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作者:清枫聆心 | 短篇美文

收藏

  复活了,她变为想家狂。环境不来就她,她就创造出环境。挣钱是必要性的,让邻居先富出来。事业是必须的的,让朋友先做出来。开店后是必不可以少的,让亲戚先担出来。让她当领导,干万别。让她当总裁,可切记。她就爱在完美的的家园里,做个懒懒米虫。但是,现在的什么情况?男人一个比一个极品,一个比一个王子,一个比一个强悍,让她太伤脑筋。“你们中谁能先当米虫,我就选谁!”她说出来唯一条件,再次慢慢的犁田——已有近完结啦VIP作品——凤家女,请大家安心追看!新书《掌事》了传上,也请大家再次需要支持。要冲榜,广求我的推荐票。“水青怎么还不醒?”细细嫩嫩女孩子的声音,很焦急。。

    PK最后一周,皮还得再厚几天,求粉红和PK票!------------------水青再醒过来的时候,了中午,人在医院里。老爸老妈都在病床前,云爷爷也在,除了宝宝贝贝,羽毛和叶陌离两家人。吓得她我以为自己得了什么很厉害的毛病,如果大阵仗。再后来才据医生说,低血糖,精神压力过大,导致突发性昏迷。基本上只要三餐正常,安心静养,就能恢复。不过,因为以前也有过昏迷,建议水青平时身边要放一包糖,万一有头昏呼吸不畅的情况,立即补充糖分。。...

    PK最后一周,皮还得再厚几天,求粉红和PK票!

    ------------------

    水青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傍晚,人在医院里。老爸老妈都在病床前,云爷爷也在,还有宝宝贝贝,羽毛和叶陌离两家人。吓得她以为自己得了什么厉害的毛病,那么大阵仗。后来才知道醒得巧,正好大家一起来看她。

    据医生说,低血糖,精神压力过大,导致突发性昏迷。基本上只要三餐正常,安心静养,就能恢复。不过,因为以前也有过昏迷,建议水青平时身边要放一包糖,万一有头昏呼吸不畅的情况,立即补充糖分。

    想想她中午没吃多少东西,又跑东跑西。至于精神压力大,还真是。看看她最近遇到的事,桩桩件件,实在省不了心,头疼都几天了。

    宝贝看到她醒,立刻围着她不肯走。爸妈先是见她没事,又见宝贝的精神也恢复了不少,这才放心。

    两年来水青连小感冒都没一个,这次居然住了两天医院,直到CT照出来,医生宣布没事,她才获准住回家。

    老妈帮她向学校里请一星期的假,她被迫好吃懒做了几天。云老爷子规定她这星期不能踏入永春馆半步,补课也停了。无聊得只能看电视。

    这天爸妈上班,宝贝上学。从她出院那天起,宝贝已经搬到她房间,她则睡在老爸的小小书房。

    电话响了,水青在半梦半醒之间醒来,伸手一抄,拿起听筒。

    “我是韩水青,哪位?”

    “是我。”云天蓝。

    “爷爷告诉你了?”她生病的事。

    “如果你指饿昏的事,是。”云天蓝的声音有些沙。

    “我不是饿昏的。”还有压力呢!

    “对,还有精神压力太大!”老爷子说得很详尽,他如身临其境,“国内大学六十分万岁的说法,显然不能套用在你身上。”哪有高三活蹦乱跳,进大学反而病怏怏了?

    这人连这句口号都知道!同当初开口闭口不是中国人的他完全不一样。

    “和大学的课业没关系。”太小看她了。

    “云天蓝,你是个能保守秘密的人吗?”她心里憋坏了,好些事不能说,要神经衰弱的啊!找不到让她吐露秘密的大树干,那就找个隔洋的听筒吧。

    “……”云天蓝那头正好杰特送早餐过来,没听清楚她的问题。

    他没来得及问,她已经叽里咕噜,巴拉巴拉,倾了一大堆八卦过来。他脑袋虽然聪明,也不是这样用的。那些名字乱哄哄挤进来,又被他推了出去。倒是听明白一件事,她见到那个抛夫弃子的女人,却隐瞒了下来。

