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作者:清枫聆心 | 短篇美文

收藏

  复活了,她变为想家狂。环境不来就她,她就创造出环境。挣钱是必要性的,让邻居先富出来。事业是必须的的,让朋友先做出来。开店后是必不可以少的,让亲戚先担出来。让她当领导,干万别。让她当总裁,可切记。她就爱在完美的的家园里,做个懒懒米虫。但是,现在的什么情况?男人一个比一个极品,一个比一个王子,一个比一个强悍,让她太伤脑筋。“你们中谁能先当米虫,我就选谁!”她说出来唯一条件,再次慢慢的犁田——已有近完结啦VIP作品——凤家女,请大家安心追看!新书《掌事》了传上,也请大家再次需要支持。要冲榜,广求我的推荐票。“水青怎么还不醒?”细细嫩嫩女孩子的声音,很焦急。。

    PK倒数第第二晚,求粉红和PK票。(嘛讨了这么多天,也不差今天晚上。)昨日第二更。祝大家这个周末很愉快!---------------“真的对不起,没想起会这样。家里仅有外公外婆,他们年纪大,曼丽又什么也不懂,我怕他们照料不了病人,因为不能够和你们去凤凰山今日第二更。。...

    PK倒数第二晚,求粉红和PK票。(反正讨了这么多天,也不差今晚。)

    今日第二更。

    祝大家周末愉快!

    ---------------

    “对不起,没想到会这样。家里只有外公外婆,他们年纪大,曼丽又什么也不懂,我怕他们照顾不了病人,所以不能和你们去凤凰山了。”白子西站在厅里花几前,耳朵贴着听筒,深深遗憾的表情。

    “没关系,生病时最需要人陪伴在身边,出去玩什么时候都可以。”水青的声音传来,比平时稍稍低沉一些,像柳枝划过心湖,漾起涟漪。

    白子西眉头皱深。这次出游是她第一次主动邀约,他却去不了。互道完再见,他挂电话的动作重了点,碰到旁边白瓷华盆,发出声响。

    “表哥,要是打坏了外公的宝贝盆景,你就惨了。”陆曼丽从房间里探出头来,皱皱可爱的小鼻子。

    “不小心碰到而已。”白子西的语气有些硬,可立即想到实在是事情出得凑巧,和表妹扯不上关系,神色便缓和了,“麦恬感觉好点没有?”

    陆曼丽精灵得转动眼珠,凑近白子西,绕人两圈,“表哥,你不开心。难道那里面有你喜欢的女孩子吗?所以现在爽约,你着急?”

    白子西本来被她盯得十分不自在,听到这句话,脸烧热了。怕她看出端倪,赶紧跨出两步,“没有。只不过说好的事情变卦,我不太习惯。”

    “过两天等恬恬好了,我们出去玩,叫上你那些朋友就好了。而且莫默和张妙也会来,都是高中同学,不是吗?”陆曼丽说着话,注意表哥的神情,见到他面色一喜,她目光刹那凝重。

    “也对。”白子西往自己房间走去,“我看会儿书,有事就叫我。”

    陆曼丽甜甜应着,小嘴却噘了起来,回了房。

    第二天大早,水青作为组织者,却是最后一个上小巴的。

    昨晚白子西打电话来说不能去,所以空出好几个位子来。爸爸就说反正云爷爷一直念着看山毛榉林,不如问问看他有没有时间。水青就联络了云老爷子,他立刻答应了。同时,本来没空的妈妈也排开日程,能休个小假。众人拾柴火焰高,水青索性就把一日游改成三日游。计划有变,很多事要重新安排,再加上宝贝因为出游,兴奋得不肯早睡。结果,她睡得晚了,早上才慌忙收拾行李,成了最迟的那个。

    车上除了原先就计算在内的,还多出了两个。

    和宝贝们坐在一起的紫荆姐,说今天一早就看着很热闹,想跟着大家游山玩水。水青举双手欢迎。

    另一个和叶陌离坐,小霸王完全显出哥俩好的热情。云老爷子说,花树平日学习工作两头辛苦,难得也要接触大自然,呼吸新鲜空气。帮他补课没多久,他有多忙,水青很清楚。但是,有野心,没有毅力,终究成空。所以她从不表现自己柔和的一面,对他要求很严厉。可是,弦绷得太紧,就断了。因此对花树的加入,水青持无所谓的态度。

    算算有十一个人,也不知道爷爷那儿能不能住得开。但昨晚爷爷奶奶都说没问题,反正就两晚,怎么着也能混过去。想当初,她在澳洲农庄里还尝试过地为席天为被呢。

    她看人到齐了,就请司机开车。

    芸芸听了,立刻问:“白子西他们不来吗?”

    “嗯,和他表妹一起来玩的朋友不舒服,他出不来了。”水青想,麦恬,白子西未来的妻子出现了啊。还好还好,自己赶在这团混乱之前理清了思路。以后,就是友谊,也不要主动争取,免得让有心人误会。

    “这人,表妹的朋友不舒服,跟他什么关系。性格优柔寡断,不要也罢。”芸芸一语中的。

    白子西,要真说他的弱点,对陆曼丽的过分宠溺和言听计从,甚至到了是非不辨的地步,是水青心中曾经打不开的死结。

    一路平安到达,约好小巴三天后来接人的时间,大家就走进老韩家的院子里。不像上回家里空无一人,今天爷爷和奶奶,水耕,水莲都在。

    爷爷看到好久没回家的大儿子,平常严肃的脸上也带了笑意,再加上能说会道的云老爷子,三人在里屋热聊。

    姜如帮着奶奶把大家的行李安顿好,让水青这群小的们先出去溜达,下午再安排活动,还把想进灶间帮忙的紫荆姐赶进小辈群,请她监督。

    即使如此,一得令,玩性四起的男孩子们在水耕的带领下,呼啸而出,往山上的桃林去。女孩们就远远跟在后面,欣赏村庄的农田和菜园。城市里的秋天有着逐渐萧瑟的风,可这里,生机勃勃,四处都是令人喜悦的金色和绿色,正是一年中最兴旺的好时候。

    贝贝很快和水莲也熟悉了,同芸芸羽毛四人走在前面,新奇得问东问西。比如,抓起菜心里的某条虫,转身就笑脸盈盈,虚心请教虫虫的名字。结果,却把身边两位都市小姐姐吓到脸色发白,连声抽气。

    “总算可以放心了。”紫荆同水青走在最后,看着前面一群小猴们,露出会心的笑意,“宝宝开始调皮捣蛋,贝贝又开始问那些让人头皮发麻的问题,我才敢松口气。”

    “等到他们大嘴巴再让叶陌离挨叶爸一顿打的时候,我就相信他们真恢复了。”水青这话里有半开玩笑的成分。其实宝贝能像现在这样,她很开心,毕竟事情才过了一个月而已。

    “你这么说的话,我要盼着离离快点淘气了。”紫荆虽然大水青九岁,但因为生活作息规律,接触的人不是邻居就是同事,心境上和十八九岁的女孩也接近。

    两人对视,都笑得开怀起来。

    “可惜华大哥要工作,不然可以制住那帮猴子。”华田出院后,忙得不见人影,假期还要去工地。再瞧男孩子们,都飞得快没影了。

    紫荆听水青提到华田,明亮的眸子陡然黯淡,本来舒朗的面容调进淡灰,好一会儿沉默不语,垂头走了段长路,到最后不过幽幽叹出口气。

    水青不知自己说错什么,好好的,紫荆姐竟然变了心情。但她也不能多问,只想着待会儿回家找老妈说说这事。

    “啊——”贝贝和芸芸大叫起来。

    惊得紫荆也顾不得自己的心事,吓得水青也停止了揣摩,急跑过去。分贝高的,引起前面男生们频频回望,已经停下脚步。

    “怎么了?”紫荆姐问。

    贝贝芸芸两人一手指着齐人高的草丛,“刚才有个人在里面。”

    水青顺着方向去看。山脚下的草虽然不密,但真藏起什么,只能捕风捉影。她这方面的胆子并不放得开,倒是水莲扎进去,捣鼓几下,又跳出来说没有什么。

    男孩子们这时已围过来,水耕问得比较详细。

    贝贝比手划脚得说:“和我差不多高,头发长长的,一身黑黑的,飘来飘去。会不会是鬼?”

    宝宝不以为意,习惯和妹妹斗嘴,“世上哪来的鬼?”

    芸芸的说法和贝贝居然差不多,又补充道:“头发遮住大半张脸,很吓人。看到我们发现他,嗖就跑了。”

    水耕和水莲听到这儿,对看一眼。

    “是他吧?”水莲不太确定,口气犹豫。

    “应该吧。”水耕语气稳一点。

    这么一问一答,其他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身上,不用开口,空气中就产生了浓浓的疑云,将两人团团包围住。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