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作者:清枫聆心 | 短篇美文

收藏

  复活了,她变为想家狂。环境不来就她,她就创造出环境。挣钱是必要性的,让邻居先富出来。事业是必须的的,让朋友先做出来。开店后是必不可以少的,让亲戚先担出来。让她当领导,干万别。让她当总裁,可切记。她就爱在完美的的家园里,做个懒懒米虫。但是,现在的什么情况?男人一个比一个极品,一个比一个王子,一个比一个强悍,让她太伤脑筋。“你们中谁能先当米虫,我就选谁!”她说出来唯一条件,再次慢慢的犁田——已有近完结啦VIP作品——凤家女,请大家安心追看!新书《掌事》了传上,也请大家再次需要支持。要冲榜,广求我的推荐票。“水青怎么还不醒?”细细嫩嫩女孩子的声音,很焦急。。

    终于等到啊,PK最后一晚,昨日午夜时分结束了。但是,新的压力又来了,明天即将上架。因为昨天不但求粉红和PK票,还求明天大家的订阅。有很多话想对亲说,却仅有一个谢字。谢谢您大家陪我渡过了2011年十月的金秋时节,从来不也没过这么异常激烈,又这么幸福和快乐,情感很复杂的一个月。有很多话想对亲说,却只有一个谢字。谢谢大家陪我度过了2010年十月的金秋,从来没有过这么激烈,又这么幸福,情感复杂的一个月。感谢!。...

    终于啊,PK最后一晚,今日午夜结束。可是,新的压力又来了,明日上架。所以今天不仅求粉红和PK票,还求明日大家的订阅。

    有很多话想对亲说,却只有一个谢字。谢谢大家陪我度过了2010年十月的金秋,从来没有过这么激烈,又这么幸福,情感复杂的一个月。感谢!

    -----------------------

    “莲子,耕子,你们知道是谁吗?”别人不好意思问,水青这个大堂姐就要出头。

    “可能是北坡孙家的孩子。”水莲慢慢吞吞说,眼睛不由自主看向水耕。

    “就他,常在附近草堆里,神出鬼没的,又喜欢穿黑色衣服。”水耕说着就皱起浓眉,“八成看咱们这儿热闹,又偷偷跟着呗,也不怕吓到人。”

    “耕子,别说了,他挺可怜的。”水莲看大伙儿又朝她这儿望,就加了一句,“那孩子爸爸早逝,和他妈妈一起过日子,家里条件不好,只完成九年义务制教育,就没钱读书了,所以满山乱跑,大家不用怕。”

    “哪来的鬼,出来让我见识见识!”叶陌离大喝,哇呀呀学花脸。

    大伙被他逗乐了,虚惊一场之后,继续往山上走去。有意无意,四个大小男生的脚步慢了很多,始终与女生们保持成团队的距离。

    水青自从听到北坡孙家这四个字,就有了心思。想起张华和韦明无奈得告诉她,十户人家中九户人家一听,就像扔烫手山芋一样,非常乐意把后山转包,而且价钱比水青给的参考价还低了两成,可他们只能帮水青签八户,因为第九户在最北面,旁边就是孙家。孙家怎么也不肯转,他们加价也不松口。这样山地就被隔断,以后要搞农庄的话,很麻烦。

    本来嘛,即使拿不到另外两户,八户的山地加起来已经很可观。水青倒也没那么较真,非得全包下来不可。可张华和韦明说第九户人家很想把地转出去,一直求他们帮忙说服孙家。水青就想自己亲自来一趟,看看这个孙家为什么不愿意把空置的地变成钱。本来以为可能对方条件不错,不在乎钱。现在看来,孤儿寡母日子很艰难,那么不愿意的原因就复杂了。

    等中午回老韩家,趁吃过饭,大家七嘴八舌商量活动,她最先做的是悄悄将老妈拉到灶间,把紫荆姐的情绪波动告诉了她。

    老妈也叹了口气,说道:“你华大哥有女朋友了。他受伤住院时,结识了一个护士。两人互相看对上眼,华田出院后,就从病人和护士的关系,变成了男朋友和女朋友的关系。”

    “我以为华大哥和紫荆姐互相喜欢呢。”平时两人关系比较亲近,又年龄相当,总有说有笑,还动不动就跑出去‘约会’。虽然就水青所知,前世两人并没有结婚,但今世她改变了邻居之间好多事,也因此以为会拉成两人的红线。没想到,命运再一次走出了自己的轨迹。

    “也怪我们这些三姑六婆不好。也许本来还没什么,我们却总要把人凑作堆,又只是嘴皮子上说,挑起了女儿家的心思,却没能真正帮上忙。我听谭师母说这事的时候,心里后悔啊!你叶妈也踏脚,直说错了错了,该早点提醒华田这个呆头鹅才对。可现在,说什么也晚了。”老妈满脸懊悔,手里的碗洗得哐当哐当作响,“紫荆去给华田送饭,看到他和那护士,回来就跑谭师母那儿哭了一场。她平常多坚强多聪慧的人,那么沉的房贷,月月往家里寄钱供父母弟妹,爱食坊还硬凑了份子,咱们要帮她,她也不肯,苦得自己偷偷啃饼干当三餐,都没掉过一滴泪。这么好的女孩儿!华田——其他都好,就是找对象这事上,卯了劲要找当地的。谭师母说那护士比不上咱紫荆,可胜在父母都是本地人。”

    “华大哥也有自己的苦衷。”水青从华田的角度看,他一人从农村出来,到今天买房,还能把父母接上来孝顺,吃的苦头数不清。再坚强再善良,也会累。累到心的时候,就不能承受了吧。

