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作者:清枫聆心 | 短篇美文

收藏

  复活了,她变为想家狂。环境不来就她,她就创造出环境。挣钱是必要性的,让邻居先富出来。事业是必须的的,让朋友先做出来。开店后是必不可以少的,让亲戚先担出来。让她当领导,干万别。让她当总裁,可切记。她就爱在完美的的家园里,做个懒懒米虫。但是,现在的什么情况?男人一个比一个极品,一个比一个王子,一个比一个强悍,让她太伤脑筋。“你们中谁能先当米虫,我就选谁!”她说出来唯一条件,再次慢慢的犁田——已有近完结啦VIP作品——凤家女,请大家安心追看!新书《掌事》了传上,也请大家再次需要支持。要冲榜,广求我的推荐票。“水青怎么还不醒?”细细嫩嫩女孩子的声音,很焦急。。

    PK收尾中,直接请求亲们再次需要支持粉红和PK票!非常感谢!-------------------叶成的公司在市区目前仍然最更高级的商务楼里,专做进出口贸易,交易品种五花八门。他做生意八面玲珑,长袖善舞。但是有些杂,确实赚得很好。单看他能搭上阿拉伯某国王室的喜欢居高俯视,叶成选了二十六层。虽然能比别人看到更好的风景,他最近却很苦恼。。...

    PK收尾中,请求亲们继续支持粉红和PK票!感谢!

    -------------------

    叶成的公司在市区目前最高级的商务楼里,专做进出口贸易,交易品种五花八门。他做生意八面玲珑,长袖善舞。虽然有些杂,确实赚得很好。单看他能搭上阿拉伯某国王室的一条线,每季空运过去国内特色水果而换回的真金白银,就可见一斑。

    喜欢居高俯视,叶成选了二十六层。虽然能比别人看到更好的风景,他最近却很苦恼。

    “老板,有客人。”小丁进来说。

    招聘时也不是刻意的,但望进办公区,只有会计兼和气大婶黄娟是女同事,其他几个清一色男同胞,光棍占多。小公司也没弄什么秘书助理之类的虚职,除了黄娟,个个都得跑业务,包括他这个老板在内。

    他不记得这时候约了谁。不过无妨,机会总是潜在的。

    亲自出去迎,看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其实这么说并不对。他想过会在商场上终碰面,只是没料到这一天来得这么早。

    “青青,身体没好就到处跑。”叶成笑呵呵看着娴静女孩,一边让小丁倒糖水来。

    “叶爸,我吃过饭来的。”一个低血糖把大家吓得,见她就给甜东西。照此下去,她变成肥妹指日可待。

    叶成想了想,又吩咐小丁去对面的超市买罐蜂蜜上来,还说蜂蜜比糖有营养。

    水青对长辈们的殷殷关切只得抱以甜笑。

    “叶爸,您这儿视野真好。”整个市区一览无遗,水青由衷赞叹。

    “站得高,才看得远。譬如肖家的事,我早点察觉就好了。”叶成何尝不难受。

    “就算这样,该走的最后还是会走,只是伤害程度的差别。宝贝若能挺过这关,日后别有一番景象也说不定。”这几天和宝贝们朝夕相处,他们情绪稳定很多。虽然粘着她,有个寄托总比没有好。至于心里的伤痕,已经在那儿了,只能期望随时光淡去。

    “人的情感最难掌握。”叶成饶是商场骁将,也莫可奈何,“小肖的船出发没多久,我已经打电话到他公司,请他尽快联络我。”

    “肖叔是个很有责任感的人,身为船长,他不可能丢下一船人,自己一走了之。这件事,他最担心宝贝。咱们应该让他后顾无忧,跑完这趟船再说。”盛夏桃离开的事却不能瞒。人最怕得不是灾难,而是没有心理准备。

    “我会跟他保证把俩孩子照顾好,不用急着回来,让他先对着汪洋大海把心态调整好。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妻!”叶成觉得青青说得有理。肖航远参加过海军,血性汉子,一到海上谁的性命都比他自己的重要。

    水青一乐,可不就是海一样的胸襟了吗?

    “青青,你来我这儿,不是只看风景的吧?”不到家里找他,而是来公司。

    “来请叶爸帮忙的。”全靠云天蓝提得醒,她也只好皮厚了。

    “只要我能帮得上,绝对没问题。”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事。

    “我要注册公司,又不熟悉流程,想跟您请教。大学才开课,我也不方便请假,最好能借个人帮我跑跑腿,把事情办了。”水青坐下来,开始商谈,“帮我这段期间,工资我来开。”

    “其他的好办,注册公司要五十万的注册资本,青青——”虽说料到水青迟早会开始自己的事业,可她毕竟才十八岁。一下子拿出五十万,如果没有父母的支持,他很难想象。“我先借给你吧。”

    “叶爸,这笔钱我自己拿得出来。”心里却小小感动。不是有这种说法吗?能借钱给你的朋友,才是真朋友。

    轮到叶成一惊。她自己拿得出来!没有牵涉到老韩和姜如。还有她说开工资时的气势,也是轻松得很啊。

    “我早先帮朋友妈妈做时装方面的东西,去年又进股市转了一圈,收益不错。”不是她不说全,实在怕叶成受惊太大。慢慢来,既然有合作的机会,自己的底子总会被看清。

    那也很能干啊!这么想着,再比较他家散财童子,叶成就后悔没再多个女儿。

    “开公司,一定要有个会计。我让公司里的会计给你作个兼职的,再请小丁帮你跑跑腿,两个月准成。”叶成三言两语就安排好。

    “谢谢叶爸。”她至少不用为这件事头疼了,不过,“还有件事。”

