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作者:清枫聆心 | 短篇美文

收藏

  复活了,她变为想家狂。环境不来就她,她就创造出环境。挣钱是必要性的,让邻居先富出来。事业是必须的的,让朋友先做出来。开店后是必不可以少的,让亲戚先担出来。让她当领导,干万别。让她当总裁,可切记。她就爱在完美的的家园里,做个懒懒米虫。但是,现在的什么情况?男人一个比一个极品,一个比一个王子,一个比一个强悍,让她太伤脑筋。“你们中谁能先当米虫,我就选谁!”她说出来唯一条件,再次慢慢的犁田——已有近完结啦VIP作品——凤家女,请大家安心追看!新书《掌事》了传上,也请大家再次需要支持。要冲榜,广求我的推荐票。“水青怎么还不醒?”细细嫩嫩女孩子的声音,很焦急。。

    的确聆子和亲们的数学都很不错!正好是星期五加更。我又算了一下,以现在的的写作进度,PK1800所以又能加更啦!PK最后八天,打广告都成养成了,再求粉红和PK票。(非常感谢好多打赏。)---------------------------------我又算了一下,以现在的写作进度,PK1800应该又能加更啦!。...

    看来聆子和亲们的数学都不错!正好是星期一加更。

    我又算了一下,以现在的写作进度,PK1800应该又能加更啦!

    PK最后六天,打广告都成习惯了,再求粉红和PK票。(感谢好多打赏。)

    -----------------------------------

    青圈熊猫眼,紫酱鲤鱼嘴,绿丘骆驼额,红花蝴蝶颊。

    水青坐在初中母校的教师办公室里,听以前的班主任陈老师说话时,不着痕迹地打量被打成四不像的肖申宝,淡雅得笑着。

    “我很明白肖家的情况,你母亲也跟我解释过了。”陈老师忧心忡忡,看着缩在墙角抽泣的肖申贝,“可是无论如何,打架总不对。”

    “陈老师,听您说,是那位……”水青看一下受害者,比宝宝高且壮,“同学先嘲笑了肖申贝的妈妈,还去拉她的头发,正好被肖申宝看到,就动手推了他一下,两人才打成团。”

    “所以我才说打架总不对,双方都有错。现在对方已经说了对不起,可肖申宝却怎么也不肯道歉,对方家长很生气。所以我问肖申贝要了联络电话,没想到居然是你来。”陈老师态度无法做到自然,才十八岁,又是自己以前的学生,很难当成家长来看。

    贝贝挺机灵,知道这种事找别人来都逃不掉一通批评。唯有她刚买了手机,年龄刚够姐姐格,又离大人有一定距离,老师和宝贝之间只能折中对待。

    “我来道歉,可以吗?”水青瞧宝宝的样子,应该不会轻易低头。

    一直黑脸低头的宝宝猛地看过来。

    “这个,我不知道对方家长是不是接受?”陈老师虽然这么说,脸上松了口气的表情。

    结果比较顺利,水青代表宝宝道歉,对方父母也为自己孩子的无礼道了歉。就她看,那个挑衅宝贝的男生似乎并不太服气。也对,肖申宝的脸是四不像,可对方的脸却是八不像。败给体格比自己小一轮的人,心里不会舒服。

    水青帮宝贝和陈老师请了半天假,带两人回家。

    “你干嘛要道歉!我又没错!”肖申宝出了校门就开始发难。

    “我现在头很疼。”水青却说起不相关的话,“刚开学就逃掉两节课,也不知道会不会惹麻烦。”

    “青姐姐,都是我不好。”贝贝嘴巴一瘪,要哭的前兆。

    “贝贝,我没怪你。我怪得是你哥哥。”贝贝在失去母亲时候的反应是正常的,水青并不太担忧。宝宝的变化却很危险,她真怕拉不回他的本心。

    肖申宝不吭声,用力踢着脚下的小石子。

    “肖申宝!你有没有想过,一动手,对方说得那些话就成真的了。这叫理亏!”大家护得宝贝太小心,反而养大了脾气。

    “本来就是真的!我才不是为了抛弃孩子的妈妈,而是为了贝贝。”在华大哥家住了三天,偷听到大人们说话,才知道妈妈跟别的男人跑了。

    “是吗?”水青拉住那倔强的细长胳膊,“我倒认为你在给贝贝添麻烦。你和她不是一个班,今天打了她同学,那么明天呢?你是不是打算在她们班加张桌子,天天盯着,只要有人欺负贝贝,就打人家一顿?”

