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作者:一木啊 | 奇幻玄幻

收藏

  (决不是旗号魔术幌子的都市异能文,魔术表演中严谨认真主观!)《魔术师守则》:1.肯定我相信科学2.肯定不能够在麻瓜面前玩魔法3.肯定不能够崩魔术师人设谨记,的话有人问到,就说这是障眼法,魔术肯定是假的,假的假的!有一天,姜述意外发现自己表演中魔术就能获相关异能,因为,台上他我相信科学,台下他重拳发动进攻。玩点小魔术,破点小悬案,这是一个在赛博朋克世界的普普通通魔术师的普普通通日常。书友1群:1051692869(赛博朋克世界观,与游戏无直接取得联系,无深度阅读障碍)(逻辑推理、魔术破案、魔术解析、简单轻松日常,以上内容均会会出现)“若姐,饭好了。”冷色调布置的简单厨房里,姜述将炒锅里的排骨倒入菜盘之中,侧头喊了一声。。

    但是若姐刚洗过澡,身遭坏绕着热腾腾的水汽,但这话这语气一出,便让姜述体会到一阵凉气。“你也看见了,好友提交申请是笑后的事。”姜述耸耸肩膀,瞥了眼近在咫尺的若姐,反客为主,“但是即使如此,为这种小事醋意大发可也不是一个逐渐成熟女性该有的风度。”“也没醋意大发,“你也看到了,好友申请是笑之后的事。”姜述耸耸肩,瞥了眼近在咫尺的若姐,反客为主,“不过即便如此,为这种小事吃醋可不是一个成熟女性应有的风度。”。...

    虽然若姐刚洗过澡,身遭环绕着热腾腾的水汽,但这话这语气一出,便让姜述感受到一阵凉气。

    “你也看到了,好友申请是笑之后的事。”姜述耸耸肩,瞥了眼近在咫尺的若姐,反客为主,“不过即便如此,为这种小事吃醋可不是一个成熟女性应有的风度。”

    “没有吃醋,只是不爽养了三个月的猪被白菜拱了。”柳汀若直起身子,语气微冷。

    “是娃娃菜。”姜述一本正经道。

    “所以你在嫌我老?”柳汀若似是破防,柳眉倒竖起,声音愈寒。

    “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娃娃菜。”姜述嘿嘿一笑,后面那句他不敢说。

    柳汀若哼了一声,没说话。

    而姜述则是从厨房的保温箱里取出两碗稀饭一碟小菜两盘煎饺,放在她面前的桌上,客厅内顿时弥漫着煎饺那股特有的焦香。

    “我承认错误,没有事交代魔术的底细。”他帮柳汀若拉开椅子,示意上座,“不过我想,温柔贤惠有容乃大的若姐姐,肯定不会计较这种小事。当然,若姐不计较是因为成熟女人的修养,而我当然不能就此揭过,所以我给你包了你爱吃的玉米猪肉馅水饺。”

    最后,姜述又做了个请用的手势,“若姐请慢用。”

    “嗯。”柳汀若面部的线条柔和了不少,但转而她又冷声说道,“娱乐序列里,归属于荧幕系的那一批太脏,你最好离远点,要么就别回来了。”

    “知道啦知道啦。”姜述连连点头,“我就是个剧院的小魔术师,保证每天三点一线。”

    “嗯,没白捡你。”柳汀若终于是哼哼唧唧地翻过此事,开始哼哧哼哧地干饭。

    “万分感谢若姐再造之恩。”姜述表示叩谢,看着对桌的欢乐干饭人,放下心来。

    夸一夸,认个错,再做点好吃的哄一哄,解决若姐的小脾气就是这么简单。

    “你的魔术构建很巧妙。”柳汀若咬开一个煎饺。

    关于李允棠的出行信息是她弄到的,站在她的视角,很轻松就能大致反推出姜述的套路来。

    “对啊,多亏了若姐的帮忙。”姜述笑笑,他突然想起另一件事。

    现在,经过他的讲解,月见里橘衣认为他是提前借用了第七警署的数据库才得以获取李允棠的信息。

    如果她回去检查,发现完全找不到他登入警署数据库的记录,是不是又该怀疑人生???

