。”橘衣不屑地笑笑,果不其然,她就知道。

    这一次近距离观看巫术,她已经波澜不惊,不就是巫术么?

    作为孤城第七警署最好的技术员,橘衣可以肯定地说,世界上肯定是有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

    她直接推开门,笔直走了进去,正巧看见姜述正费力地从魔术桌里钻出来。

    两人站定,默默对视,许久无言。

    自己又没关门吗?

    姜述批判着自己的大意。

    “你都知道了?”

    “我都知道了。”

    两人突然同时开口道。

    “行吧。”姜述耸耸肩,被看到了从魔术桌里出来也没什么,顶多能反推出魔术的最后一部分而已。

    至于有没有看到他刚刚使用纸牌术的部分……

    废话,正常人看见超能力会是这反应吗?

    会是满脸的胜券在握?

    嗯?

    “那,你就说说前面的部分吧,要是说对了,赌约就算你赢了。”他继续道,直视橘衣的眼睛。

    乙:看似稳如老狗,实则慌得一批。

    姜述瞪了它一眼,因为被说中了。

    这姑娘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不会真的能看破吧?

    不会吧不会吧,前世百年的魔术演变积累,那么多魔术天才创造的道具、机关、手法,就这么被一个二十岁的姑娘一次看穿了?

    这就是赛博朋克?

    “你……用的是魔法吧!”

    月见里橘衣指着他,满脸的“真相只有一个”。

    姜述:“???”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