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橘衣懵了,这样的姜述,这样的魔术,这样的缄默,所有东西都让她深深地地产生怀疑自己。这是魔术?魔术也不是靠流程、心理学技巧之类的表演吗?这哑剧像的,这魔法像的东西也能叫魔术?这你让我怎么破除?她有些无助,眼眶里隐有泪光,小嘴不自觉地地撅起老高。这不这是魔术?。...

    橘衣懵了,这样的姜述,这样的魔术,这样的沉默,所有东西都让她深深地怀疑自己。

    这是魔术?

    魔术不是靠流程、心理学技巧之类的表演吗?

    这默剧一样的,这魔法一样的东西也能叫魔术?

    这你让我怎么破解?

    她有些绝望,眼眶里隐有泪光,小嘴不自觉地撅起老高。

    这不带你这么玩的啊!

    但是舞台上的姜述可不会理会橘衣的感受,上一次玩过了流程类的心灵魔术,所以这一次他打算来一个纸牌手法集锦。

    别怪他心黑,纯粹是T2级的技术员太过诱人。

    哧溜——

    这一套下来,橘衣要是能破解,要是能复刻出来,他姜述,当场把魔术桌吃下去!

    姜述看了一眼桌上的陀螺,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时间到了”,其中的意思大概是,刚刚这些只是等待陀螺停止的小插曲。

    于是,他合起这十六张红桃三,插进上衣的口袋里。

    但似乎是上衣口袋太小了,姜述尝试了几次都塞不进去,便展开牌,双手拿着晃了晃。

    再次展示的时候,纸牌已经小了一半,而他也成功将其放入上衣口袋。

    做完这一切的姜述走向了魔术桌,顺着陀螺尖的方向翻开一张牌,那是一张红桃九。

    他将纸牌圈沿着这张红桃九打开,形成一条直线,然后推了推第一张红桃九,整条牌便如波浪般逐一掀开,一整副扑克赫然都是红桃九。

    台下再次传来阵阵惊呼声,观众的记忆可没那么短,他们还记得,这副牌刚刚还展示过,明明是花色数字杂乱的一副牌,什么时候全变成红桃九了?

    但是姜述没给他们思考的机会,他将放在桌子角落的一个木匣子打开,将这副扑克牌放了进去。

    “哒哒——”他用指节敲了敲木匣子,像是在施法。

    姜述再次打开木匣子,这个时候,木匣子里的那副黑色扑克已经变成了红色,与此同时,还有一条丝带。

    他拿出丝带,面色疑惑地观察了一会儿,但是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于是将其竖着放在魔术桌中央。

    随即,姜述从木匣子里拿出两个纸牌框,除了一红一蓝外没有什么区别,他一手一个,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但是突然间,纸牌框从他手上消失,瞬间出现在魔术桌的左右两边,规规整整,左红右蓝,以丝带为界线。

    他的脸上很自然地浮现出惊奇,伸手摸了摸牌框,但是没什么问题,于是他又取出这副红色的扑克牌,牌面向上检查了一阵子,同样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姜述开始发牌,左边放一张,右边放一张,皆是牌面朝上,一边各发四五张,剩下的拿在手里。

    发完牌,他怔怔地看着那红色牌框两秒,然后将左边的牌翻过去,露出红色的牌背,而这一切都没有毛病,符合常理,随即,他看向右边的牌。

    姜述将其翻过去,这时候,右边扑克的牌背赫然变成了蓝色!

    丝带两边,红蓝泾渭分明。

    他有些惊奇,便再发牌,更令人惊叹的是,每当纸牌落到右边,牌背都会变成蓝色,就像是那条丝带拥有着独特的能力,可以将一切右边的东西变成蓝色。

    突然间,似乎是发牌失误,一张扑克飞过了魔术桌,姜述连忙探出身子,整个人伏在魔术桌上伸手去抓,但是并没有抓到,而当他坐直身体时,身上黑色的西服赫然变成了一半红一半蓝。

    以丝带为界线,左红右蓝。

    台下又一次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接下来,姜述又用这条界线多次实验。

    比如一张红色牌背的牌,翻过去牌面朝上,然后从丝带下方穿过,再翻过来,牌背就变成了蓝色,重复操作便又变成了红色。

    比如一张红色的牌,慢慢将其移过丝带,丝带右边的部分便随着他的推动一点点变红,当他拎起丝带拿起牌时,惊奇地发现纸牌变成半红半蓝。

    他像个发现神秘宝藏的孩子,乐此不疲地玩耍着,而观众席上的气氛也不断地被点燃,那条神奇的丝带给了观众们太多的震撼。

    最终,姜述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快速将所有红色的纸牌移到了右边,将其全部变成蓝色,又拆下左边的红色纸牌框,换上一张孤城的百元纸币。

    他从口袋里取出一枚硬币,放在了丝带的右边,他的脸上满是期待。

    然后,他一手拎起丝带,一手将左边的扑克牌一口气推向右边,纸牌便统统变成了硬币,他拿着硬币,喜不自胜。

    但是,他看看手上的表,表情突然焦急起来,此时大屏幕上也浮现出时间,这场表演已经持续了五十七分钟,还有最后三分钟就将结束。

    大屏幕上出现三分钟的倒计时,时间一秒一秒流逝着。

    姜述看了眼大屏幕,后知后觉般的飞快收拾着桌面,但是在拆右边蓝色纸牌框的时候似乎出了一点问题,一用力反而全身砸在了桌上,再起身时身上的蓝红西服已经变回了黑色。

    他收好木匣子,然后取下那根丝带,四下看了看,一端绑在魔术桌上,一端绑在高高椅子的腿上,丝带离地约半米高。

    而姜述则取出了上衣口袋的那张红桃三,放在了丝带的下方,随即,他站在丝带后面,高高跃起。

    时间仿佛定格在这一秒,在丝线上方,是蹦跶起来的姜述,而在丝线下方,则是那张红桃三。

    丝线上下,纸牌和人,泾渭分明。

    随着姜述落下,整个人在穿过丝线的那一瞬间突然散开,化作几百张红桃三的扑克牌飘零到地上。

    舞台上恢复平静,而姜述的身影已然不见。

    “什么!”

    “魔术师把自己变没了?”

    当时,全场的观众无一不震惊地站起身来,再冷静的观众也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看着舞台上的那一摊红桃三的扑克牌,难以置信的表情不约而同地出现在他们的脸上。

    表演已经结束,然而观众们还是不肯离去,不少观众围着舞台走来走去,四处寻找着魔术师,但没有任何发现。

    直到剧院理事人梅姐出面,观众才被疏散,陆续离开剧院,从他们的表情中不难推测出,今天的魔术表演势必被封神。

    剧院逐渐安静下来,两个保安上台,将魔术桌抬上小车,准备送到四楼魔术屋去。

    “喂,你有没有感觉这桌子变重了不少啊?”一个保安问道。

    “确实,感觉重了有一百多斤呢,也不知道装了什么。”另一个保安回道,满脸疑惑。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