    “说。”他越来越看不透这孩子了。

    “我还想再借两个人,最好是农村出来的,跑业务能说会道的。”自从老爸拿回土质检测结果,水青就做了很多准备,得到确定的答复后,现在要进行第一步了。

    叶成虽然好奇,但真心想帮忙,考虑了一会儿,说道:“张华和韦明符合你的条件。他们才进我公司,都是本地农村上来的大学毕业生,嘴皮子都挺能的,就是经验欠点,外语还需要磨练。”

    “没事,我就想请他们去凤凰村收地。本乡本土的,好说话。”水青觉得不错,“千万别影响您的生意。”

    “他们俩最闲。你用他们办事,倒帮我免费培训了。”叶成话锋一转,“青青,你说要收地?”

    “嗯。就是凤凰山东坡,村里人承包着,却又荒了。挺可惜的,我想承包下来,看看能不能种点什么。我爷爷不打算进城,一家八口,经济上和不开。我爸妈都是拿工资的,爷爷奶奶也不愿向我们伸手。所以我就想着多点地,多种点东西,也好改善一下。所以请人帮我去跟村里人商量转承包的事,讨掉一些价钱,负担没那么重。”水青发挥商人本色,讨价还价,不然掉价。

    “我听离离说起过那东坡上除了你爷爷那片林子,长不了东西啊!”儿子从乡下一回来,就破天荒和他大谈桃子经。他也是农民出身,第一次和儿子能聊上个把小时,把孩子妈激动的。

    “长不了普通庄稼,还是有别的可能性。我打听过,一共有十户人家包山,承包的费用很低,年限都是九十年。即使转包给别人,因为山荒了太久,价钱也起不来。到底多少成交,还得看张华和韦明的本事。”她得开源节流,细算手上资本也不多。

    叶成再惊。看着似乎水青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乱敲打,这头开公司,那头承包山地,全都是光花钱,没有进帐的事,可她的眼睛里冷静睿智,仿佛沉着在胸。想想这两年,水青劝姜如下企业,又号召大家开了爱食坊,到最后她都放了手,让别人越忙越火。如今她亲自要管起事情来,怎么可能小得了!想必是心里早作了打算。

    叶成随即说:“要不要叶爸跟你合作?”

    “叶爸,这事我要是有把握,一定邀请您一起。可是种田老天爷说了算,我不敢让您跟着冒险。”即使和她想得一样顺利,至少几年之内不会有产出,这笔费用实在不小。

    “再说,我今天来找您,还有第三件事。”水青刚进门就看到叶成办公桌上的文件,原来赶得早不如赶得巧,她手指点点那白纸黑字,“借不到您这东风,我起不了帆呢。”

    叶成顺着她的指尖一看,目光瞬时深邃莫测起来。

    还记得小小润润的女娃娃在他肩膀上的模样,一眨眼,却已经坐在他的办公室里,跟他说借东风。

    “政府年底要拍卖几块土地,叶爸您对哪块有兴趣?”水青已经将自己和叶成放在了同一高度。

    叶成也不问她怎么知道这消息,回答得相当坦诚:“南峪。”

    英雄所见略同。

    南峪区,距离市区三十分钟车程,非农田的乡镇,目前大片土地待开发。看上去地理位置不好,不靠农不靠城,两边落不着,显得十分荒僻。但是自然环境优美,有浅滩飞鸟,半湖芦花,还有小山枫雅。地势高,离江近,即可繁华,又可取静。

    最重要的是,日后政府开发旅游景点和候鸟保护区多集中在附近,交通便利,公共设施发达,对工业区的拓展禁止,对居民区的建设严格限制,保留了南峪的美丽风貌,成为家乡名副其实的富人区。而以后,人们最为津津乐道的是,当时这块大到无理的地皮拍卖成交价只有八百万。

    “叶爸好眼光。”叶成的确是个人物,水青坚定了合作的决心,“您要参加拍卖吗?”

    听到这话,叶成苦笑,“我虽然很有兴趣,却没有经济实力。拍卖起价三百万,我勉力能凑齐。可是即使买到地,开发也要钱,那就不是我目前能达到的实力了。而且风险也大,一不小心就会倾家荡产。”那块地没人看好,又偏又荒,与另外要拍卖的市区地皮相比,实在不起眼。

    “叶爸,您想买地皮好久了吧?”水青问得似乎不相关。

    “是啊,但要找到符合自己实力的几乎没有。说到底,还是我资本不足。”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大好机会错过。

    “如果您真的对南峪感兴趣,等我公司注册好,我们两家公司联合把它买下来吧。”水青谦逊着,眼里却流光四溢,“资金方面不用太担心。您人面广,经验多,别嫌弃我什么都不懂啊。”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她刚刚笑着说出来借东风时,叶成抱着毕竟还是孩子的想法。如今亲耳听到,自己最头疼的资金,对青青而言,根本不构成问题。一旦买成,涉及到的资金岂止千万!可他却深信水青真有如此实力,连自己都对这样的相信觉得不可思议。

    然而,望着那盈盈浅轻的愉悦神情,叶成的脑袋里突然浮现出一句话——

    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