    但姜述不知道的是,橘衣已经在怀疑人生了,不但怀疑人生,甚至还想丢下沃夫连夜跑路。

    “喏,你火了。”柳汀若指着小八放出的大号拟化光屏,上面显示着实时的孤城热搜,姜述魔术视频的热度就像是坐了火箭一样飞快蹿升着。

    “还好吧。”姜述撇撇嘴,“李允棠写个字儿都比这热度高,我只是乘了她的风而已。”

    “这倒是。”柳汀若笃信点头。

    “不过……”她的视线凝固在那些恶意揣测的评论上,眸子里瞬间冰雪飘零,面色如常而手已经打开了小五的键盘,开始追查这些评论的IP地址。

    “诶诶诶!等等!”姜述连忙拦住她,又将小五抓过来,没好气道,“别动不动就烧人家义眼!”

    “切。”柳汀若冷着脸,但还是选择停手,她想起来,姜述似乎很反感她做这样的事情。

    在这里,社会生活的各方面都离不开这些精通网络的专家。

    从孤城人所接受的定义上区分,白客维护网络安全,骇客威胁网络安全,黑客则处于中立端,有道德操守,但做事全凭喜好。

    若姐这个等级的黑客,已经可以很轻松地入侵网络安全协议,将大量运算信息强加在指定电子设备上,使其过载引发过热,从而自燃。

    之前月见里橘衣帮别人制作的义眼也正是因骇客侵入导致自燃惨剧,她负次要责任。

    由于义眼方便实用,相当于但并不局限于前世的智能手机,在孤城,义眼普及率早就超过了50%,一旦义眼过热自燃,往往就是重伤乃至死亡,因为大部分人的义眼没有“遇高温自动弹出”的功能。

    不过,技术达到这种层次的黑客毕竟只是少数,而且效率极低,就算这帮人时刻入侵时刻搞事,把键盘敲冒烟也没办法影响社会稳定。

    “当然,如果实在不爽,你可以在义眼里给他放个3D环绕恐怖片,要是胆子大就放小H片,直男还可以试试BL片。”姜述继续说道,温言细语。

    柳汀若眼睛一亮,“好主意。”

    姜述喝了口粥,看着若姐,她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蹬着她那双大白腿上了楼,下来的时候便将一个盒子丢在他面前。

    “喏,庆祝你第一次表演的成功。”柳汀若面色平静,将礼物向前推了推,又将手放到身后。

    若姐的身后是光滑的大理石墙,姜述微微侧头便可以看到石壁反光中的景象,若姐的左手正不停地揉捏着右手掌,依此证明她的内心绝不像表面这样平静。

    “哇哦,我很喜欢。”姜述看着那叙利亚战损风的鞋盒,毫不犹豫抬头道。

    “欸!”柳汀若不满道,“你都没看。”

    “若姐送的,不管什么我都喜欢。”

    “说真心话!”柳汀若眉毛稍拧起。

    姜述无奈地耸耸肩,一边打开了鞋盒一边说着:“你怎么知道我说的不是真心话?”

    打开鞋盒,里面是堆得整整齐齐的一沓平板电脑。

    平板电脑?

    姜述飞快地将它们拿出来,整整四块平板平铺在桌上,他疑惑地看着柳汀若,“你这是……干嘛?”

    “我自己做的。”柳汀若依次打开四块平板,“大概就是……类似于小八小五,我发现你好像不是很习惯使用键鼠,所以就改成了触摸屏。”

    “有心了。”姜述表示认同,他的确用不来若姐说的这种键鼠,可问题是,那种键鼠是正常人用的吗?!

    没有鼠标,没有26个字母按键,只有一个凹槽以及凹槽里那个一只手握住刚刚好的球,仅此而已。

    若姐只需要单手控球,输入信息的效率就高得离谱,姜述相信,自己肯定是控不住她那种球。

    眼下,这四个平板逐渐亮起,它们慢慢生长出简笔画中那种线条四肢和馒头手脚,最后,屏幕上亮起它们一模一样的颜表情——“o-0”

    ???

    这特么是个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