    “谁说不是呢。咱们总不能仗着老邻居老朋友的身份,包办他的婚姻吧。现在只能安抚紫荆,她那么优秀,我还不信找不到好的。大家都帮她留心着,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消息。”说到这儿,老妈又自信满满,“趁这么好的机会,把紫荆逗开心逗忘了烦心,就是你们这群小猴子的事了。”

    “妈,保证完成任务。”水青行个军礼。不觉得介绍对象有什么不对,象紫荆这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乖巧女,不介绍,哪来机会认识好男人。这种看似老套的相亲模式,也要因人而异。

    等她们回到主屋,爷爷,爸爸和云老爷子正商量好要去后山看一看,水青当然明白是去观察黑松露的生长环境。她自己有别的计划,不能去。问紫荆姐她们的打算,小的们似乎还不能决定。但听水耕说起能看到江面的风景,虽然花树冷淡淡的,可宝宝贝贝和芸芸羽毛却露出很想跟着去的表情。

    “过了沿江公路,可以到江滩边。现在一大片芦花荡,可好看了。说不定还能见到大的江鲤,比咱手臂还长。”水莲边说,边露出向往的神情。听二婶说虽然市区离村里只有一小时车程,但水莲闷在学校里读书,开学后还没回来过。看来离家一个月,仍然念着家里好。

    “还能看到港口码头,远洋轮船,大吊车,集装箱跟凤凰山那么高。”水耕兴高采烈说着机械和引擎,男孩和女孩关心的东西完全不一样。

    “好兄弟,上次来,你怎么没带我去看?”叶陌离同水耕勾肩搭背,外加挤眉弄眼。

    水耕挠着头,老老实实说:“青青姐关照,不能带你瞎转悠。你是来补课兼干活的,不是来玩的。”

    “韩水青!”咬牙切齿,叶陌离飞刀眼瞥过来。

    水青耸耸肩,一副你奈我何的得意洋洋。

    “那么,我们就去江滩吧。”紫荆姐一锤定音,重重把头点。她也需要一江水,载去心中早夭的情花,再从头。

    紫荆那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慷慨形象,除了知情的感觉辛酸,其他人则被她的情绪反带出激昂,纷纷说好。

    水青却喊累,说要小睡一下,再和他们在江边会合。宝贝们听了,就说要等她一起,她再三保证,一小时内会赶到,才劝得改了主意。

    等大部队,小部队都出了门,家里就剩下奶奶和妈妈。两人忙着家务活,谁也没留意水青什么时候不见的。

    水青沿着山脚往北,每过一户人家,就记个数。凤凰山看着小,从南到北,走起来一点儿也不近。她走过第五户时,小腿肌肉绷得紧紧,而且口干舌燥。不习惯带手表,所以不知道时间,可是一小时的约定恐怕要放鸽子了。但不甘心已经走过的一半路,她坐在树桩上,心里矛盾。

    铃铃——铃铃——

    水青回头一看,一个小男孩踩着自行车朝北过来。身高才抛出车没多少,因为腿不够长,坐不到车座,脚兹拉兹拉上下重复蹬,有点左轻右重的危机。

    “东东。”正是上次为水青领路的孩子。

    “你是耕子哥的姐姐。”东东跳下车,不怕生得趟近她。

    “你住附近?”水青笑着问。

    “我就住在前面不远。”东东不怕生,说话表情却腼腆。应该能信任熟悉的人,但个性内向的孩子。

    “姐姐要去北坡孙家,你能告诉我还有多远吗?”问问也好,要是远得离谱,她就改主意了。

    “骑车过去很近,十分钟。”东东和水耕都晒得黑黑的,城市孩子没有的健康肤色,“姐姐,你骑我的车去吧,走路可远了。”还是个很聪明灵俐的孩子。

    水青也不跟他假客气,站起来拍拍尘土,“东东,我带着你,你给我指个方向,你再自己回去,行吗?”

    “嗯,行。”东东把车笼头让出来给她。

    骑上去,水青才发现在乡间骑车比城市里难多了,就这坑坑洼洼的泥路就磕得她牙齿打颤,虎口发麻,视线的景物在眼睛里乱跳。可奇怪的是,东东说话还是利落,一直告诉她还有多远,走哪条岔路才对。

    “前面那间房子就是。”东东还没等水青减速,就从后座跳下来,动作轻巧,小跑着就站住了。

    “谢谢。你快回家去吧,免得爸妈担心。”水青知道他要回家吃饭。

    “姐姐,从这里回去很远,我吃过饭就来捎你。”也不等她答应,小家伙窜上车,头也不回,一蹬一蹬就走了。

    好简单好舒服的人际关系啊,令人不自觉微笑。

    回过头来,水青打量着眼前的房子。不像其他农户红砖大瓦五间以上的山形屋,还有整修齐整的院子和院墙,这家连个像样的篱笆都无,只用草秆子疏疏落落编排在房子外面,树枝修了院门,里面两间并排的房,一个大概是灶间,另一个应该是正屋。一眼望到底,很小很贫苦的人家。

    却见小院角落里一方竹子长得秀气,秋天了,还绿。根根如翠玉,通亮通透着,仿佛灵气。

    也看不出这门是关还是开,缝隙足够一人过,水青靠近,用手推了推。

    “有人在吗?”她试着探个头进去。

    呼——呼——

    水青耳朵很尖,听到右边有诡异的声音,立刻偏头,就见一道黑影扑过来,携着凶恶森寒。

    她的心跳停摆。

    一拍。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