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作者:清枫聆心 | 短篇美文

收藏

  复活了,她变为想家狂。环境不来就她,她就创造出环境。挣钱是必要性的,让邻居先富出来。事业是必须的的,让朋友先做出来。开店后是必不可以少的,让亲戚先担出来。让她当领导,干万别。让她当总裁,可切记。她就爱在完美的的家园里,做个懒懒米虫。但是,现在的什么情况?男人一个比一个极品,一个比一个王子,一个比一个强悍,让她太伤脑筋。“你们中谁能先当米虫,我就选谁!”她说出来唯一条件,再次慢慢的犁田——已有近完结啦VIP作品——凤家女,请大家安心追看!新书《掌事》了传上,也请大家再次需要支持。要冲榜,广求我的推荐票。“水青怎么还不醒?”细细嫩嫩女孩子的声音,很焦急。。

    PK最后三天,聆子不遗余力皮厚讨粉红和PK票中——昨日双更,为PK过1800分。非常感谢亲们的慷慨大方!的话到PK最后成绩过2000,聆子拼着不睡,会再给大家加更一次。第一更送上。-----------------但是结果出人意料的精彩的,芸芸依然替如果到PK最后成绩过2000,聆子拼着不睡,会再给大家加更一次。。...

    PK最后两天,聆子不遗余力皮厚讨粉红和PK票中——

    今日双更,为PK过1800分。感谢亲们的慷慨!

    如果到PK最后成绩过2000,聆子拼着不睡,会再给大家加更一次。

    第一更送上。

    -----------------

    虽然结果出人意料的精彩,芸芸依然替她大呼不平。中场休息时,就拉着水青和羽毛气恼得要走。

    水青也无心再待,就跟宋圆心话别。宋圆心没有不悦的神情,反而说回去问问姐姐,估计已经看出端倪。

    水青挺高兴交了个这么善解人意的朋友,约了下次一起吃午餐的时间,就和芸芸羽毛走了出去。今天周末,三人都回家。

    羽毛知道了详细始末,脸色极难看,大呼气愤,“罪魁祸首一定是岑晓惠。”

    “你们一个班,这次她没成功,总有一次会得逞。我看,你向学生会反映一下的好。”芸芸则很担心,芙蓉面戚戚色。

    “羽毛,我突然想起咱们高一补课时,张妙去白子西哪儿告状,真好笑。”水青打哈哈。张妙考到外省去了,和莫默一个大学。

    “对啊,那么大个人还告状,笑死——”羽毛被芸芸拧了胳膊肉,雪雪呼痛,“芸芸,疼死我了,你干吗?”

    水青大笑不止。

    “羽毛,你没救了。”芸芸先白羽毛一眼,又瞪向水青,才要开口,就被水青截过话头。

    “芸芸,羽毛,刚才叫到我名字时,大脑一片空白,连字母歌都想不起来。”回想起来真紧张,水青把背包抱个结实,“走下台阶时,我整个背冒冷汗,手心湿得几乎拿不住话筒。可是,居然混过去了。”原来就算是她,也还在乎面子,怕在那么多人面前出丑。她的英文虽然不错,可是英文歌会得却很少,因为更喜欢国内的音乐。

    “还混得非常棒。”羽毛潇洒甩开短发。

    “所以——”才要追究到底,芸芸想说。

    “所以,算了。”追究了又怎么样?她和岑晓惠,处在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一个班里,要这样你追我杀得过四年?已经上大学,对方的孩子气也猖獗不了多久。而她两世为人,何必跟一个半大不小的女孩子斗气。今天这件事教她,落入圈套,能出来就是个警醒,别再落入更大的圈套就行。越斗越深,到最后就不是自己了。

    “啊,说曹操,曹操到。”羽毛压低头,凑过来耳语。

    三人这时等开车,坐在最后排,前面上来什么人都能看得很清楚。

    水青没明白是哪位曹操,却看到了那双茶色的眼睛,属于白子西的眼睛。她的第一反应却是羽毛这句话运用错误,自己提到张妙时带出的白子西,可那之后,都说了好些话。说曹操,这位曹操还在半路呢。

    白子西也看到了三个女孩。印象中她们总在一起,没想到大学还这么要好。他们男生之间常谈论女孩子,都说女人的友谊薄弱,他现在看也未必。目光没有特意投向韩水青,因为他很在意一件事。

    “回家吗?”他走到底,大方坐在水青旁边的空座上,又露出白马王子的微笑。

    这句话却是问三个人的。

    “废话。”羽毛的直率。

    “是啊!”芸芸的细腻。

    沉默加笑容,水青的稳妥加友善。

    “我发邮件给你,你没回。”这句话是问水青的,因为他终于和她对视。

    “......”她好像一星期没去永春馆了。

    “打电话去你家,忙音。”他问得语气如水柔,却让水青觉得咄咄逼人。

    “......”可能他打过来的时刻,她和云天蓝正在煲一锅国际电话粥。

    “水青病了一星期,这周刚回学校。”芸芸在白子西的事上,总是不遗余力得帮对方打击自己最好的朋友。

    “对不起,我不知道。”白子西顿时皱眉,神色中一丝尴尬。

    “已经好了。”水青摆手笑着,“你找我什么事?”