    “他们敢!”肖申宝咬着牙,红着眼。

    “他们怎么不敢?”水青紧逼着他,“爸爸出海,妈妈跑了,还有谁能保护你们?你自己吗?哈——打一个人就把自己弄成这个鬼样子了。”

    “青姐姐——”贝贝要出来挺哥哥。

    “像你现在这样,跟爆了的虾跳来跳去的,得罪的同学多了去。到时候被人群起而攻,你三头六臂不怕,贝贝就惨了。”水青不理贝贝拽她的手。“我也知道,因为妈妈留下你和贝贝走了,你心里不相信,不痛快,难过也不肯承认。”

    “我才不难过!”死鸭子嘴硬,“她要走就走好了,反正她做饭不好吃,也不会干家务,衣服都是我和贝贝自己洗的。”大人只会说谎。不久前,妈妈还对他和贝贝说永远爱他们,一转头就抛弃他们了。

    水青头痛欲裂,她闭了会儿眼睛,再睁眼时,一手拉一个,叫出租车。

    在永春馆下车,带着两个小的,进大堂正好碰见云爷爷。她说借练功房用用,气势汹汹走进去,引得云川和小张回头看了好几次。

    花树还在学校,所以后面一个人也没有。

    水青拉开练功房的门,让贝贝坐角落的垫子,自己和一脸别扭的宝宝站在场地中央,双手叉腰,“你心里不痛快,喜欢打架,是吧?别冲着同学,冲着我来。我是你姐,从你和贝贝出生到现在,咱们还没分开过。姐弟之间,你要是还什么都憋在心里,我比你更难过。我现在头痛得厉害,你耍脾气,我也不知道怎么劝。你是初二,不是两岁,该懂得都懂了。我实话告诉你,你妈走了,不是不要你们,而是为了她自己,以后也不会再回来。所以,别抱希望,别搞叛逆,因为她不会管,也不关心了。”

    “啊——”肖申宝像头疯狂的小牛,顶着脑袋冲过来。

    水青没有闪,她只是用手臂架住那个力量,任他使劲。这小子力气居然奇大,将她顶退两步。借势一跃而起,水青到了宝宝身后。

    贝贝立刻站了起来,眼睛瞪得像铜铃,青姐姐能跳这么高?

    肖申宝也是一愣。

    “宝宝,你哭吧!”水青回头转身,“哭出来就好过了。”

    “不!”肖申宝倔到底。

    “那么,我帮你。”水青后脑和太阳穴连成一片得火烧火燎,说着话,收起力道,出手了。

    肖申宝其实是不会打架的。哪里经得住水青的攻势,没一会儿就被她缠斗住手脚,痛一下揪一下。

    “宝宝,没了妈妈,你和贝贝还有姐姐,哥哥,叔叔阿姨,还有爸爸。想想看,爸爸已经知道妈妈走了,很快就能赶回来,可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会更难过的。你是哥哥,要真正坚强起来,而不是像小孩子一样乱发脾气。”她用的全都是巧劲,只让他肌肉发酸,想流泪而已。

    “你骗人。”肖申宝鼻子酸,“所有的人都会像妈妈那样离开我们,爸爸也是。他会娶别人,会有弟弟妹妹,会不要我和贝贝。连生我们的妈妈都不要了,谁还会要我们!”眼泪流下来。为什么?爸爸走之前都还是好好的。突然间,却被同学说,他和贝贝是没妈的孩子了。

    “我说了,你妈是为了自己离开的。别人我不敢说,但我可以保证,除非你们将来长大了,自己要离开,否则我决不会丢下你们不管。一辈子,我都是你们的姐姐。”不是随性的承诺,是要去努力实践的誓言。

    贝贝哇一声大哭起来。

    伴随的,还有宝宝的哭声

    两个小家伙哭得天昏地暗,日月变色。

    “肖申宝,肖申贝,你们好好听着。同样的话,我对你们的妈妈说过,也对你们说一遍。你们会成为很出色的人。心中的遗憾,要靠自己去补足。今天的伤心,要用以后的快乐去替代。不想原谅,就不要原谅,等到你们足够强大的那天,让妈妈后悔去吧!”

    哭了就好,这个练功场变成斗气场,云天蓝的首创真不错哪。这是水青失去意识前,最后的想法。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