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月见里橘衣这几天也没睡好。自从那一天看见了巫术现场,她就调集权限在全城搜集有关资料,没用的资料没多少,有关的小说貌似看了很多,例如《邪恶的力量巫师卫兹南》《巫术精神折磨的108种方式》《都市传说:巫师》之类的。因为,沉侵在这样的氛围里,她就产生怀疑自己已自从那一天看见巫术现场,她就动用权限在全城收集相关资料,有用的资料没多少,相关的小说倒是看了很多,比如《邪恶巫师卫兹南》《巫术折磨的108种方式》《都市传说:巫师》之类的。。...

    月见里橘衣这几天没有睡好。

    自从那一天看见巫术现场,她就动用权限在全城收集相关资料,有用的资料没多少,相关的小说倒是看了很多,比如《邪恶巫师卫兹南》《巫术折磨的108种方式》《都市传说:巫师》之类的。

    所以,沉浸在这样的氛围里,她开始怀疑自己已经被发现了,每天晚上的噩梦里都是关于巫师惩罚的内容。

    作为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她本不该想着这些东西的,但噩梦自己要做,她也没有什么办法。

    不过,即便是那种巫术……

    也能用科学解释的吧?

    “你在干嘛?”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月见里橘衣正嚼着口香糖,在义眼里刷着小视频,而当她余光突然扫到姜述时,顿时大惊失色,连退几步,口香糖也咽了下去。

    姜述!那个巫师!那天我果然被发现了!他果然来找我了!连表彰会都不管了!怎么办!

    “喂,没必要吧?你是不是想逃账?”见她这样子,姜述一下子警觉起来,探步上前。

    这到手的装备,怎么能让它跑掉。

    “咳咳——”口香糖混着口水卡在了嗓子眼,说不出话来的橘衣顿时更加慌乱,焦急地想要弄出口香糖。

    “你……”姜述再次开口。

    “咳,噗——”她短促地一声咳嗽,嗓子眼里的口香糖不受控制地经口腔喷射而出,黏在了近在咫尺的姜述脸上。

    姜述的笑容僵住。

    乙:打断施法。

    月见里橘衣愣住。

    这几天,她一直在思考,那天自己究竟有没有被发现,根据都市传说,那些邪恶的巫师会把美丽的少女变得奇怪,嗯,奇形怪状的那种奇怪。

    我要死了。

    为什么,我明明知道会遇见他还要出实验室?

    像他这样居心叵测老谋深算心理变态的巫师,到底会怎么处置我?

    是把我吊起来,然后一寸一寸地剐掉我的影子,让我感受巫术的诡谲;还是制作一把刑拘椅,铐住我的手脚,然后细声慢语地盘问我究竟看见了什么,给我带来身心双重的痛苦;又或者是嚼出一大团口香糖,封住我的口鼻,让我窒息,让我在无边的渴求中消亡?

    橘衣的心咯噔一跳。

    听说,沃夫和他一起出差,有个十三区警员差点死了,现在还躺在病床上……

    如果没有那个倒霉蛋,死的可能就是沃夫吧?

    刚刚沃夫还让我帮这家伙找人,应该也是被他逼迫的吧?

    真可怜。

    不对,现在可怜的是我自己,我居然胆敢冒犯他,我,我,我……

    “你……”姜述又要开口。

    橘衣心神大乱,然后转身撒丫子就跑。

    “……”姜述再次愣住,说不出话,二次施法再次被沉默。

    丙:梅开二度。

    这女人……

    吐我一脸口香糖然后就跑了?

    还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你特么!

    姜述摸下脸上黏糊糊的口香糖,捏着它奔向慌忙跑路的橘衣。

    “你站住!”

    “救命啊!”

    追逐战在警署的过道里展开,由于绝大部分警员都在会议室开表彰会,所以即便橘衣尖叫着也没人管她。

    后面的姜述越听越来气,你丫还敢喊救命?

    可是他追着追着,逐渐发现了一个令人绝望的事实,他,堂堂七尺男儿,没跑过橘衣。

    当姜述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身处警署的深处,至少他现在完全不知道附近是什么地方,而视野里也没有了橘衣的身影。

    “月见里橘衣!你给我出来!”姜述大喊道,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抹掉脸上的口水。

    只有一片死寂混在冷色灯光中回应他,不对,回应他的还有小乙的弹幕。

    乙:我曾经在极端愤怒的情况下极端愤怒了一整天。

    姜述看了眼左手,那团口香糖他没有扔,这当然不是为了收藏,而是为了以牙还牙。

    他稍加思索,决定换个思路,这么凶的话橘衣肯定不会乖乖出来。

    “橘衣酱——”

    “我不生气——”

    “你出来吧——”

    “我有点事情和你说——”

    ——

    他的脚步声回荡在静谧的走廊上,他的呼唤如睡前妈妈的细语,他一脸微笑,侧过身子,捏着口香糖的左手放在背后,慢慢地从灯光下走来。

    “!!!”躲在某处杂物间的橘衣缩回了脑袋,紧张地掰着自己的手指。

    完了,装备全都在实验室里,现在完全不可能打得过这个巫师。

    “好像是个死路。”姜述看到了走廊的尽头。

    也就是说,橘衣正躲在面前这四个房间中的某个里。

    他观察了一下这几个房间,这几个大概都是杂物间,并不大,而门上都有小的铁栏窗,可以看见杂物间里的情况。

    “出来吧橘衣酱。”姜述发出“给给给”的笑声,“你是跑不掉的……”

    “让我猜猜……你在这?”他侧头看向第一个杂物间里面的情况,只有杂物,于是发出了懊恼的声音,“不在这里。”

    姜述看向第二个房间,“那么……在这么?”

    橘衣在颤抖,她不清楚这种颤抖到底是不是因为害怕,总之,她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飞快。

    “砰砰砰——砰砰砰——”

    不是小鹿乱撞,而是猪突猛进。

    她就靠在门边上,这可能是唯一一个可以卡视角不被发现的位置,她就瘫在这里,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肉都软弱无力,都在劝她放弃抵抗。

    “哒,哒,哒——”脚步声停止在第三个房间前,沉重的呼吸透过铁栏窗传进杂物间。

    橘衣坐倒在地上,满脸绝望,她不是教徒,但此刻她在心里疯狂地呼唤着神的名字。

    “Here's Johnny——”姜述猛地将脸印在铁栏杆上,面目狰狞,双眼向里望去。

    橘衣呆呆地坐在地上,身体随着姜述的叫声猛地一哆嗦,然后就不动了。

    “……”

    不动了。

    “emmm……不是吧,被玩坏了?”姜述摸摸下巴,这家伙没必要吧?自己不就是客串了一把《闪灵》么?

    相比于把口香糖吐人脸上然后逃跑,就这么吓个人,应该也不严重吧?

    他将小甲隔着窗缝塞进去,让它进去开门。

    杂物间的大门打开,橘衣站在门口,她的心中满是悲戚,她明白自己是逃不掉的,在这种认命之中,她的恐惧反而消散,转变成一种新奇的感觉。

    多巴胺的迅速分泌,让她感到有些温暖,还有一种切身的舒适。

    无论你要干什么,我都不会屈服。

    “来吧。”她仰视着姜述,她的身体一半在黑暗之中,一半则沐浴着暖色的灯光,看起来圣洁无比。

    “嗯?”姜述一愣,下意识道,“看来你知道我要做什么。”

    在橘衣的眼中,这个邪恶的巫师“桀桀桀”地笑了起来,他轻声细语,仿佛一切都尽在掌握,他举起了左手,在他的指间,那是一团口香糖。

    果然么,果然是想要让我窒息而亡。

    橘衣闭上眼睛,屏住呼吸,等待着将至未至的刑罚。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