    “只是想请你们参加我们学校上周举行的新生欢迎会。”他见水青面带粉荷色,完全健康相,心头略放,神态自然起来,“准备的时候抱了太大希望,出来的效果却很一般,还好没去。”

    “你们班的节目是你准备的?”想不到他还是文艺积极分子,水青接着话茬。

    “我是迎新会主持和策划。”白子西的笑容,犹如温暖春日。

    “你进学生会了吧。”芸芸没让水青唱独角戏。

    水青侧过脸,避开白子西的视线,调皮眨眼。芸芸眸光忽闪,面部表情不变。两人打着暗语,弄得最旁边的羽毛迷惘不解。不过,她就算再怎么直率,也不会当着白子西的面问好友。嘟嘟嘴,望向窗外,看风景,找灵感。

    “是。”白子西对女孩们之间的默契毫无察觉。

    水青想,白子西不应该当医生,应该走官道。从小当官到大,一旦进入实习医生的黑暗期,如何忍受众前辈们的压榨?她自己腹诽腹诽。

    “今天我们学校也有迎新会,可惜你没来。水青即兴唱了一首英文歌,全场为之倾倒。”芸芸对白子西说话,目光却拐向水青,发现她轻松自在,就细眉微跳。

    白子西有些懊恼,“听说陌大外语学院和音乐学院合办的迎新会向来最精彩。你们学生会过来邀请时,我本来想去的。但会长说迎新会居然还售票,不认同这种收费的做法,就代表医大推却了。”

    “你都说最精彩了。音乐学院人才济济,像蝉乐队和梦古典已经被最大的唱片公司看中,准备签约。好些大四生也被国内外知名的交响乐团内定。将来就算想看,也未必能看到他们的演出。两院学生会只向外院售票,来不来都是个人决定。毕竟经费有限,想要看节目的人又太多,这么劳心劳力,收取一定的费用,我认为不可厚非。”芸芸侃出一片薄刃,锋利无比。

    “而且收益一半捐给希望小学。”水青补充。她对学生会的做法没意见,虽然起初听到时有点诧异,也仅此而已。可是,芸芸对学生会和音乐学院的事那么清楚和在意,心里小小疑惑。

    “我们会长外号倔老牛。”白子西不恼,轻巧说着,“认定的事不更改。还好今年升大四,这个学期就是最后一任,否则我们要被他牵到北极,去和熊冬眠了。”

    一个能说笑的白子西,一个能抱怨的白子西,这样才生动。以前客客气气,礼貌总隔着面具,看到亲切,却感觉不到心里。水青笑眯了眼。

    芸芸也用手捂着嘴乐。

    三人聊着近况,车子很快驶进了市区。

    “国庆放假,莫默回来,我们计划出游一天,你们一起来吧。”白子西快到站下车的时候突然邀请。

    芸芸选择回避,把决定权扔给水青。

    “我要去乡下爷爷家。”收地的事她要亲自走一趟。

    “爷爷家在凤凰山脚下,景色很漂亮。我和芸芸都会去。”羽毛扭头冒一句,眼线拉成细长泛着困。

    “要不,你们也一起来。”这句话不是芸芸在玩暧昧,而是水青说的。她就见芸芸唇启半张,不顾美女形象得合不上,暗自好笑,“反正我们包了一部小巴,有好几个空位。你问问莫默,要是想去,后晚之前,打我手机。”从包里找出纸笔,写了号码,撕下纸给白子西。

    长眼睛的都看得出,白子西下车时,心情很好。那样发自真心的愉悦,令他俊美的外表发出灿烂的光芒,惹了不少回头率。

    “青青,你不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吗?”羽毛手肘抵着车窗,满脸问号。

    “因为她真正放下了。”芸芸叹息。

    “试探到现在,芸芸,你终于大彻大悟了。”水青亲昵拍拍她的脑袋。

    “我现在不是试探,而是撮合。其实,你考上了好大学,两人又离得那么近,发展一下不是很好?你之前那么喜欢他。”可是,水青的眼里已经没有灼灼发亮的爱慕了,也没有犹豫不决的逃避紧张。面对白子西,那么坦然,那么明朗,就像是阳光万里的天色,一丝情感的杂质也不见。

    “擦肩而过了吧。”水青将头仰靠在后座椅上,叹谓一声。

    从刚才看见白子西的那瞬间,水青就明白了。心的节奏不乱,血流的速度正常,曾经鼓噪身体的每个细胞安静着。那个曾经声音气息都能带给她冲击的英俊男孩,成了只能掀起发丝的一阵微风。

    或许夏季太长,或许发生的事情太多,她突然离白子西远了。

    “人的缘分真奇怪。”羽毛的话音飘过。

    “能做朋友挺好。”水青帮芸芸编长发,“芸芸,你上次说要烫发?”

    芸芸才有点同情白子西,就被这个烫发的话题吸引过去。

    三个女孩子,话起时尚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