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作者:清枫聆心 | 短篇美文

收藏

  复活了,她变为想家狂。环境不来就她,她就创造出环境。挣钱是必要性的,让邻居先富出来。事业是必须的的,让朋友先做出来。开店后是必不可以少的,让亲戚先担出来。让她当领导,干万别。让她当总裁,可切记。她就爱在完美的的家园里,做个懒懒米虫。但是,现在的什么情况?男人一个比一个极品,一个比一个王子,一个比一个强悍,让她太伤脑筋。“你们中谁能先当米虫,我就选谁!”她说出来唯一条件,再次慢慢的犁田——已有近完结啦VIP作品——凤家女,请大家安心追看!新书《掌事》了传上,也请大家再次需要支持。要冲榜,广求我的推荐票。“水青怎么还不醒?”细细嫩嫩女孩子的声音,很焦急。。

    PK,PK,究竟谁发明者的啊!再次皮厚讨粉红和PK票,除了最后三晚!非常感谢︵St〇pメ殇`﹏亲昨天狂砸的票和打赏,今天清晨聆子一看大惊大喜!也非常感谢始终以各种方式需要支持着聆子的亲们。----------------------------芸芸和羽毛到了----------------------------。...

    PK,PK,到底谁发明的啊!继续皮厚讨粉红和PK票,还有最后三晚!

    感谢︵St〇pメ殇`﹏亲昨晚狂砸的票和打赏,今早聆子一看大惊大喜!

    也感谢一直以各种方式支持着聆子的亲们。

    ----------------------------

    芸芸和羽毛到了。

    因为要对号入座,四人忙着和别的同学商量换位。待坐定时,女孩们刚刚互报家门,场内水晶灯暗了下来,探照灯齐齐对准舞台上缓缓拉开的黑色布幕,演出开始了。

    布幕拉到一半,探照灯突灭,蓝色小闪灯乱打,再来银色一道强光,五个穿着黑亮皮衣皮裤的男生出现在半圆形的舞台上,除了中间一个,其他人都有乐器。

    台下一片雷鸣掌声,还有很多人在撕声力竭得大喊——蝉,蝉,蝉。

    原来这就是蝉乐队。看他们打扮前卫,挂着一身的行头不说,头发也是长不溜丢,故意披乱,很颓废的模样。应该是走摇滚路线,水青饶有兴致。

    一曲终了,却和摇滚不沾边,唱得一首爱情歌曲。歌词水青听不清楚,可大概小有名气,台下大多数人都在跟着唱。

    “燃好帅!”宋圆心在水青右手边,大声跟唱,还能感叹。

    “主唱吗?”水青大声喊。

    “嗯,会长太帅了。”宋圆心双手卷喇叭筒,呜呜乱吹。

    “你到底说谁帅?”什么乱七八糟的!水青的位置处在中间,离舞台有段距离,台上那些人面目不清,只觉得璀璨。

    “你不知道吗?”圆心又露出大惊小怪的眼神,“学生会长徐燃是蝉乐队的主唱啊!”

    水青现在知道这个学生会会长实在挺忙的,又要替学生会捞金,又要下基层发单子,还要上台卖唱?难怪他要售票!搞不好还有演出费。然而仔细听他的声线,真得很不错,不输给那些专业歌手。

    一曲毕,又被大家安可,追加了一首,这次带了轻摇滚的风格,惹得全场劲爆摇摆,气氛热到High。

    水青开始同情后面的几个节目,都是小品,朗诵,还有自己班那个从头闷到尾的名著话剧,看来会壮烈牺牲。

    果然不出她所料,蝉乐队离场后,大家像泄了气的皮球,不仅没有好好看接下来的节目,还有一声两声喝倒彩的。外语学院的新生们又不是科班出身,见观众如此反应,心里一紧张,频繁出错,更惹得笑场连连。小妇人就遭遇到这种挫折,忘词的,倒水过杯的,拉掉对方假发的。名著变喜剧,台下一片口哨。

    “你们班的女生好惨。”芸芸坐在水青旁边,摇摇头,十分同情的口吻。

    “要我就不演了。”羽毛隔着芸芸伸过头来吐舌做鬼脸。

    宋圆心看了,觉得水青的朋友很有意思,个个可爱。

    “还好,你们班还有一个节目,但愿能挽回点面子。”宋圆心扫过节目单。

    水青一愣。还有个节目?

    “对啊,一首英文歌嘛。”芸芸指尖划过彩色纸片,侧脸问水青,“你知道是哪首歌吗?”

