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主脑,就像是孤军的天道通常,没处他不在,无情无感。由于魔术首秀“前生今世”,姜述也去深入了解过李允棠,少城主一脉并也没过多实权,只说是主脑的守护者,所以一些历史原因,少城主的象征地位很牢固。“你再次说狐狸的事。”姜述意识到话题扯远了。“哦哦。”泰格也由于魔术首秀“前世今生”,姜述也去了解过李允棠,城主一脉并没有太多实权,只说是主脑的守护者,因为一些历史原因,城主的象征地位很稳固。。...

    主脑,就像是孤城的天道一般,无处不在,无情无感。

    由于魔术首秀“前世今生”,姜述也去了解过李允棠,城主一脉并没有太多实权,只说是主脑的守护者,因为一些历史原因,城主的象征地位很稳固。

    “你继续说狐狸的事。”姜述意识到话题扯远了。

    “哦哦。”沃夫也反应过来,“今天早上八点,押运车到了十三区,在经过十三区的E区时遇袭,有人用榴弹枪向押运车队投掷烟雾弹,现场一片混乱。”

    “然后呢?”

    “现场有人发现炸弹,警员迅速撤离,三分钟后,现场发生剧烈爆炸,狐狸……尸骨无存。”

    “很奇怪。”姜述眉毛紧锁,“当时,押运车上的警员呢?”

    “狐狸是最好的催眠师,我们没有使用人类警员,而是用设定好程序的机器人押运。当时爆炸的是热熔炸弹,押运车所在的位置只剩下一个大坑,机器人也是直接消融,没能留下录像资料。”

    沃夫解释道,开始真正讲述这个案子的诡异之处,“但是热熔炸弹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高压燃气,一部分是引爆装置,即便是高端的压缩热熔炸弹,体积也非常巨大。”

    “你的意思是……”姜述听明白了。

    “运输不便。”沃夫指明,“这个炸弹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事先安装在押运车上,但如果是安装在车上,我们的警员不可能毫无察觉。”

    “现在,警署内部普遍认为是看管押运车的警员有问题,十三区的警署也归咎于我们七区,认为是我们的工作出现了严重纰漏。”他无奈道,“出了事就要有人负责,需要为此事负责的就是这辆押运车平时的司机,但我知道他,他不可能背叛警局,而且工作认真努力,也不太可能犯这样严重的错误。”

    “有没有问过他?”姜述问道。

    沃夫点着头道:“他坚称车辆没有问题,还说自己检查了三四遍,直到出发前,还在所有人面前又检查了一遍。”

    “还是什么都没发现?”

    “他检查的时候,没什么人关注他的动作,但听其他人的叙述,司机的样子不像是被催眠。”沃夫无奈,总结道“热熔炸弹真的很大,我都没法想象那种东西装在车上还能不被人发现。”

    “所以你怀疑,是其他地方出现问题。”通过沃夫并不简约的概述,姜述总算明白了全貌。

    一辆不该有炸弹的车,在十三区发生了爆炸,整车消融。

    而更令人疑惑的是,为什么,有人要在这个时间点杀狐狸?完全想象不出有任何动机。

    勉强算动机的,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是荒空集团不满意判决结果,一定要杀狐狸,但有点脑子都知道这没必要;要么就是狐狸知道点什么,诡术团要杀他灭口,但这也应该在他被审讯之前,都要送监狱关押还有什么好杀的?要泄露机密早泄露完了。

    动机,动机才是最奇怪的地方。

    “嗯,整件事我都感觉很奇怪,我想不通为什么有人要杀狐狸。”沃夫也对动机保持怀疑。

    “等会儿,你要带我去哪儿?”姜述终于认出这路根本不是通往警署的。

    “警署啊,”沃夫一本正经,突然嘿嘿一笑,“放心,半天就到了。”

    “喔。”姜述对孤城的区域图倒是没什么概念,他也不清楚十三区究竟在他七区的什么方位。

    孤城很大,大到其他不该称它为城,而应该是国,要不然,区区一个城的大小,也没必要有飞机这种东西。

    大约十三个区,而每个区也拥有以字母区分的小区,而这些小区之中,又会有字母加数字为名的小小区,大概就是省-市-县。

    所以姜述的家应该是在孤城的七区的A区的A1区,不过这也被姜述暗暗吐槽过,啥区区区的,就没别的后缀了么?

    “不过,后排那四个,是你的电子宠么?”沃夫看了眼车内后视镜,他注意后座这四个长着屏幕和四肢的东西很久了,只不过一直没空问。

    电子宠,指的就是小八小五这一类东西,这并不是若姐独有,只不过比较小众而已。

    “对。”姜述点头,然后探头到后面去,制止了四只平板精的刘姥姥环节。

    “你的品味……”沃夫想不到一个好的形容词,只能说道,“挺魔幻的。”

    ——

    姜述想问一个问题,正常人所说的半天指的是不是半个白天也就是六小时?

    为什么沃夫说是半天,然后就开了整整十二个小时才到地方啊!?要不是路上有服务区,姜述觉得自己能被饿死!

    晚上八点,两人终于来到了孤城十三警署,走进警署的那一瞬间,姜述就感觉到,气氛不对劲。

    好像,周围这些人对自己和沃夫带有敌意?敌意之中,还混杂着一些嘲弄和幸灾乐祸。

    “这是?”姜述拉了拉沃夫的一角。

    “十三区和七区相邻,但是这地方治安一直不太好,还要经常要七区支援,一来二去的,就有些小矛盾。”沃夫轻声说道,没细说,但是个中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得,感情自己就是别人家的小孩呗。

    “沃夫警督?你也来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从里面迎上来,笑容满面,“贵客啊。”

    “过来看看,可能会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沃夫也是一脸笑意。

    姜述在一边看着,战术后仰,他是没想到,沃夫居然主动出刀嘲讽。

    “大可不必。”来者笑呵呵,“最近我们就一件大事,狐狸因为你们第七警署的疏忽死掉了。根据孤城警署规定,案子在哪发生就归哪里的警署管,而你们主动前来,是不是越界了?”

    “没办法,你们没经验。”沃夫摇摇头,面带惋惜道,“我们怀疑这案件和诡术团有关,而你们,并没有应对他们的经验。”

    “相反,狐狸是我们抓到的,但一到你们这里就失踪了。”他的言语很犀利,“而且事关我们警署警员的清白,所以我决定自己来一趟。”

    “呵,随便你。”男人没有反对,他看见了沃夫身边的姜述,伸出手,“鄙人唐鹤旬,小兄弟挺面生啊,是第七警署新来的警员么?”

    “姜述。”姜述自报家门,“不算正式警员,只是个帮忙破案的顾问。”

    “顾问?”唐鹤旬愣了愣,在他依稀的印象里,这种设定只存在于警署规定中,为的是邀请外人协助破案,但基本没有先例,于是他又问道,“那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魔术师。”姜述答道,看着唐鹤旬有些懵逼的表情,又补充道,“娱乐序列。”

    “娱乐序列?扑哧——”嗤笑声来自唐鹤旬身边的一个金发男人,他的脸上挂满轻蔑,“什么时候娱乐序列也能进警署做事了?怎么,你们第七警署还有文艺部?”

    “加里,闭嘴。”唐鹤旬喝止金发男人,随即他向姜述笑笑,“抱歉,他心直口快,不会说话。”

    “没事。”姜述回以一样的微笑,“对职业的偏见,是个人受教育水平的缺陷,这不怪他。”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