    “我以为你很能处理这类事件。”当初他也是被她点醒的。

    “事情发生太突然,我还没动,已经收尾了。”不是没想过手段的。

    “如果我是你,会替那两个孩子记下这笔帐,来日方长。”中文越用越流畅。四个字,英语一句话也说不完。

    “谁说我没记!”都说她乖巧善良,她自己可不承认。

    “云天蓝,我一直想问你,到底用什么方法挽救了你父母的婚姻。看在我身体不舒服,就告诉我吧。”一开始只是小雪球,如今滚得很大了。

    “一个圈套。”突然妖化了的调调,“背景干净,没有负面新闻,人人喜爱的高雅女子,最顶尖的私家侦探也找不出她的破绽,我总不能走寻常的途径。”

    “这么高雅,干吗要破坏别人家庭?”她最讨厌那些以爱为名而伤害他人的伪善。

    电话那头传来云天蓝的笑声,“猜猜看,什么方法能让爱钱的女人放弃她看上的钱包。这钱包虽然老旧了,可里面很多现金,很多信用卡,足够她一辈子无忧。”

    “除非——”水青抱起电话,大叫,“除非有个新的,里面装满同等价值的钱包。”

    “不错。”他的音调哑淡下来,“那个新钱包就是我。”

    呃?“可怜的云天蓝。”水青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云天蓝沉默半晌,哈哈笑了出来,“全伦敦都在骂我的不知检点,韩水青却说我可怜。”瞧,他第一眼就知道她是不同的。

    “被迫当漂亮钱袋,你不可怜,难道还是榨你钱财的女人可怜吗?”儿子抢父亲的女人,也是因为父亲不成样子,害儿子还得牺牲色相。“事情不是应该偷偷解决吗?为什么全伦敦都知道了?”

    “宣传越大,某人才无法吃回头草,哪怕这根草已经被我扔了。”云家在社交界是有些头脸的,父亲的自尊更是强。

    “怀孕的事是假的吗?”水青顺带一提。

    “肠胃炎。故意夸大症状,激我父亲离婚的手段。”他要从这方面下手时,那女人已经和父亲澄清了事实。

    “她一定是个很有才华的演员。”水青的结论。

    “她最新主演的电影,已经提名影后。”早餐凉了,云天蓝一夜未睡,精神却很好。

    “倒是托了你的福。”国外演艺圈很奇怪,那些遭丈夫或者男友抛弃的女星反而容易红,因为具有莫名同情心的观众不计其数。

    “你说的话我真得很爱听。”自家里和他冷战起,心情忽阴忽雨,令他埋头工作。今天,却透进一丝阳光来,“不过,我接下来要对你说的却不是好消息。”

    “我的投资该不会血本无归了吧?”水青惊呼。

    “多聪明的女孩。”他上一秒调侃,下一秒以公事化,“你的投资一分没少,可是政府的项目我们公司没拿到。”

    “可惜。”第一步最艰难。

    “还有一件事,想听听你这个二股东的意见。”国际长途,充分利用起来的好。

    “什么?”她竖起耳朵。

    “中标的那家财团,想和我们公司签子合同,由我们来做全部项目。”云天蓝说到这儿,停了停,“那家财团的老板和我的私人关系不算好。”很婉转了。

    “那有什么关系!资金由他们出,我们直接和政府接触。做得好,以后就拓开一条大路。做不好,黑锅找那个财团来背,反正他们财大气粗,不在乎小钱,而你还不用内疚。完美的合作关系!”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敌友,是非模糊不清。

    “后面半段不经大脑,前面还算有道理。”云天蓝看见秘书隔着玻璃打重要电话的手势,他让秘书先应付一下,继续专注在这通电话上。

    水青也明白,且笑两声,“伤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合同要看仔细,小心暗井。全部交给我们,风险会不会太大。承担三分之一的项目比较合理,有事也不会影响大局。”

    云天蓝听得仔细,暗暗点头,难怪爷爷夸她谨慎。

    “你的资金我会调回澳洲和美国,股权证和聘书不久会寄到。”秘书似乎扛不住了,频频回头张望,他的语调依旧平稳。

    “聘书?”什么意思?

    “董事兼公司投资部部长。”推开早餐,他找出等会儿要商谈的资料。

    “我有几个职员?”还部长咧,新成立的公司能有多大?水青只觉好笑。

    “面包会有的。”云天蓝不以为意,准备结束通话,“松露的事交给爷爷,公司注册可以雇个人来做,不需要凡事亲力亲为。不然事业没做大,你就已经累死了。我还要开会,走了。”

    “嗯。”她小门小户,完全没想到这层面。

    那头嘎嗒一声,轻轻挂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