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你的意思是……”深入了解姜述的沃夫听得懂了。“你这是?”加里则很显然有些懵,他没想起聊案子聊着聊着就就变牌……做秀了?“对。”姜述点了点头,也没用右手遮挡住又来了一次,这一次也可以很明显看出,他而已用左手大拇指将牌堆底下那一张滑到了第一张牌前面而已“你这是?”加里则显然有些懵,他没想到聊案子聊着聊着就开始变牌……。...

    “你的意思是……”了解姜述的沃夫听懂了。

    “你这是?”加里则显然有些懵,他没想到聊案子聊着聊着就开始变牌……

    作秀了?

    “对。”姜述点点头,没有用右手遮挡又来了一次,这一次可以很明显看出来,他只是用左手大拇指将牌堆底下那一张滑到了第一张牌前面而已。

    “黑桃九,是装有狐狸的押运车;红心K,是装有热熔炸弹的押运车;而我的右手,就是这颗烟雾弹。”

    “你的意思是,押运车被替换了?”加里听懂了,但是转而又否认道,“不对,热熔炸弹的爆炸范围是四米,而押运车长约六米,你看……”

    他调出一张照片,那是一辆押运车的残骸,但只剩下一头一尾,中间部分就像是被熔化了一般,断面光滑,露出了车内的机械结构。

    “喏,就是这辆押运车被炸毁。”加里继续说道,“而且,监控显示,这段时间,没有车辆进入烟雾,也没有车辆离开烟雾。我们在时候清点过车辆,每一辆都登记在案,确认无误。如果真的是替换了,那车子是怎么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

    “如果仅仅是看视频,那的确很难注意到这个细节。”姜述胸有成竹地笑道,“这也是诡术团聪明的地方,说起来,还得感谢甲乙丙丁它们,要不然不会这么直观。”

    甲乙丙丁:叉腰.JPG

    姜述拍拍手,甲乙丙丁会意,然后再次重现VR场景,烟幕顿时笼罩起街道。

    一开一关几次,三人对烟幕的笼罩范围就有了一个直观的感受。

    “两侧的民居店铺也在烟雾范围里。”沃夫反应了过来,他这才注意到这个光看视频很难注意到的地方。

    街上,道路两边是半店铺半民居的房子,从那边街头连绵到这边街头。十三区的E区属于待开发区域,因此这里街边的建筑都是两三层楼。

    一般来说,一楼作店铺,二三楼用于民居。

    此时深夜,绝大部分的店铺都已经关门,紧紧闭上了卷闸门,只有不远处开着一个便利店。

    “对,假设诡术团拥有一辆一模一样的押运车,又或者只是仿造了部分残骸,事先将其藏在这些店铺卷闸门的后面,等到烟雾四起,所有人都撤离烟雾区域之后再将押运车替换,引爆炸弹。最后将载有狐狸的押运车开到店铺里藏起来。”姜述缓缓说出了他所认为的真相,“这便是完美的偷天换日。”

    “现在你觉得呢?”沃夫用肘子轻轻顶了一下身边的加里警员。

    “我……”加里的头上泌出细汗,他好歹也是考进警局的,此时在脑海中推演了一遍,发现姜述所说的方案完全找不出漏洞,甚至填补上了本身存在的漏洞,比如那个押运车司机的说辞。

    “这也太……天马行空了一点。”他喃喃着,虽然仍觉得难以置信,但大脑的理智告诉他,这或许就是真相。

    “但这就是真相,不是么?”沃夫看起来有底气了不少,跟着姜述这家伙混了俩案子,他觉得自己大有长进,或许他已经摸到了解决诡术案件的窍门。

    “将真相隐藏在表象之后,让警方先入为主,然后使其陷入迷宫,难以找出真相。”姜述总结道,“这是诡术团的风格。”

    “所以说,狐狸现在去哪了?”加里眨着眼,显然他已经完全被这个推理折服。

    “这……就不关我的事了。”姜述耸耸肩,他对之后的抓捕没什么兴趣,“我只是个顾问罢了,我只要帮助你们弄清楚犯罪原理,其余的……我不在行。”

    “也对。”加里点点头,不过即便如此,他也非常满足了,至少他们已经弄清楚了真相,找到了正确的方向。

    “搜一下这些门店,找找押运车在不在,如果找不到就查监控,这么大一辆押运车,不可能凭空消失。”沃夫顺着思路提议。

    “万一他们有两个热熔炸弹,在房子里把押运车熔了呢?”姜述提出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

    “这种高温,在室外还有能散热,如果是放在室内,会直接把房间变成熔炉。”沃夫看了他一眼,果然,这个没常识的姜述才是他更熟知的。

    “喔。”姜述没再问了。

    “你给唐警监打个电话,就说案子有新进展。”沃夫对加里说道,语气坚决,“至于这些线索,你和他说就行,功劳什么的我们不在乎……”

    “我在乎。”姜述打断他。

    “……”沃夫无语地瞥了他一眼,然后继续说,“狐狸是我们抓的,他关系到整个诡术团,绝对不能让他就此逃掉,只要给我们个机会跟进案子……”

    “我不在乎。”姜述再次打断他。

    沃夫又瞥了他一眼,“抓回狐狸就有可能找到其他成员,一劳永逸。”

    “我同意,必须抓住狐狸。”姜述立马改了口,面色严肃。

    他只是想安安心心玩魔术、赚大钱,诡术案什么的,实在是太费精气神了好吧?

    罪理咨询师,谁爱当谁当呗!那点鸟钱他可看不上,大不了让若姐包养呗——

    进则罪理咨询,退则软饭硬吃,奈斯!

    “哗啦——”几十米开外,一家店铺的卷闸门被打开,铁皮碰撞摩擦的声音在深夜里显得尤为刺耳。

    那里有人!

    “那是……”沃夫愣住,眯着眼看向那个方向,但马上就被边上的加里按住肩膀,蹲下身子。

    似乎是卷闸门年久失修,那人拉起卷闸门的动作卡顿了一下,于是他粗暴地将整个卷闸门扯下来,随手丢在一边,然后大摇大摆地走进去。

    三人站在路边的大树后,而树边上,从高到低依次有七个脑袋探出来,看着那个方向。

    “……这力量,梯度几?”姜述抬眼看上方的沃夫。

    “梯度个屁,这就不是正常人的力量好吗?”沃夫没好气道,“T负一百都不可能!”

    “大力神……是大力神型号的内植装甲!”加里喃喃出声,然后声音里满是震惊,“这种东西只有军用版本,他是怎么……”

    但是下一秒,他便和沃夫一起说出了正确答案,“机械门徒。”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