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先生,两百羽币。”调酒师师道。“嗯。”姜述抽出来一张大额的五百纸钞,“不需要找了,算上包厢的服务费。”这种举动,因为会被当做新手,因为会被注重吧?姜述颇有些很紧张地想道,这张五百面额的纸钞了是唯一的了,平常更本会用。在孤城,骇客横行无忌,因为网“嗯。”姜述抽出一张大额的五百纸钞,“不用找了,算上包厢的服务费。”。...

    “先生,两百羽币。”调酒师道。

    “嗯。”姜述抽出一张大额的五百纸钞,“不用找了,算上包厢的服务费。”

    这种举动,应该不会被当成新手,应该会被重视吧?

    姜述颇有些紧张地想道,这张五百面额的纸钞已经是最大的了,平时根本不会用。

    在孤城,骇客横行,所以网上支付手段颇为落后。

    “先生,包厢的服务费是五百币,三小时一付。”调酒师依旧保持很专业的微笑,没有因为顾客是新人就嘲笑他。

    “哦哦。”姜述连忙把另一张五百块交给他,现在他就有些拘谨了,“不用找。”

    肉疼的滋味只有他自己知道,七百块钱活到下个月月初发工资,幸好有若姐的留下来的冰箱,里面还有不少菜……

    “请问还需要什么服务吗?”见姜述自己不提,可能是不好意思,调酒师便主动询问道。

    “emmm,服务么?”姜述犹疑一会,然后坚定下来,按计划行事,“我找迪基,让他来我的包厢。”

    “迪基?”调酒师愣住。

    “对。”姜述点着头,他取出了警方发给自己的证件,在调酒师面前一闪而过,“我有要紧事,切勿乱传。”

    甩下这句话,姜述转身便进了包厢,留下一个决绝的背影。

    “嗯好的,这就给您安排。”调酒师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看起来腼腆的新人,居然是警署的,难怪突然变得这么狂野,弄得他小心脏怦怦直跳,DNA都动起来了。

    真棒——

    他当即肃然起敬,决定召来镇吧之宝——天使。

    ——

    猫在后厨杂物间的苏小鸥警觉地望着酒吧门口的方向,她已经在这里蹲守三天了,她很清楚,那个家伙很有可能会在今天来这个酒吧。

    那个该死的人渣!

    如果不是他,苒姐就不会自尽,她现在本该是黑加仑最好的芭蕾舞蹈家!

    苏小鸥咬着牙,呼吸忍不住急促起来,双目充满血丝。

    这种人渣居然只判刑三年,他的罪行明明不可饶恕!万死不辞!

    等他出狱,然后找到他,手刃他,这个时刻她已经等了三年!

    呵,在狱中的三年里,他又喜欢上了男人,现在,痴迷于这个酒吧的头牌——天使。

    这个人渣每个月都会偷偷来找天使,每次都会带天使离开,去他的私人住宅待上三四天。

    这是她收集到的情报,所以,她来这里应聘,成了酒吧的夜班保洁员,算算时间,这个人渣应该会在这几天来。

    苏小鸥不想被任何人阻挠,所以这几天,她完全脱离原来的生活轨迹,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只为寻找一个干掉人渣的机会。

    她知道,一旦人渣真的死了,她就会因这三天的行踪而被捕,但她无所谓。

    如果不是她没法进男性监狱,她早就犯罪入狱去杀这个人渣了。

    “嗯?”在她出神的时候,余光好像瞟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但只有一眼,她也没看真切。

