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我想学心灵魔术。”苏小鸥作出了选择。“为什么?”姜述问着,再次提醒她,“魔术都是假的,别心里想心灵魔术真的也可以读心、深度催眠、意识传念什么的。”他有些怕错误引导自己的学徒,心灵魔术和心灵术是完全相同的东西,前者假,后者真。“哦那倒也不是。”苏小鸥一根一“为什么?”姜述问道,提醒她,“魔术都是假的,别想着心灵魔术真的可以读心、催眠、意识传音什么的。”。...

    “我想学心灵魔术。”苏小鸥做出了选择。

    “为什么?”姜述问道,提醒她,“魔术都是假的,别想着心灵魔术真的可以读心、催眠、意识传音什么的。”

    他有些害怕误导自己的学徒,心灵魔术和心灵术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前者假,后者真。

    “哦那倒不是。”苏小鸥一根一根掰手指,大咧咧道,“手法懒得练,道具听起来捞,幻术一听就学不会,逃生又不敢……”

    “只能学点心灵魔术这样子。”她一脸笃信。

    “……”姜述黑着脸,沉默着走到自己存放魔术道具的玻璃柜,取了五副扑克,再拿三枚特制的硬币,一起丢给苏小鸥,“手法给我练起来,我每个星期一都会拍一段手法教学给你,周末检查。你的学徒工资每周周末发,手法检查不合格的话就别想拿钱了。”

    “欸欸欸!”苏小鸥顿时一急,连忙道,“你怎么出尔反尔?说好的我自己选呢!”

    “我只是突然想起来你才十五岁。”姜述瞥了她一眼,短发配上中性脸,是个帅哥的好苗子,“你还有三年时间,三年的话,在我的教导下,足够你把这些东西学个七七八八了。”

    “哦。”苏小鸥一听,竟有些惆怅,“没想到我们魔术这么简单好学,这职业的水平这么浅,以后是不是很容易失业啊?”

    姜述额头的青筋跳了跳,“不是这行业不行,是我教导水平很行。”

    “喔。”苏小鸥不回话了,但她眉宇间的忧虑深深地刺痛着姜述敏感的神经。

    “行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会宿舍吧。”姜述看看时间,现在已经快九点了,十五岁姑娘也应该回去洗漱睡觉了,“这周学扑克的控牌手法,我晚上会拍几个教学视频给你,等明天你就开始练起来。”

    “知道了。”苏小鸥点着脑袋。

    姜述看了眼窗外的炫目街景,这附近是住宅区,赛博式的光污染相对要少一些,因此周围稍有些黑,于是他开口问道:“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虽然学徒宿舍离这里就是过个街道的事,但听完苏小鸥以前的故事,他莫名有些担忧。

    “不用了啦。”苏小鸥跳下椅子,“在这附近走,我可比你安全,至少我可不会傻乎乎地乱进酒吧。”

    “……”姜述哑口无言,许久才从牙缝里蹦出一句,“今天的事,给我忘掉,敢乱传的话,扣你工资!”

    乙:艾呀,梅关系,进个酒吧而已啦。

    丙:爱玩的男孩孕气都不会太差。

    丁:不会疣事的。

    姜述:……

    你们这都是哪学的?能不能学学老大哥,稳重一点不好吗!

    他转头看向小甲,便看见小甲的屏幕上是某种特殊疾病百科全书。

    甲:放心啦,患病的概率为淋啦,疣其湿没有尖锐的问题就更不用担心啦,过好滋己的生活就行啦~

    姜述的脸便刷一下黑了。

    感情你搁这憋大招呢?!

    魔术屋里再一次安静下来,看着苏小鸥许久没迈步,姜述才又问道:“怎么?”

    “那个,姜……老师。”苏小鸥小心地试探着,她还不是很习惯成为别人的学徒,于是动作有些扭捏,她轻声道,“之前说的,报仇……”

    “放心。”现在的姜述已经从酒意中清醒过来,但他并不后悔,他很清楚她的想法,于是温和笑道,“我会设计出完美的剧本,你会是女主角。”

    “你可以选择亲自手刃仇人。”他笑着眯起眼,眼角第一次在这个世界流露出危险的弧光。

    “谢……谢谢。”苏小鸥变得有些拘谨,面前老师气质突然的变化让她有些不适应。

    她第一次发觉,这个很爱笑、笑起来很温柔的男人,好像一点也不纯良。

    “小丁,你陪她回去,送到地方再回来。”姜述推了一把悬浮在身边的平板精。

    目送苏小鸥离开魔术屋,姜述转头看向小甲,吩咐道:“查一下那个人的资料,记得清除浏览痕迹,明天早上我要看到他的详细资料。”

    小甲应一声,便躲到角落里,开始运行柳汀若留给它的黑客插件程序,准备黑入各种数据库和监控,寻找一切蛛丝马迹。

    过了一会儿,可能是发觉自己一只精处理不了这么庞大的数据,它又拉上了另外两只平板精。

    而姜述则是开始录制扑克牌的一些控牌教学,他打算做一个系统的纸牌手法教学,从最实用的双翻开始,未来会包含各种假切、假洗、换牌等一系列手法。

    录制的同时,他也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事情。

    太久没玩纸牌……

    生疏了。

    本想做几个高难度的花切动作,结果疯狂掉牌。

    姜述突然觉得自己是个手残……

    水车玩成了水花,自动开扇像是天女散花,更别说那些更加虐手的双手切动作……

    总之,一直掉牌,掉得他自闭了,沉默着玩牌直到深夜。

    凌晨一点,他的腕表收到一则消息。

    “我……能不能和你商量件事?”消息来自月见里橘衣。

    而后没等姜述回复,她又是急急忙忙发过来一大段。

    “要是您不愿意听也没有关系,我可以不说,一切都听您的。”

    嗯?怎么这语气,这口吻,这么卑微呢?

    姜述有些奇怪,但完全想不到缘由,他依稀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这姑娘不是挺……

    傲娇的么?

    难道是有陷阱?

    于是,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旁敲侧击地问道:“这么晚了还不睡?”

    “我有些睡不着。”橘衣那边秒回了这么一句,但是她想了想,又撤回了这条信息。

    橘衣躺在床上,紧张地用脚趾搓着床单,她有些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

    这么晚了还打扰他,他会不会生气啊?

    月见里打了一句“斯密马赛”,但是没发送出去,又删了个干净。

    她的心绪很乱,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做什么。

    她不确定姜述到底发现了没有,也不知道姜述想要做什么。

    总之午睡的时候,她的梦里全都是“Here's Johnny”。

    她的身体颤抖起来,在过去的二十年间,她一直是科学的忠实拥趸,不过在那一天之后,她发现还有自己用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

    嗯,暂时。

    另一边,看见了那条信息的姜述摸着下巴,深思熟虑许久才得出结论。

    她喜欢我?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