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姜述,我来了!”泰格抱着抓钩跑来,继而步伐渐缓,声音有些犹豫,“这柜子……你再打开了?”这时,因为逃生方法舱被切成小丁几段,它了沉没在江岸边。“嗯,我找到了了一个机关,再打开了它。”姜述背对着他,将匣子塞进怀中。这些黑银,他不准备好让泰格明白,倒也不是因“嗯,我找到了一个机关,打开了它。”姜述背对着他,将匣子塞入怀中。。...

    “姜述,我来了!”沃夫抱着抓钩跑来,而后步伐渐缓,声音有些迟疑,“这柜子……你打开了?”

    此时,由于逃生舱被切成几段,它已经搁浅在江岸边。

    “嗯,我找到了一个机关,打开了它。”姜述背对着他,将匣子塞入怀中。

    这些黑银,他不准备让沃夫知道,倒不是因为它的价值,而是他很在意狐狸所说的“黑银是游戏入场券”,他想自己弄清楚真相。

    “下次等我一起,你这太危险了。”沃夫嘱咐一句,然后看向那柜子里面,里面赫然是身首异处的尸体,一股子浓郁的血腥气也随之涌入鼻腔,“这是!”

    “门徒长盖尔斯。”姜述拉出小丙调出的比对信息,坦白道,“我干的。”

    尸检可以轻松检测出盖尔斯的真实死亡时间,所以姜述不能把盖尔斯的死亡推给狐狸,还不如大方承认。

    “你……”沃夫有些迟疑,这话说得,他咋不信呢,姜述能干掉门徒长?

    如果没有合适的武器,连他都会觉得很棘手好吧?

    “狐狸催眠了他,一旦他对我发动攻击就会睡着。”姜述面不改色地忽悠道,“这就是礼物的意思,他是移动的功劳。”

    “嗯。”沃夫点着头,然后依照惯例一拍姜述的肩膀,“哈哈,那这次你可立大功了。”

    乙:汪汪队立大功。

    看见了这条弹幕的姜述依旧面不改色,只是上前关掉了乙的飞行模式。

    从现在开始,你给我走着。

    甲丙丁三只平板精立即围了上去,在它身侧晃晃悠悠地飞着,屏幕上还划过诸如“固拉乙”“断崖之剑警告”“对野生的波波无效”等弹幕。

    姜述瞄了眼,心下觉得好笑,不管怎么说,这四只平板精的弹幕,算是他在这个世界唯一能接触到的乡音了。

    “我把老唐叫来。”沃夫用抓钩把柜子连带着里面的尸体拖上岸,“一个门徒长啊,估计得有二等功,这次你可赚大发了。”

    “不止是我,这是我们一起的。”姜述摇摇头,“二等功两个人分,那就是一人一个一等功。”

    “哈哈,行,一人一个一等功。”沃夫笑起来,姜述这样一本正经的冷幽默再次让他意识到,这家伙只是假正经。

    “沃夫,姜先生!”老唐带着几个警员跑来,他向着门徒长尸体的方向一挥手,警员立即上去检查尸体。

    “嗯,唐警监,这就是你们一直在追查的那个门徒长。”沃夫瞥了眼那边的尸体,十三区警署的警员将尸体拖出来,然后在腕表上比对着尸体的身份。

    一个警员跑过来,将比对数据给唐鹤旬看,“确实是门徒长盖尔斯。”

    “嗯——”唐鹤旬满意地应着,脸上浮现出肉眼可见的喜意,今天晚上的事让他的心脏几经起落,但是最终,结局是极好的。

    第七警署的警员们毫发无伤,不仅如此,他们还围剿了门徒的秘密基地,并且在运输船的残骸里找到了那批失踪的军械。

    现在,贼寇盖尔斯也被斩杀,一切都是最好的结果,七区警署清剿黑色组织取得了阶段性胜利。

    而这一切,起因都是面前这个面容尚稚嫩的姜先生。

    唐鹤旬看向姜述的目光更加满意,他忍不住开口道:“七区警署给你多少钱?我给双倍。”

    “欸欸欸!”沃夫一急,“你这老光棍!当着我面挖墙角!”

    “怎么?”唐鹤旬不在意,他能在十三区警署的执掌位上混得风生水起,这和他的识人、用人能力有着极大关系,“良禽择木而栖。”

    他能看出来,这个姜先生,很不错。

    “滚吧你。”沃夫嗤之以鼻,他看向姜述,“你愿意来这?你姐能同意?”

    “不能。”姜述摇摇头,他对唐鹤旬的招徕报以歉意的微笑,“抱歉,我暂时只想待在七区。”

    “没事,如果有困难,随时来找我。”唐鹤旬笑眯眯地给出了致命一击,“十三区和七区不一样,十三区的警署……我说了算。”

    “走了走了。”沃夫一听这话,就知道自己没得比了,当即带着姜述就要走,他走向车,然后猛地回头,“这个门徒长的功劳是姜述一个人的,记得交接给他。”

    “当然。”唐鹤旬摆摆手,回运输船的位置继续主持工作去了。

    “走吧。”姜述走向了沃夫的车,“其他应该没什么事了吧?”

    “嗯,要不要去看看加里?”沃夫道,他晃了晃腕表,“医院那边发了通知,手术很成功,加里脱离生命危险,已经醒了。”

    “去看看吧。”姜述点头道,上车,坐上副驾驶位。

    沃夫启动跑车,一骑绝尘离开江岸边。

    ——

    “咳吐……”莱恩吐出一口唾沫,他望向头顶的灯光,依旧感觉到天旋地转。

    就像是脑子里扎进了一根不断旋转着的锥子,把一切连贯的逻辑都搅得乱七八糟。

    就像是自己的人生一样乱七八糟,令人作呕。

    这种感觉,从他意识到自己似乎被催眠开始,持续到现在。

    莱恩很清楚自己变成这样的原因,有人催眠了他,又没有“唤醒”。

    “今天,七月十九日,是我们重逢的日子。”

    “现在……轮到你了。”

    “记着,这是孤城欠你们的,而这,仅仅是偿还的第一笔债务。”

    带着黑丝袜的莱恩站在荒空银行的门口,反复地表演着这个诡术。

    这段记忆盘旋在他的脑海里已经整整三天了,附骨之疽般挥之不去。

    但是,他没有任何自己就是狐狸的印象,记忆混乱的折磨让他分不清虚妄和真实,就像……

    就像那些赛博精神病一样……

    永远也唤不醒的精神病。

    “砰——”地下室的门被推开,两个男人走了进来,一个纤细如竹,一个粗犷如熊。

    他们都带着面具,高大男人带着白色面具,面具的左半脸有三条黑色纹路,而瘦削的男人,则带着狐狸面具。

    “你……终于出现了。”莱恩的声音从喉咙底蹦出,他的眼睛里满是血丝,“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狐狸笑笑,“没有为什么,我需要你的研究成果,也需要‘莱恩’作为我的新身份,仅此而已。”

    “研究成果?”莱恩眯起眼睛,“治愈……赛博精神病?”

    “对。”狐狸再次笑起来,眼睛变得狭长,“和你不一样,我成功了,我……”

    “重置了他们。”

    他拍了拍手,门外应声响起整齐划一的跺脚声。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