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

天道居然想害我

作者:提笔忘词机 | 奇幻玄幻

收藏

  余江月天生的不扑灭火灾,被玄门冠于蕴灵界的希望能她本我以为自己能修上凡人修真,踏往无上仙道,却不想,整个修真界都要她死,“这天生的不扑灭火灾,可不是为能化解邪魔而生的吗,江月为这苍生。。。”“你怎么还不去死!!”余江月从来没有考虑过,曾的玄门天才竟沦落人人过街老鼠的地步,忍耐不了此等屈辱,天才余江月含着泪自尽于玄玉山上。百年之后孟光在生死轮回之中快活容易争扎出,只想好好的修真,好好的好好活着。最后决战前夕,玄门希望能孟光和玄门第一天才凌白卿站在堆积成山的邪魔尸体上,畅聊:“小白,你临凡来作甚呀?”“渡劫。”“渡啥劫呀?”“情劫。”“那你找到了她了吗?”“走出马厩,刺眼的阳光使她不得不眯了眯眼。。

    “嘁,才不像呢。”坐在角落里的一个小乞丐轻蔑地嘁了一声,幸好原先前边的几个侍从了渐行渐远,孟光垂眸细思,小脸上闪现出几分情绪波动。在那些游记和史书中,经常也可以瞥到关于长宁城的事,这长宁吴家貌似参与其中其中不少。这些书籍,孟光有不少都在夫子那边坐在角落里的一个小乞丐不屑地嘁了一声,还好原先前边的几个侍从已经渐行渐远,孟光垂眸细思,小脸上闪过几分情绪波动。。...

    “嘁,才不一样呢。”

    坐在角落里的一个小乞丐不屑地嘁了一声,还好原先前边的几个侍从已经渐行渐远,孟光垂眸细思,小脸上闪过几分情绪波动。

    在那些游记和史书中,常常可以瞥见关于长宁城的事,这长宁吴家倒是参与其中不少。

    这些书籍,孟光有不少都在夫子那边读过,并且读了不止一遍,在夫子口中也经常提起,孟光是牢记于心。

    书中说长宁吴家可是连王城都不敢轻易去得罪的大世家,说它在数千年前崛起且经久不衰,它的每一辈都是各界中少有的人才,个个都是在政界、商客中翘楚的人物。

    更是友野史中说长宁吴家是有仙人庇护,总而言之,是各类说法齐出,但无一例外的是,这长宁吴家背后是不简单的,这如今的小公子,还被仙人看中,这长宁吴家怕是。。。

    “嗝~”

    一声食嗝将孟光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见角落里的小乞丐瞪这个乌溜儿眼睛瞧着自己,小手还不停抚摸着圆鼓鼓的肚子,与之前的同样是乞丐的她颇有些相似,不由得有些发笑,却见那脏兮兮的小乞丐身子缩成一团,手脚并用地向孟光跑来,倒是没多少人见着孟光这里又多了一人。

    “笑什么,我又没说错。”

    小乞丐满脸严肃,晶亮的眼睛紧紧瞧着孟光,随手抄去孟光腰间的水壶,咕噜咕噜地喝了起来。

    “我娘说了——”小乞丐身体前倾,声音骤然降低,孟光也是会意,身体微微俯下,下一刻就感到似是一道惊雷在耳边炸开:

    “被选中的人,能被仙界的大宗门收为弟子。”

    四岁时,抚养孟光的老乞丐被打死后,孟光只能独自在镇中四处行乞,每天连口吃食都得不上,日子是有一天是一天,哪里会有了解世界的想法,大疫之后也是侥幸活下被陈念一家收留,得名孟光。

    到了村中,孟光才开始认字读书,也有听人讲,某城的大将领,练武有成,可将千斤大鼎举过头顶抛掷空中任意耍玩,但她到底是没见过,只觉得村中的村民听风是风,说话夸张,问夫子,夫子也只是说少有,虽书读了不少,但俗话说书中自由乾坤,可在村中哪有见人耍玩大鼎的,见都没见过东西该怎么想象,到头来只觉得是人瞎诌的。