    “姜述……?”苏小鸥愣住,然后飞快摇头。

    姜述那种幼稚得可爱的家伙怎么可能会来这种地方嘛,肯定是我看错了。

    又等了十分钟左右,正当她百无聊赖时,她突然看见那个心心念念了三年的人渣。

    秃顶,大肚腩,令人作呕的肥头大耳,油腻的打扮……

    她的内心怒火翻涌,她摸了摸插在腰间的手枪,这是她用毕生积蓄在黑市买到的大口径手枪,三年来她在E区摸爬滚打,终于攒够了买枪的钱。

    为此,她的劣迹还传到了梅姐的耳中,但幸好,梅姐并未抛弃她,给了她一次机会。

    苏小鸥眯起了眼睛,她在强迫自己冷静,否则她就要直接冲上去开枪了,但她知道,那样可能没法让他当场毙命。

    所以,她要等他进包厢。

    不过,事情并未这么发展,只见那个人渣愤怒地拍打着吧台,和调酒师争吵着什么。

    片刻后,调酒师不断点头哈腰表示歉意,并向他指了一间包厢。

    “等他进包厢,过个几分钟放松警惕后,自己就装成误入的保洁,趁机直接杀死他!”苏小鸥暗自做好了打算。

    ——

    十分钟前。

    姜述喝了口酒,躺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

    有一说一,这个鸡尾酒还针不戳,酸酸甜甜的,和果汁一样。

    电视打开,他皱着眉头连换几个台,最终一怒之下关掉电视。

    什么东西!怎么全是哲学击剑视频?!上一个酒客到底在这调到了什么频道?!!

    辣眼睛辣眼睛!

    不过,他也不是来看电视的,于是便闭目养神。

    片刻后,房门打开,一个穿着暴露,背上挂着可爱小翅膀的男人走了进来。

    “啊这……”姜述被他的打扮雷到,但仔细一想,一个开酒吧的,时尚一点,也没啥对吧?

    乙:新概念时尚。

    “迪基?”姜述开口,指指他。

    “迪基?”男人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Yes ,yes(对,对),big(大)迪基!”

    “嗯?”姜述没听清,对方的语速有点快。

    不会中文么?

    在孤城,不同区的主流语言可能不同,所以这迪基可能是其他区来的。

    虽然没听清,但姜述听见了“yes”,想来对方就是迪基,于是他放下心来,向迪基招了招手,又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示意坐过来,有要事相谈。

    天使便向他款款走去,背后的小翅膀一摆一摆的,煞是风情万种。

    ——

    苏小鸥戴着酒吧特制的高帽,一手拎着一个小红桶,一手拿着块抹布,慢慢地跟在前面的秃顶男人后面。

    她的手摸向腰间的手枪,不过在这时,她周围突然路过一个酒客,这让她打消了在这里开枪的念头,外面的走廊还是太危险,她很难保证不被干扰。

    “居然敢让我的宝贝天使去服侍别人,该死的酒保!”秃顶男人碎碎念着,加快了步伐。

    呵,原来是争风吃醋,真恶心。

    苏小鸥这么想道。

    秃顶男人在一个包厢前站定,伸手去开房门,但是突然,他弯腰伸出脑袋,从门上的玻璃部分向里看去。

    苏小鸥从一侧走到了他的身后不远处,她清楚地看见,在秃顶男人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红晕。

    这是……

    苏小鸥先是疑惑,而后恍然大悟,她听说有些变态有那种某帽情结。

    作为一个未成年人,她见惯了这座城市的肮脏。

    由于刚刚秃顶男人已经把门打开一点,所以房间里的声音清楚地传出来——

    “迪基?!不!No!God!Please!”

    “嗯?”苏小鸥觉得这声音稍有些熟悉,但没等她想起来,秃顶男人已经推开了房门。

    “给我住手!”秃驴男人大喝一声,堵住了包厢的出口,他定睛向包厢内望去,他的天使在追逐着一个男人。

    “……”

    他逃,他追,他们都插翅难飞——

    “……”

    门口的苏小鸥看着房间里的追逐乱象,目瞪口呆。

    她当然认出了正在逃的那个是姜述,这种巨大的冲击让她忘记了自己究竟要做什么。

    原来,自己才是幼稚得可爱。

    原来,成年人的世界这么可怕。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