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他伸出手去体会加里的鼻息,很很微弱,但起码除了。“也没办法这样了。”姜述叹了口气,他在深度催眠加里,设置一心锚。深度催眠加里,使他难以横穿过那扇简言之的门。门是对死亡……和安息之地的幻想,从他之后的话中并不难准确判断,加里在濒临死亡时了渐渐丧失生的意志,这样的信息很情况不妙。现在的“也只能这样了。”姜述叹了口气,他在催眠加里,设置心锚。。...

    他伸手去感受加里的鼻息,很微弱,但至少还有。

    “也只能这样了。”姜述叹了口气,他在催眠加里,设置心锚。

    催眠加里,使他无法穿过那扇所谓的门。

    门是对死亡和安息的幻想,从他之前的话中不难判断,加里在濒死时已经逐渐失去生的意志,这样的信息很不妙。

    现在,姜述尝试把这扇门关上,在潜意识里上锁,不让他走。

    潜意识是一种很单纯固执的东西,而他现在所做的就是让加里的潜意识“鬼打墙”,算是另一种方式的燃起生的希望。

    但实际上,姜述自己也完全没底,他只是个魔术师,懂个屁的催眠,这也是他第一次尝试催眠,只是照着前世看过的催眠秀依葫芦画瓢,能不能成全看加里自己的命够不够硬。

    “姜述……加里!”这个时候,沃夫姗姗来迟,他看着洒满走廊的血迹、地上的血泊、身首异处的门徒还有重伤濒死的加里,他才和姜述分开短短五分钟,这里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你呼叫过救援队了么?”沃夫蹲下来,扶起加里,他看着加里肉白色的巨大创面,同样有些不知所措,他是学过急救,但根本不足以应付加里这恐怖的伤势。

    “我让小甲呼叫过了。”姜述点头,然后看向小甲。

    小甲:距离救援队到达,还有一分零三秒。

    “走,先上天台。”沃夫将加里抱起,大步奔向最近的电梯,他转头冲姜述道,“把他被砍断的部分带上!”

    姜述抱起地上的残躯,飞快跟上沃夫,两条血滴形成的线跟着他们的脚步延展向电梯的方向。

    “快点快点快点……”沃夫喃喃着,一边不断地按着电梯的最顶层按钮。

    “救援队还有三十秒。”姜述看了眼平板精的提示。

    沃夫松了口气,“来得及。”

    “叮——”电梯来到顶层,两人快速跑向天台边沿,那里,一艘通体银白色的飞行器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前世的医用救护车或者是特殊事故的搜救队已经被这里的救援队取代,每个小队都会配备一艘短途飞行器,用以特殊情况的救援。

    当然,价格高昂,不过加里这算工伤。

    “快,这里!”救援队的成员穿着白色的防护服,提着担架一路小跑过来。

    “交给你们了。”沃夫将加里放到担架上,没有多说什么,做了十几年警察,他也见惯了生死。

    “我们会尽力的。”救援队成员点着头接过加里,经验丰富的他很快有了判断,“还有呼吸,放心,他不会死的。”

    在孤城,不会死就代表能痊愈,除了脑残外,这里几乎没有残疾人。

    救援队队长将加里搬上了飞行器,他站在飞行器舱内,向下面的沃夫致敬,“祝好运,警长。”

    “谢谢。”沃夫点点头。

    姜述突然出声,“沃夫,你看那里!”

    沃夫小跑到他的身边,看向姜述所指的方向。

    那里,一个手持长刀的壮汉正飞快地向警署、暴恐管理局的反方向离开。

    “追!”

    “老唐,还有最后一个机械门徒跑了,我现在去追,你们处理一下酒店的战场。”沃夫拨通了唐鹤旬的电话,“我的位置共享给你了,派点人手跟着我。”

    “行。”唐鹤旬应下,“跟着他,看看这个门徒究竟会去哪里,千万不要莽,小心行事。”

    “明白。”沃夫挂断电话,走出酒店大堂,他的跑车早已候在酒店门口。

    顺着门徒离开的方向开了一会儿,两人便在路边找到了那个手持长刀的门徒,他的双腿冒着微弱的蓝光,沿着大路快速地前进着。

    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钟,即便这里是繁华路段,路上的车辆也开始减少,但门徒这副左手持长刀右手提人头的浴血模样还是引起市民的恐慌,行人车流纷纷避让开来,待人们发现门徒无意行凶后又纷纷打开腕表开始录像。

    “他为什么不抄小路?”沃夫喃喃着,拎着把长刀在主干道横冲直撞,这种做法实在是太愚蠢了,就差提个灯大喊“快来抓我了。”

    “他的状态不太对。”姜述道,“表情凝固,眼神呆滞,大概是被催眠了。”

    沃夫转头看着他,“催眠?你干的?”

    “不是,是别人。”姜述摇摇头,“我没看清他的脸,只看见他打了个响指,但应该是狐狸。就是他把最后一个门徒带走了。”

    “狐狸?”沃夫眯起眼,“他为什么要催眠门徒?他们和门徒……不是一起的么?”

    “不清楚,但是我觉得,跟着那家伙就能找到答案。”姜述道。

    两人跟在门徒后面,不远不近,很快,他们便来到了江边。

    孤江,孤城内的最大河流,大部分流域位于孤城内,对孤城区域间经济发展起着很大作用。

    门徒停下了脚步,他环顾着四周,然后向江边的某条船走过去。

    两人见状也是远远地停了车,沃夫给唐鹤旬发了条消息,“我到了”,然后看向姜述,“你要一起吗?”

    “嗯。”姜述点点头,然后吩咐平板精,“甲乙丙你们三个先跟上去,注意不要被发现,小丁你把它们录下的画面转播过来。”

    “可以。”沃夫满意道,“有这四个家伙,倒是安全很多,我们只要在附近守着就行。”

    甲乙丙三只平板精蹦蹦跳跳翻着跟斗就离开了,在它们的屏幕上,还有着“大王叫我来巡山嘞,咿呀哟咿呀咿呀哟~”这样的弹幕。

    “还行,没放西游记原声大碟。”姜述安慰自己,习惯就好。

    远远的,姜述两人看见门徒跳上了其中一艘中等体型的运输船,然后直接走了进去,而在他之后,三小只也飞上了运输船,随着它们上船,运输船周围闪起好几处亮光,像是什么东西烧坏了。

    丁:那里有一些私人安装的监控,已经黑掉了。

    姜述点点头,这几只平板精虽然嘴上没个正经,但办事还是很靠谱的。

    “砰砰——”运输船上响起了枪声,随即是凄厉的惨叫声。

    这个时候,小丁的屏幕上也出现了运输船内的画面,分屏的三个视角都很低,而且摄像头附近满是杂物,看得出来它们隐藏得很好。

    视频画面上突然划过一条弹幕“兵长视角”。

    姜述:“……”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