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应用程序“大脑”也没号召,的话您再次耐心的等待,程序可能会会号召。-再次耐心的等待。-结束了进程。苏小鸥依然处在大脑服务器宕机的状态,一句话也说不出。“小鸥?”姜述看见了门口的人,便一瞬间加快房门拦在门口的秃头男。“走!”他拉着苏小鸥的手飞快地逃出了这个简言之的缠-继续等待。。...

    应用程序“大脑”没有响应,如果您继续等待,程序可能会响应。

    -继续等待。

    -结束进程。

    苏小鸥仍然处于大脑宕机的状态,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小鸥?”姜述看见门口的人,便瞬间加速推开拦在门口的秃顶男。

    “走!”他拉着苏小鸥的手飞快地逃离了这个所谓的缠绕者酒吧。

    ——

    “我真的不知道,原来迪基是这个意思,所以就和酒保说要找迪基……”姜述坐在小公园的长凳上,耐心细致地和苏小鸥解释。

    巴拉巴拉解释了一大堆,他用一种天真善良的目光试探道:“所以,你明白为什么我会出现在那里了吗?”

    “明白了。”苏小鸥点了点头,又摇头,“但没完全明白。”

    她还是有点不理解,为什么姜述要来帮助她,明明她已经刻意制造坏印象刻意远离这个家伙了。

    这个魔术师和之前剧院分给她的老师有些不一样。

    “……”姜述苦着脸,而后语气斩钉截铁,“总之,不是你刚刚想的那样!”

    “行吧。”苏小鸥接受了他的解释,至少他说得有理有据,条理清晰,但她还有一个问题,既然不懂,为什么不查一下呢?

    英汉互译很难吗?

    似乎是感受到苏小鸥的疑惑,四只平板精眨巴着乖巧的大眼睛,然后齐刷刷地别过脸去。

    姜述缓了缓,他感觉到自己有些上头,刚刚那个果汁酒,度数肯定比RIO高!

    跑了一阵的他已经有些晕乎乎的了。

    过了会儿,他感觉好了一些,便看向苏小鸥,“现在,轮到你说了,你为什么会在酒吧?”

    虽然他这一趟酒吧大冒险打消了苏小鸥“挣外快”的嫌疑,但他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要不然,为什么之前更穷的时候不打工?现在她正式成了学徒,理论上钱景应该更好了,更不需要做兼职才对。

    苏小鸥的眼神躲闪了一下,“我……就是做点兼职。”

    “梅姐她说,你的手脚不干净。”姜述直起身子,向后靠去,“如果你不说实话,我是不是有权把你开除?”

    “你!谁……”苏小鸥一急,本能地想破罐子破摔,但一想到姜述为了找到深入那种地方,那句“谁稀罕”就怎么也没法从口中蹦出来。

    姜述看出了她的纠结,于是趁热打铁道:“告诉我吧,我可以帮助你。”

    “你可以不帮我,但至少别阻拦我。”苏小鸥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选择将心事和盘托出。

    姜述是她这辈子选择相信的第二个人,第一个人是苒姐,已经死了。

    三四年前,学徒宿舍的安保做得很差,管理疏松,又处在这么一个混乱的地界,一些学徒更是自暴自弃。

    总之,当时这栋筒子楼充斥着肮脏的交易,但除了愿打愿挨以外,还存在着强迫和威胁。

    当时,苏小鸥的室友还不是凯西,而是叶微苒,一个纯洁善良得让她相信美好的女孩。

    叶微苒比她大五岁,所以她叫一声苒姐。

    她们都是孤儿,但苒姐很照顾她,给了她一切能够给予的美好。

    从苒姐的身上,苏小鸥能感受到过去十二年里从未曾有的温暖。

    “那时候的生活,虽然也很穷,但生活真的很开心。”苏小鸥面无表情,“苒姐这个人,天真、幼稚,她的眼睛看不到这个世界上的污垢。”