    水青赶紧也看一眼手中的节目表,刚才匆忙一拐没注意,她们班的确还有一个节目,但只写了‘英文歌一首’五个字。

    “水青,怎么了?”芸芸敏感察觉她的不对劲。

    “我们班上应该只有一个节目。”就在来这儿前,她还问过班上男生。

    “会不会临时增加的?”羽毛脾气直率,想法也直接。

    “有可能,毕竟节目单才发到手上。”宋圆心的想法也乐观。

    芸芸欲言又止。

    水青知道她跟自己的担心一样,立刻笑着说:“应该是男生们不服气,就加报了一个。”

    “那最好。”芸芸眉头却未舒展。

    不管台下如何起哄,小妇人终于疙疙瘩瘩演完了。水青几个拼命鼓掌,想把那些口哨压下去。台上惠惠领着班上女生们冷静谢幕,水青为她的坚强感到钦佩。

    主持人是宋圆心的姐姐宋园宜,和宋圆心两个类型,身材成熟,仪态万方。就听她悦耳的声音报幕:“下个节目,英语专业B班,英文歌一首,演唱者——”

    有点卖关子的调皮神态,宋圆宜顾盼生姿,将手里的稿子放到身后,左手放上司仪台麦克风前,看了观众席一圈,徐徐吐出:“韩水青。”

    羽毛差点跳起来!宋圆心啊了一声,扭头看。芸芸的脸上出现了不忿。

    水青脑袋嗡嗡作响,眼前宋圆宜的美丽笑容放大。

    “应演唱者韩水青的要求,她会从观众席里上来。现在大家掌声欢迎她。韩水青同学,可以站起来了,灯光会找到你的。”宋圆宜比之前死板报幕活跃多了。

    这个开场如此特别,原本热闹的观众席鸦雀无声,大家转来转去,都在找叫韩水青的人。

    “被陷害了。”芸芸气哼哼,“一定是她。”

    水青和芸芸讲过花心男的事,因此当芸芸知道岑晓惠跟水青一个班时,就开过玩笑,让她小心惠惠公报私仇。

    如果真是惠惠出手,今天这招就太狠了!满会场的人,要出丑,从此大学校园还有她韩水青能走的阳光地吗?

    水青这时候脑子飞快转起来,摆在面前两条路。第一,死不站,赖到底。可是如果她是惠惠,一定有逼她现形的下一招。第二,豁出去,站起来,上台随便唱两句,大不了就和之前的节目一样,被人哄笑下台。

    英文歌?要是有准备还好,最主要是她歌词唱不全。搜索,搜索,水青努力回忆会唱的英文歌。

    “韩水青同学,请不要让大家等太久。”宋圆宜笑容依旧,高贵如盛放的牡丹。

    水青没空猜她会不会是惠惠的同伙。

    “灯光,韩水青在这里。”身后一个男生大声喊道。

    水青心里一凉,转回头,看到副班长曾明正激动地站起来,手指着她。

    果然完美无缺,计划周详。

    用力按下要发难的芸芸,水青站起来,灯光罩住她全身。深吸口气,由灯光作圈引领着,她一步步走向另一个圈。不知谁递进来一个话筒,她紧紧攥着,微微发颤。

    离光亮那么近,四周却充满黑色寂静。

    一阵悠扬的琴声,从黑暗中飘扬起。非古典,有些爵士。很美,就像铺了彩虹在她脚下,令水青的心轻扬了。

    她突然想起悉尼东边日出西边雨时,在那些缤纷的彩虹下,和室友们唱起的一首老歌。话筒放到唇边,琴声仿佛知道她的心意,淡淡停了。她清唱道——

    Somewhere,overtherainbow,wayuphigh

    There‘salandthatiheardofOnceinalullaby,

    Somewhere,overtherainbow,skiesareblue

    Andthedreamsthatyoudaretodream

    Somewhereovertherainbow是绿野仙踪的插曲,也是澳洲乱世情里反复吟唱的。

    水青因为喜欢这部电影,练这首老歌新唱很久,室友们说她可以拿这首歌参加澳洲偶像的热门选秀了,却没想到今天派上用场。

    英文歌大学里唱得人多,唱得纯正的人却不多。因为不是母语,外国人一听就觉得带口音。水青在语言上极有天赋,以至于英语可以哄当地人,自然没有口音上的不妥。她乐理不错,声线干净明亮,些许孩子气,唱英文的嗓音变得相当有磁性,音域宽且深,反而就成为上等音色了。

    整个演奏厅会绕着她感性的歌声。更妙的是,不知出处的小提琴拉出爵士的节奏感,水青也能唱出爵士感。一拉一唱,一和一伴,配合到天衣无缝。

    水青没有走上台,她靠在伴奏席的扶栏上,不时悠悠清唱,不时合上眼睑跟小提琴的过渡段轻轻和声。

    Somebodytellmewhy,somebodytellmewhy,oh,whycanti?歌曲以扬起的高调抒情结束了。

    水青放下话筒,灯光停留在她刚才靠着的扶栏上,踏上台阶,终于安然走出了那个勒住她的圈套。

    半眯起眼睛,循记忆搜索琴声的来源,看到右侧门拍进天光。她正要走过去,听见静谧许久的演奏厅响起一声——

    “Bravo!”

    掌声瞬间如倾盆落雨,绵延不绝。

    灯光再次罩住她,却没有了窒息感,心中直叹可惜,水青笑颜如百合花,明丽绽放。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