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现在的是上午两点,姜述走入了坐落于娱乐休闲C区的那一家道具制作店,店长是个身材矮小的男人,话极少,但工艺很很不错,做的东西质量很好。最最关键的是,在这家店定制道具,也可以不交订金,只要你是事业单位并留下的身份直接证明,道具完成4的时候再来全款尾款只需。这一个规矩,最关键的是,在这家店定制道具,可以不交订金,只要是事业单位并留下身份证明,道具完成的时候再来全款付清即可。。...

    现在是下午两点,姜述走进了位于娱乐C区的那一家道具制作店,店长是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话很少,但工艺很不错,做的东西质量很好。

    最关键的是,在这家店定制道具,可以不交订金,只要是事业单位并留下身份证明,道具完成的时候再来全款付清即可。

    这一个规矩,救老命了。

    “上次定制的道具做完了么?”姜述找到店主。

    店主抬眼看了他一下,“打包好了,有些重。”

    “没事。”姜述点头,“再定制一把刀,金属开刃。”

    “什么款式?”店主没有抬头,只是在捣鼓着手上的零件,他的声音很沉。

    “这样的。”姜述递给他一张纸,上面画着他的简单设计图。

    店主接过纸,看了眼,皱起眉头,“这是……加长版抹泥刀?”

    “反正就这样吧。”姜述呵呵一笑,没有解释,“连接柄那里最好做得坚固一些,不容易折断。”

    “一千。”店主闷声道,“要的话,来这登记信息。”

    “要的要的。”姜述过去录入信息,一边问着,“有练习用的木刀么?现货,来几把。”

    店主应道:“一百一把。”

    “行,来一把。”姜述付账,然后搬着店主打包好的大箱子走向出租车,回到了剧院。

    箱子里是他为明天的魔术定制的道具,之前的钱也大部分投在这里了。

    ——

    回到魔术屋,收拾收拾东西,他走进了杂物间,锁上门,打开灯,开始练习自创的滚地刀法。

    当然,在甲乙丙丁充分考虑人体力学的基础上,这套刀法还是有一定可行之处的。

    就是实战起来费衣服,而且有点猥琐,像个小陀螺。

    刀法由一人四精共同使用,主要就是平板精蛇皮走位将敌人(雕塑)的影子投射到姜述的身边,然后由姜述一击必杀。

    练了一阵子,他又开始实验自己的能力“裁影”。

    连续使用十次左右,姜述便明显感觉到了大脑晕眩,接下去还可以使用,但他不确定会不会大脑造成损伤,便停了下来。

    “也就是说,消耗的是精神力。”姜述看了眼时间,坐在椅子上休息起来。

    坐了大概半小时,虽然仍有些晕晕乎乎,但基本没有大碍,类似于午睡刚睡醒的状态。

    他拿起木刀,准备再练一会儿,练到一半,橘衣的信息便发了过来。

    “我到你的办公室门口了,你在哪?”

    到了么?

    姜述点点头,拎着木刀打开杂物间的大门。

    月见里橘衣推着一个小车站在魔术屋的门口,小车里是他的淋浴器、电炒锅和她随身带着的小包。

    她穿着充满少女感的淡色连衣裙,头顶浅灰色的大布帽,看起来素雅又可爱。

    “这里。”姜述推开门,突然出现在她的身边,一手带上门,看着面前的橘衣,道,“谢谢了。”

    “不……不不用谢。”橘衣看着眼前这和善的姜述,紧张得说不全话。

    她瞄了一眼姜述身后的杂物间,只是惊鸿一瞥,但那副画面已经被她的义眼录制下来,画质尤其清楚。

    里面有灯光,有木刀,还有一些雕塑。

    看起来,他刚刚在这间屋子里练刀?

    橘衣思索着这里面的用意,突然间,大脑里灵光闪现,她的眼泪就差点掉下来。

    那些雕塑……

    那些雕塑都是女人,而且还都穿着橘色的衣服……

    橘色的衣服……

    橘衣……

    拿我练刀……

    “怎么了?”姜述感受到了橘衣的不对劲,所以他尝试性地使用了一下心灵感知的衍生词条。

    于是他看到了一大片的绿色。

    绿色?什么意思?