    不过,在街头长大、中途才成为学徒的苏小鸥看得见,她当然知道,苒姐这样乐观纯洁如一朵小白花的女孩,对那些人来说是一种多么大的诱惑。

    男人嘛,最喜欢看两件事,表子从良和良人落娼。

    所以在暗处,年仅十二岁的她用尽一切办法阻挡污秽对苒姐的侵扰。

    入秋的一个雨夜,有人和她说,剧院走廊上全是泥渍和湿树叶,那一天是她负责剧院的保洁,所以她飞快地跑回去打扫干净。

    但当她回来的时候,只看见大开的房门、凌乱的被单和坐在角落两眼无神的苒姐,床上的红刺痛着她的双眼。

    在E区,善良是一种原罪,而苒姐,付出了代价。

    她美丽窈窕,她舞蹈天赋极高,她也有藏在心底的男孩,她本来拥有更好的未来。

    ——

    肇事者入狱,但那时的苏小鸥还不知道,为什么毁了别人的一生却只要在牢房里待三年就没事了。

    日子还得过,两人的生活依旧美好,似乎和以前没什么两样,只是偶尔会有没原因的沉默。

    直到。

    那个同样一直喜欢苒姐的男孩拒绝了苒姐,似乎这个时候,苒姐才意识到自己和以前的不同。

    没多久就要过年了,大年夜那一天,和往常一样,两人美美地吃了一顿,然后在筒子楼大院地吵闹声中上床睡觉。

    那一天前,她十二,那一天后,她十三。

    那一天前,苒姐十七,那一天后,苒姐十七。

    ——

    “苒姐,甚至连个坟墓都没有。”苏小鸥叹了口气,“我和她的积蓄加起来都买不了一块墓地。”

    姜述皱眉:“孤城的墓地……这么贵?”

    “嗯。”苏小鸥点点头,满眼无奈,“如果很有钱,会将逝者的骨灰盒带到一区的天空之塔顶端存放,那里是孤城最高最干净的地方。”

    “中产阶级,会买一块墓地。”她继续道,“将苒姐火化,买一个黑木盒子盛放起来,已经花了我们全部的积蓄。”

    对此,姜述也只有无奈。

    “不过,这已经很好了,至少可以把苒姐放好,总比被丢到断头路底下去好。”苏小鸥笑了一下,“那里才是侮辱她呢。”

    “断头路?”姜述疑惑。

    “就是,在F区郊外的一段山路,一个急转弯,晚上没看清就很容易冲到山崖下面去。”苏小鸥解释道,“F区的话,贫民窟附近几乎每天都有不明不白的枪击案或者是黑帮火拼,那些没人管的尸体也会被丢到断头路下面去。”

    “没人管吗?”姜述继续问道,“尸体堆着,很容易闹瘟疫吧?”

    “每隔三四天就会有人去清理,F区的地方管理处已经默认了。”苏小鸥耸耸肩,“毕竟,F区,管不了的啦。”

    “行吧。”姜述道,“那个秃头就是……”

    “贾巴·克拉克。”苏小鸥继续说道,“在F区黑白两道都有点势力……”

    “嗯。”姜述面带酒后的醇红,他只感觉到怒火上涌,叶微苒的经历让他莫名代入了自己,因为他也曾在梦里经历过EF区的霸凌和绝望。

    苏小鸥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如果没有你的话,他现在应该已经死了。”

    “如果没有我的话,你现在已经入狱了。”姜述没好气回道。

    苏小鸥头一昂:“我不在乎!”

    “以自己为代价的复仇没有一点意义。”姜述摇着头。

    “我说过,你不能阻拦我。”苏小鸥愠怒道,像一只愤怒的小狮子。

    “我没想阻拦你。”姜述长出一口气,他递出自己的证件,“后天就是下一场演出,先准备演出。”

    苏小鸥下意识接过那个证件,上面是烫金色的五个大字——“罪理咨询师。”

    “复仇的事,不急。”

    姜述的声音清闲恬淡,类似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而他又确实需要苏小鸥这么一个角色。

    他需要魔术和主脑之间的关系,而苏小鸥这么一个原住民,可以帮助他验证很多东西。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这很有趣,可以让他感到不无聊。

    ——

    “你想学哪方面的魔术?”姜述带着苏小鸥走进办公室,整个人瘫进柔软的沙发里。

    苏小鸥毫不犹豫道:“都想学!”

    “贪多嚼不烂,你得慢慢学。”姜述回道,然后换了一种说法,“你想先精通哪一类魔术?我指的是能让你吃饱饭的那种精通。”

    苏小鸥问道,“有哪些?”

    “我想想。”姜述闭上了眼睛。

    其实魔术的分类一直很笼统,按道具分还是按表演场地分?按魔术效果分还是按魔术原理分?

    这些都没有很明确的定数。

    或者说,魔术本就不该明确的分类,因为它的本质是骗术,而骗术不需要明确,只需要混淆。

    “扑克,硬币,小球。这几种主要是练手法。”姜述继续道,“各种小道具的运用,比如魔术棒、魔术帽。”

    他继续道:

    “要么,心灵魔术,魔术效果抽象且必然和观众有关。”

    “要么,大型幻术,用科学的手段欺骗群众的眼睛,都是大场面,我早就想试试了。”

    “要么,逃生类的,就是把你关进箱子,丢进河里,逃不出来就会淹死。”

    “或者是大型舞台道具魔术,比如大变活人,分解肢体之类的。”

    学什么?

    苏小鸥陷入沉思。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