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作者:清枫聆心 | 短篇美文

收藏

  复活了,她变为想家狂。环境不来就她,她就创造出环境。挣钱是必要性的,让邻居先富出来。事业是必须的的,让朋友先做出来。开店后是必不可以少的,让亲戚先担出来。让她当领导,干万别。让她当总裁,可切记。她就爱在完美的的家园里,做个懒懒米虫。但是,现在的什么情况?男人一个比一个极品,一个比一个王子,一个比一个强悍,让她太伤脑筋。“你们中谁能先当米虫,我就选谁!”她说出来唯一条件,再次慢慢的犁田——已有近完结啦VIP作品——凤家女,请大家安心追看!新书《掌事》了传上,也请大家再次需要支持。要冲榜,广求我的推荐票。“水青怎么还不醒?”细细嫩嫩女孩子的声音,很焦急。。

    PK中......大声地求粉红和PK票。再度非常感谢需要支持着聆子的亲们!----------------所以补了第一次的课,和叶陌离送到家时快九点半。三栋楼里基本上每家灯亮着。“今天晚上大家怎么都不睡着?”叶陌离可以看出怪异。不知道为何,水青脑海里闪现出的是那张春风再次感谢支持着聆子的亲们!。...

    PK中......大声求粉红和PK票。

    再次感谢支持着聆子的亲们!

    ----------------

    因为补了第一次的课,和叶陌离到家时快十点。

    三栋楼里几乎每家灯亮着。

    “今晚大家怎么都不睡觉?”叶陌离看出古怪。

    不知为何,水青脑海里浮现的是那张春风桃花面。可是,怎么会呢?就算要离婚,总也要等肖叔叔出海回来,然后再摊牌说清楚。肖叔叔才走了不到一个月,至少要半年才回得来。

    这么一想,心里不紧张了,随口说:“是不是楼道会议?”

    “楼道会要开到十点?”这是大脑正常运转时的叶陌离。加快踩车的速度,进了他家楼底下。

    水青跳下自行车的后座,收了伞,

    两人各自回家,不一会儿,又跑到楼梯口。

    “我家没人。”叶陌离摸着乱草头。

    “我家也没人。”水青也看过了,不仅灯开着,门户大敞。

    两人相当有默契得往二号楼去,才进去,就听见隐隐约约说话的声音,七嘴八舌的,很热闹。

    “华田,你说句话,到底是谁干的?”叶爸声音里带着怒气。

    水青和叶陌离互看一眼,不约而同冲入一单元。

    华田是父母四十岁上才得的唯一孩子,当然从小就被宠着,可是本人上进又能干。如今父母年纪大了,被他接进城里照顾得无微不至。他待人诚恳,谁家有个漏水跳电,一叫准到,邻里没有说他不好的。如今自建了个施工队,刚刚起步。

    水青进门一看,喝——能来的都来了。叶爸,她爸妈,羽毛爸和羽毛,老谭家。而当过几十年护士的谭师母正往华大哥脸上涂东西。

    “华大哥,你让人打了?”身边的叶陌离一跃而过,“谁干的?”虎父无犬子。

    酒精擦过眉脚的伤口,华田板青着脸,眉头皱得死紧,硬是不吭声。

    那头在急声逼供,水青凑到老妈跟前,悄声问:“妈,怎么回事?”

    老妈也是蹙着眉,说道:“就刚才,来了辆车,从上面扔下一个人。让老叶看见了,过去一看,居然是你华大哥。被人打得鼻青脸肿,都直不起身了。老叶当时就火冒三丈,大吼一声,把大家招齐了。可怎么问,小华都不开口。”

    “伤得怎么样?”水青看华大哥坐的姿势很奇怪,“骨头没事吧?”

    “谭师母说可能肋骨断裂。劝他去医院,竟是不肯,说要等等。”那么好脾气的一个小伙子,今天可让大家急红了眼。

    “等什么?”水青也完全被搞糊涂了。

    “华田,宝贝我领来了。”紫荆一手拉一个。大概是刚从床上挖出来,宝宝贝贝揉着眼睛,身上还穿着米老鼠睡衣。

    如遭雷击,水青呼吸困难,心跳不齐,“叫宝贝来做什么?”