    “我……你……”橘衣则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她继续说道,“我去装淋浴器了。”

    “哦。”姜述点点头,然后道谢,“那先谢谢你了,钱的话……”

    “不用不用,不用担心钱的问题。”橘衣飞快地摇着头,然后抱着淋浴器走进了厕所,又“砰”一声关上了门。

    ——

    在姜述的面前是一张通体全黑的桌子,这就是他在道具店里定制的东西,花了他一万多,沃夫的那两万基本上是丢在这里了。

    说是桌子,其实是一个黑色立方体,表面看起来就是一张普通的桌子,但内部布置着一些机关,用于表演明天的魔术。

    桌面上铺着一层细密的黑色绒毛,桌边则围着一圈类似相片框的装饰物,有着这两样布置,可以保证桌上的物体无法显出影子,这样也就不可能被肉眼发现奥秘。

    试验了一下桌子里的机关,姜述满意地点点头,以这个价位买到这张多功能的魔术桌,他确实是赚大了。

    将魔术桌移到角落里,他又走向橘衣带来的电炒锅,通上电,从冰箱里取出一些菜,到外面走廊上的洗手间洗菜洗米。

    幸好,在他住到若姐家之前,若姐基本不吃中餐,所以电饭煲还是他让买的,现在这些必备的中餐配料也一起继承到他的手上。

    说起来,幸好梅姐给他的这个办公室够大,基本相当于一间单身公寓了,他在这魔术屋里生活得还不算拥挤。

    煮饭,开锅,热油,下菜,姜述简单地烧了两个家常菜。

    “啪嗒——”厕所的门打开,装完淋浴器的橘衣走了出来,而她的脸色却有些奇怪。

    所以姜述快速使用衍生词条-心灵感知,然后定睛看向橘衣的心。

    那是……

    一片红色,绿色被压缩成了一小点。

    这是……什么意思?

    他还在思考着呢,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不受控制了,脑袋也晕乎乎的,整个人瞬间摔倒在地上。

    该死,这个心灵感知居然这么耗蓝!

    才两次就吃不消了!

    这是他的最后一个念头。

    而最后一眼则是,橘衣那蕴含着奇怪意味的双眸和焦急飞来的甲乙丙丁四精众。

    橘衣警觉地看着环绕着姜述的四只平板精,按理说,成功用自己身上的圣水迷倒姜述后,这应该是最好的进攻机会,而且,她不确定下一次姜述会不会对圣水有所防范。

    但她不敢轻举妄动,原因就是面前这四只电子宠,也就是平板精。

    她之前就注意到了它们,它们给她的感觉太奇怪了,正常的电子宠绝不可能有这样的智能水平,它们的灵动,就像是……

    有人的灵魂被安放在里面一样。

    很可怕。

    ——

    姜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他从床上爬起来,靠在墙上缓了好一会才看向四周。

    床头柜上,四只平板精正在打双扣,在它们的身前,堆着散乱的牌和用来当筹码的一次性电池。

    看见这一幕,姜述心火一阵上涌,作为魔术师加花切高玩,他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别人拿他的牌打扑克!

    刚想发作,余光扫到的一个女孩又让他忍不住放轻了声音,讲述冲着四只平板精怒道:“你们!用的是哪副牌?!”

    甲:安啦,不是道具牌,就是普通的。

    姜述稍稍放心,幸好不会影响明天的表演,但依旧是无比心疼,普通的也不能拿来打双扣啊,他这里就算是普通的花切牌质量也很高,纸牌之间的摩擦系数也是他最舒适的,都是在道具店定制的……

    很贵啊!!!

    算了算了,也就一副牌,开心就好。

    姜述没再追究,转而看向床尾,在那里,有一张小板凳,一个姑娘坐在板凳上,趴在被子上呼呼大睡着。

    这么晚了,橘衣居然还没走?

    他有些疑惑,但是看见自己身上的被子还有床头尚有余温的水,他又明白了。

    看起来,自己晕倒后是她在照顾自己,说起来,那个心灵感知还真是坑比能力,才用了两次就要了自己一管蓝。

    想着想着,姜述感觉到也有些暖意,这个月见里橘衣,虽然有些时候奇奇怪怪,但真的是个好姑娘啊。

    于是,他下了床,去厕所洗把脸,然后看看桌上早已凉掉的菜,将它们放进电饭煲稍稍加热一会儿。

    简单地收拾一下魔术屋,当他听见电饭煲“叮”的一声后,转身走向了床边。

    “橘衣,醒醒。”姜述推了推她,上手的一瞬间,他能感觉到橘衣着实纤瘦得可怜。

    “嗯?”橘衣大梦初醒,喉咙里发出小猫一样的模糊音,她抬起头眯起眼,伸手擦擦眼角的粘液,伸了个懒腰,姿态慵懒可爱。

    姜述撇开眼,橘小姐穿着单薄的吊带连衣裙,一个懒腰下来,站在她身边的他自然尽收眼底。

    非礼勿视,他告诫自己。

    “好香。”迷迷糊糊的橘衣闻见了桌上家常菜的香味,下意识说着,然后站起身,也没管一边的吊带掉在肩膀边上,梦游般向着临时充当餐桌的办公桌走去,然后一屁股坐在位置上,两眼半睁半闭,一副嗷嗷待哺的模样,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姜述盛了两碗饭,摆在她的面前,“饿了吧?”

    “会用筷子么?”他接着问道,这里还是有很多人不会用筷子的。

    橘衣一怔,睁大眼睛看了他一眼,再眨巴眨巴眼,身体突然剧烈地震擞一下,结结巴巴道:“你你怎么在这?”

    “这里是我的魔术屋啊,你忘了么?”姜述笑道,取一双筷子一个勺子放在她的面前,“来,吃点。”

    月见里橘衣的右手动了一下,但立马就被左手按住。

    怎么可以这样,自己的自制力居然这么差,这个巫师仅仅是挑挑小拇指般的诱惑了一下,自己就头昏脑胀地扑了上去。

    她陷入了深深地自我厌恶之中,但鼻翼情不自禁地动了动。

    真香啊……

    不行!橘衣,振作一点!

    “不……”橘衣刚想张嘴拒绝,就感受到嘴里有东西溢出来,于是连忙一吸,“哧溜——”

    乙:不争气的泪水从嘴角流了出来。

    月见里橘衣面如死灰,双手垂下,不动了。

    丁:社死现场——

    她在心里疯狂地骂自己。

    “别闹了,吃点吧。”姜述把酱香排骨往她那推了推,然后自顾自地坐下,夹起一筷子炒三鲜。

    而橘衣眨巴着眼,看着姜述的咀嚼、吞咽着饭菜,她嘴里的口水快速分泌,充斥在口腔里。

    这种香味,一定是巫术吧!

    我没有被人打败,我只是输在了巫术的强大下。

    这么想着,橘衣便心安理得地小声地说了一句,“那我开动了。”

    排骨入口,她眼睛亮了一下,在过去,她吃的要么是冰冷的三明治要么是方便食品,偶尔出席宴会吃的也都是西餐,基本与中餐隔绝。

    不过,按若姐的说法,这七区虽然通用语是华语,但基本上沿袭西方的饮食习惯,即便有中餐馆,也都是左宗棠鸡之类的伪中国料理。

    在更遥远的几个区,可能有着更纯正的中餐。

    很快,在两人的风卷残云下,简单的两个菜被席卷而空。

    本来橘衣自持身份,对狼吞虎咽是拒绝的,奈何它们在巫术的加持下,实在是太香了。

    “嗝——”橘衣打了个饱嗝,面上应声浮现红晕,从小到大,她还没体验过吃到撑的感觉,打嗝这种事更是从未有过,关键是——还这么响亮。

    但是想想,反正姜述什么都看过,她竟也生不出什么羞意了。

    唉。

    橘衣稍稍有些心累。

    但是,她自认为自己现在还不是姜述的爪牙,所以白吃她一顿饭是不可能的,于是便自觉收起碗筷,走向洗手池洗碗。

    “呃……”姜述见她如此自觉,也乐得省心,便没说什么别的,转而研究明天的魔术去了。

    明天的魔术大都是一些老手法和老道具,没有什么创新,但从效果上来说,很惊艳。

    他准备取出三幅扑克,三幅扑克牌背的花纹都一般无二,只是颜色分别为黑色、蓝色和红色,每副扑克各取十三张,皆为红桃A到K。

    随即,他又取出了道具店定制的止滑剂,然后瞄了眼厕所方向,眼见橘衣出来,便放弃了制作道具牌的举动。

    “洗好的碗筷放在哪里?”橘衣捧着碗筷走出来,问姜述道。

    姜述直指一个方向,“放在那边地上的消毒柜里就行。”

    “喔。”橘衣乖乖照做。

    “挺晚了,要我送你回去么?”姜述礼貌性地问道,但他并没有车,所谓的“送她回去”也大概率是一起打车回去罢了。

    “啊——”橘衣愣了一下,又是飞快地摇头,“不用了不用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