    直到前些日子,孟光生生死死好几回,做了一个超乎她所有认知的梦境,还有林间大火时候的白袍身影;最近的,又是见到腾空而去的两位黑衣高手,才知道自己原来有多么的孤陋寡闻;现在,又有人告诉孟光什么大宗门,她这才相信原来梦中的一切都有可能是真的。

    孟光抱膝愣愣地盯着眼前的三尺地,眉心紧紧皱着,清亮的眼眸中有一丝丝恐惧在闪烁,她有些担心,仙人神通广大,若是发现她有什么异常,怕不是会被当成什么妖魔抓起来。

    前些日子的经历就像皮影戏一般在眼前闪现,这该怎么办呢,眼珠滴溜溜得转,软乎乎的小脸山又带上了几分苦恼之意。

    暖风将路边的树叶要出声响,孟光猛得一清明,隐隐约约得是想明白了,无论是习武还是修仙,她只是想安稳的活下来,看看这山河百川,看看眼前的恩人好友,她从来没有因为以自己的特殊而有什么非分之想,若只是这样死了,她也只是觉得不甘。

    前路已在脚下,一切侥幸无处躲藏,而她也只能勇敢面对。

    队伍渐渐往前挪动,乌泱泱的人头此刻也少了许多,但人声依旧鼎沸。

    “濮阳霜,天灵根!”

    孟光抬头,高台之上老者顿时眉开眼笑,抚着白须直道“好”,就连接引的道人也是满脸笑容,孟光正要踮脚瞧瞧这让仙人喜笑颜开的是何须人,突然感觉到什么,抬头远眺,发现数到遁光,几个呼吸之间,由远及近,飙了过来。

    “哟~这好苗子,来我们医仙宗可好?”罗焚给抛了一个大大的笑脸,“这木灵根与我们医仙宗可是有缘呢。”

    “哼,这开口就把人要走了,你罗梵倒是面子大。”

    见罗焚这就把人要走了,到嘴的鸭子飞了,贺槐吹胡子瞪眼,急了。

    “滚滚滚,都给我回去,成何体统。”

    台上的白须道人挥动拂尘,将两人扫了回去,又转头说道:

    “到后面坐着。”

    孟光这才看见,这天灵根,可不就是那个被层层保护的少女嘛。

    少女被白衣仙人领走,而不远处的两个黑衣男子却是有些着急了。

    “不是说只是让她试试吗!”

    “这我怎晓得,不是你允下的吗!”

    “我不是让你看着的吗?”

    “哼,就我一人看着,你倒是快活,你还是想想怎么和王城那边交代吧。”

    “你!”

    “你什么你。。。”

    树叶飘落在地,角落里的二人不见了踪影。

    “下一个。”

    “。。。。”

    徐徐前进,可算是轮到了孟光等人,不等孟光作反应,凌白卿倒是先被神力托上了高台,但见他不慌不忙,落地还整了整被风吹乱的衣裳,少年八九岁年纪,面容清俊,温文尔雅,品貌非凡,惹得不少马车中的小女孩的纷纷解开帷布观望。

    “凌白卿。”

    听到凌白卿报上了自己的名字,见他独步向前,向那白玉盆走去,忽然,盆中清水暴动,清鱼凌空而起,于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霎时间,清水化作的鱼儿自上而下结冰,直至整个玉盆,冰鱼没了支撑,从空中落下,重重的砸在了高台上。

    “啪!”

    原本人声喧杂的街道顿时间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高台的白衣小少年身上。

    白须道人眼中是抑制不住的喜悦,脸上笑起的褶子夹着白眉,连声音都有些颤抖。

    “凌白卿,异灵根!!”

    台上小少年颔首微微道谢,却是抬手拒绝了来接引的人,“我等一下我的朋友”,而后与台下的孟光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孟光哪知道这是啥意思啊,她都看呆了,她一直都知道小白厉害,可她没想到小白居然这么厉害啊。

    “陈念,双灵根。”

    又一道宛若惊雷的宣告在孟光耳边炸开,她的紧紧揪着衣角,手心的汗都渗到了衣袍上,她的两个小伙伴都有灵根,若是她没有,岂不是。。。

    孟光还没来得及细想,身体突然传来的失重感让她一下子回了神。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