    “我也奇怪着。小华只说把宝贝带过来,其他一个字都没有。”这雨嘀嗒嘀嗒,下不完了!姜如也觉得心绪不宁,有要出大事的感觉。

    “宝宝贝贝,今天睡大哥家。”从水青进来后就没说一句话的华田突然开了口,又转向自己父母,“爸妈,领宝贝进我房里去。”

    华田的父母年纪大了,凡事都听儿子的。虽然因为华田的伤,心疼得不得了,却还是按儿子的嘱咐,带宝贝进了华田的卧房。

    大家面面相觑。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却还在后头。在紫荆姐的惊呼声中,华田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往门外走去。

    这下几乎每个人都站了起来。

    叶爸要去拽,想到华田的状况,缩了手,却说:“华田,你二十多岁的人了,还是愣头青啊!大到天上去的事,咱们一起解决。”

    水青在那一刻,心中潺潺暖流。

    “华大哥,她今晚可能不回来。”水青发出了试探。如果华田听得懂,那么事情就应该和盛夏桃有关。

    华田脸色大变,看向水青的眼神从不愤到坚定,“青青,你也看见了?”

    果然他和她都见证了同一件事,水青好不容易压下去的难受又泛起来,轻轻点头说了声哦。

    姜如是第一个动的。她以母亲的身份,要向女儿压出答案来。“青青,你看见了什么?”

    水青没有立刻回答,她问华田,“大哥,是那个男人出手打得吗?她没阻止?”

    “是他身边的两个人,她去了洗手间。”华田对水青吐露了一部分。

    “青青——”这次叫她的是韩宜农。

    “我今天下午看见宝贝妈和一个男人进了东皇,上了十八楼,我在酒店大堂等了一个多小时,没见人下来。那人还陪宝贝妈买了大包小包的东西,开奔驰,有司机和手下。”水青说出了亲眼看见的事。她用的是陈述句,没有半分自己情绪。

    没有人能开得了口。

    “我和客户在兴荣楼包间吃饭,去洗手时,服务员到隔壁包间送菜,我看见盛夏桃坐在一个男人的腿上。我当时冲了进去,盛夏桃就说是表哥,接着去了洗手间。他带手下两个人说和我出去谈。我和他谈不拢,也不知道谁先动的手,反正就这样了。”原来不止他一个人看见。他本来想要好好问过本人,再论分明。

    所有人寒了脸。

    肖航远工作性质特殊,所以邻里特别照顾宝贝,也很关心带着两个孩子的盛夏桃。盛夏桃很爱时髦,为人却还不错。不太会做家务,但心眼挺好。每逢肖航远回家来的那几个月,一家子总是和和美美,野餐,出游,弄得很温馨,让大家羡慕。

    竟然在无人察觉的时候,这种幸福突然要支离破碎了。

    “我要去肖大哥家等着,问个清楚明白。”华田说完要走。他和肖航远关系好得跟亲兄弟一样,这事让他心焦。

    “你个大男人深更半夜去那儿干什么?”谭师母出马把人拦住。

    “老叶,老韩,你们送他去医院。就算宝贝妈真——”书香门第的谭师母不愿说出不好的字眼,叹口气说完,“那也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事。”

    这一点在场的老邻居们都知道。

    “姜如,你跟我去肖家等吧,这种事女人之间好谈一些。”轮上这种事,谁都只能叹气了,“紫荆,你帮忙照顾下宝贝。其他人,包括老头子你,都各回各家。明天都还有自己的事呢。”

    事情就这样办了。

    水青没睡安稳,半夜里听到爸妈开门的声音,却一句对话也没有。心里烦,她起了个大早,想去跑步,却看见爸妈坐在厅里,还有叶爸叶妈。

    叶妈本来在说话,看见水青出了房门,就没再继续。

    倒是姜如早已把女儿当成大人,说了一句,“宝贝妈到现在还没回来。”

    水青淡淡应了,简单梳洗下,换上运动服,和大人打过招呼,出了门。

    然而,那夜后,盛夏桃再也没出现过。不久,邻居妈妈们由宝贝领着清理房间,看到床头柜的抽屉里放着一份由盛夏桃牵了名的离婚协议书。除此之外,没有留下只字片语,无论是对肖航远,还是她的两个孩子。

    她只带走了身份证之类的文件。叶妈嘲笑说,还算有良心,没有带走肖航远的辛苦钱。

    肖家宝贝发觉妈妈不会再回来的时候,反应不一。贝贝哭了好久以后,变得胆小内向。宝宝却一滴眼泪都没掉,小手常常握成了拳头。

    而消失的不止两个孩子的笑声,还有池塘边那一双金银铃般清脆,比黄莺还要美妙的歌声。

评论
评论内容: